【155】(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誰所起的,這名字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可能的出生也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我的名字叫袁琳琳。

天空湛藍,陽光灑落在大海。

我游回不遠處的石岩邊,跨過欄杆,腳踏平地。



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屯門碼頭的海濱長廊,接近輕鐵總站的那些路段。

我回來了,從兩座高塔的奇異城市回來了,

而且已經天光了。

但,吳天光呢?我轉身再轉身,卻不見他的身影。

我坐在長椅上,望著悠悠大海,等了好一會,也等不到他。



我有點後悔,為何當時不牽著他的手過來,這麼我們便不會失散。

我知道在這裡呆下去沒有意思,我得離開,去找吳天光也好,去找其他正常的生還者也好,或是找個永遠安全的地方活下去也好,我都應該要離開。

於是,我沿著蝴蝶灣的方向慢慢走,我也快不了,因為疲倦……

而且……我餓了……很想吃點東西……

說起來,昨日一整天都感覺不了飢餓……


但現在我真的餓得不行……

當我走到接近啟豐園的時候,聽見微細的喘氣聲……

我轉身,環顧四周,卻看不見一人……

當我想繼續走下去時,卻清楚聽見人的聲音:「有……有沒有人……幫……幫我……」

我終於知道聲音的方向,就在欄杆下的石岩中。

往下看,一位穿著白袍的男人坐在一塊石岩塊上,手按著膝頭,看來是扭傷。

男人抬頭看見我的臉時,顯露驚訝。

【156】


白日下,熟識的海岸,陌生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我坐在男人的身邊,從啟豐園的藥房取用了敷料和繃帶,一邊為男人進行簡單護理,一邊聽著男人說的「故事」。

一個關乎EL行星……複製人……黑色粒子……精神控制……某位不知名研究人員的極致陰謀……的「故事」。

這些資訊聽起來實在科幻,科幻到一個荒謬的程度,荒謬得難以接受。

我知道,這世上本來就存在很多神秘莫測的事情,但沒想到會是這樣……

「沒錯,只要開啟『幻滅』裝置,所有事情都會結束……但我的腳已經無法靈活走動了……也無法再回到EL行星……」

但我憑什麼相信眼前的男人?
世界好像沒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而且關於他所說的「宗教」和「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的而且確,我曾經在圓型建築裡感受「宗教」的感動,卻只是一瞬間,昨天也感覺不到「飢餓」,卻只是維持一天。

這些所謂精神控制,為何在我身上停留不久……

再者,為何我始終無法在條件下,解除「外型幻覺」的精神控制?

這些都與男人所說的不符……

「我叫卓醫生,是妳媽媽的朋友,我們應該見過一次,妳還記得嗎?妳媽媽跟我一樣是研究員,都是想解決眼下的問題。」

卓醫生……

朦朦朧朧的回憶中,好像真的有這個人存在,而且是很久很久的事情,那時候媽媽還沒到外地工作,爸爸還沒有離開。

「那麼……你想我怎麼做?回去EL行星?」


「對……我會幫妳前往EL行星,然後教妳啟動裝置的方法和密碼……」

明明充滿懷疑……
但我無法拒絕那種把希望全都壓在我身上的眼神。

「往EL行星的路在哪?」

他指著大海。

反正,我也沒有方向。

【157】

於是……



黑霧後,
星空下,
我把手機放在悠悠綠草,
暈開詭異世界的終章。

【158】
我坐在仿似駛往無盡處的自動石級上,
在漫長的等待中,我做了一件多餘的事,

多餘得令我後悔不已……

我拿出在菠蘿山圓型建築物中拾來的學校單行簿,
第一頁寫滿了一大堆英文,
原來中間也有一頁寫了一段英文……
好奇心下,我打開手機裡的內置翻譯字典……

一隻一隻字去查……默然去看……

才發現……
真正的終章。

【159】
經過三十分鐘的黑暗,開始沒入星光包圍的空間,穿過一片星光後,樓梯把我重新帶到這裡。

我站在一座高塔之端,平台之上,俯瞰塔下廣闊無邊的古城,建築設計仿如古埃及的大城市。

沒有太陽,沒有月亮,繁密的星光是這裡的天,為這古城帶來一點明亮。城市的不遠處同樣聳立另一座視線水平相等的紅色高塔。

沿著螺旋型的石級樓梯直往最底層,離開高塔的建築,再次置身於古中東城鎮的大街小巷。

劇情重演,只是這一次,再沒有吳天光伴在旁。

那些我看不見有怪物特徵的人,一個一個跟在我背後,我若無其事,直往我的目的地,紅色高塔。

一幕幕亦真亦假的回憶,不知為何,我開始流淚。

然後,我到達了紅色高塔的廣場,在這裡,我吸了一口氣,在我背後,是一百幾十位神色凝重的……人,默默無聲,等待著……

他們還不知道,我將會成就毀滅的終局,所以他們才能如此冷靜……

可是……

忽地,背後無數的手機鈴聲同時響起,響起,響起,響起,響起,煩擾的聲音隨著人群取出手機放在耳邊而逐漸減少……

直到靜止……

情景一片莫名。

所有人們均望向我,注視著我。

看來他們接聽了一個關於我的來電?

……

一秒,所有人都向我面露驚懼的神色,

下一秒,憾動大地的腳步,一百多人,邁開步伐全奔向我……

但,你們知道嗎?

我憶起所有……
我明白你們……你們的痛苦……

心懷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難受嗎?

不用怕……
我將會成為你們的救贖……

結束我們什麼都不是的生命……
結束我們的痛苦……

【160】

我的能力也回來了。

身體感受高速的空氣,
視覺影像卻逐漸減慢,
他們動作太慢,我輕易就能閃避十多人,

直奔入紅色高塔的入口,他們全於塔前戛然止步,一片恐慌,踹腳,彈跳,咆吼和哭號。

「妳究竟是什麼人?」
「為何要這樣做啊?」
「她不是真正的人類,她不是!」
「如果不是,為什麼何心仁博士說她要毀滅我們?為什麼?為什麼啊?」
「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越過結界?」

沒有辦法了,我只能這樣。

我知道,根據卓醫生的說法,他們是不能通過這裡的,而我卻可以,因為我本來不是EL行星的居民。

我取出手機,打開卓醫生為我安裝的Apps,在程式某一行數字後,輸入「Extermination」。

Extermination,結束生命的密碼,一點神秘感都沒有。

踏上自動往上的石級,向重重的黑霧進發。

【161】
踏入生命最後的房間,倘徉在純白色的視覺,背後的黑霧成為這裡最鮮明的對比,除此外,就是前方白色高檯上的紅色控鈕。

設計太簡單,但我想像得到房間設計者的心思,純白的空間,再沒有任何繁雜來干擾你內心的決定。

眼目心神,全都在一個按鈕上。

終結者,只需要按一下,紅色的按鈕。

結束,就是這樣簡單。

可惜,房間設計者沒有考慮到其他變數,例如忽然有人從背後的黑霧走出,然後呼喊不屬於我的名字。

「圓淋淋!」

明明不屬於自己的名字,卻仍感到內心的搖盪。

我轉身。

「不要這樣,跟我一起活下去,好嗎?我們還沒有一起去澳洲看漫天星星。」竟然是吳天光溫柔的目光:「我們不是約定好了嗎?妳忘記了嗎?」

我拭去那不屬於我的眼淚,說:「你約定了的人,不是我。」

「不是啊……就是妳……從來都是妳!」吳天光激動說。

但……

……

吳天光伸手向我,彷彿真正的光。

但……

我向他踏出了一步……

但……

不是的!我根本不是圓淋淋……也不是袁琳琳……我什麼都不是……

我為袁琳琳這個死去的女孩哭崩了,頹然跪在地上,不知怎算……

「妳是我的女兒,我是妳的媽媽!」黑霧又再出現一個人,何心仁,就是袁琳琳的媽媽。

「來!還差一點點,就可以了。」媽媽說,媽媽曾經承諾:「永遠在一起,親愛的,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不是的……
我搖搖頭,轉身,邁開腳步,走向終結的按鈕。

死亡將至的感覺,恍恍惚惚,卻非常堅定,可是……

背後一道極寒的危險感,直使我在本能上迅速一閃。

「吳天光……你……」我驚訝在我背後揮刀的人。

「你要死,但我不想死,我還想活下去,我會帶著吳天光的記憶活下去……而且會得到永遠靈魂,得到永遠的生命!我可不想死。」說畢,吳天光再揮空一刀,我再次閃避,駭然望向何心仁的臉。

何心仁嘆息的笑容,充滿寒意。

「女兒,不要緊的,妳不願當我的女兒,我還可以製造和妳一樣的女兒,不斷重生,永永遠遠,妳都不會死的。」何心仁幽幽地說,然起舉起無論在那一個年代都能夠殺人的槍,對準了我。

這時候,複製人吳天光明白何心仁的意思,知道自己在這裡已經沒有作用,徐徐離開,默默隱沒在黑霧裡。

算吧……

我吸了口氣,如果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命運需要我以這種形式迎接終結,我只能認命……

【162】

或許,無論我是誰。

我也只是時間洪流上的一點微塵。

最後,誰也拯救不了。

【163】

砰!

【164】
我竟然還能夠睜開雙眼……但是……血汨汨流出的不是來自我的身體,而是媽媽……何心仁的手腕。

何心仁左手握著血流的右手,表情扭曲吃痛,以及驚訝不已。

拿著槍的是……吳天光?剛剛離開的他怎麼又回來了?而且他怎會向何心仁開槍?

不……

「你……你為什麼在這裡?我已經說了,我會阻止她……」何心仁真的怒了,真的很不解。

他是真的吳天光?

「這個袁琳琳是我的朋友,我來這裡是救她。」吳天光自信地說:「怎麼?妳還不明白嗎?這次換我來告訴妳真相吧!」

吳天光嘴角上揚,但我看得出,他眼中歷經的滄桑。

【165】(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屯門轉車站,仍然只有我和卓醫生,
空洞的世界中,彷彿只剩下我倆的對話。

「你……」卓醫生被我的反應怔住了,說:「她是你的朋友?」

「對啊!她可能不是小時候的圓淋淋,但她可是我認識的同學,我們一起經歷最悲傷,我們曾經互相扶持……」我說得很亂,總言之……

相處的感覺不是假的!

卓醫生沉默片刻,舉頭望天。

「入口在哪裡?我要阻止……」我堅決,即使人類歷史從此劃上句號……

我很自私,歷史跟我有何干?反正我的同學已經一個個死了,我的親人已經死了。

我沒有那麼偉大,我只會拯救自己重視的人。

這有錯嗎?

「我都說了,這世界沒有百分百的壞人……」卓醫生望向我:「我也不懂定義好人……」

「……」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好吧……我們還有最後一個方法。」卓醫生淡淡說:「首先,你先打電話通知何心仁,告訴她,她的複製女兒正前往紅色高塔,打算啟動『幻滅』裝置。」

然後,卓醫生站起來,眼神古怪,說:「我的朋友,我的親人……都在這件事死去了,但我還是不能認同,何心仁的理念……我很後悔參加了這種計劃,所以……就讓我來結束吧……」

這是遺言的語氣。

「你想……」

「何心仁知道自己複製的女兒前往啟動『幻滅』,必定會親自去阻止。這時候,我會嘗試闖入何心仁於EL行星最南邊的基地,重新大量釋放黑色粒子,就如昨天黑霧瀰漫一樣,只要調教出符合的編碼,設定出適合的地點,99%的人類就會被帶回地球,何心仁的計劃也要被逼終止,然後……」

「然後?」

「然後你要殺死何心仁。」

「怎……怎能……她是……」我有點怕。

裝什麼?我明明很想殺死她!

卓醫生卻把一支白色的手槍遞給我,這槍設計有點獨特,槍身沒有接合位,反而有一個時間顯示屏。

「這是善良的槍,你自己決定吧。」卓醫生說。

【166】
所以,我站在這裡,純白色的房間,這裡的名字叫「終結」,這裡只有一個紅色的按鈕,但我不會讓眼前的袁琳琳按下。

只要殺死何心仁女士,殺死第一代和第二代複製人的首腦何心仁女士,我們就能夠以那邊的紅色按鈕作為威脅,命令所有地球上的複製人回到EL行星,重新啟動結界,禁止複製人踏足地球。

這是卓醫生的計劃。

「所以,只要你一死,所有事情都會完結。」我舉槍指向何心仁女士,只要再扣下,所有事情就會結束。

「姓卓的居然還未死……但你是怎麼上來的?下面明明有這麼多第一代守著……」何心仁女士猙獰與痛苦的表情,代表她陷入絕境。

「謊言,不只是你們的專長。」我答。

只要向他們撒謊我上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我的好朋友袁琳琳自殺就好了,他們的焦急已經奪去了理智。

這方面,人和複製人也一樣。

「哈……」何心仁女士發出一笑,然後再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很狂,笑得訕氣。

她真的自己無處可逃了,
畢竟她已經受傷……

「再見了……」我對準何心仁女士,扣下。

……

「不要啊!」

……

眼前……

……

為什麼?

……

「吳天光……」

……

為什麼中槍的卻是袁琳琳?

……

「可以牽我的手嗎?」

……

為什麼妳要擋這個女人面前?

……

「你知道嗎?你手的溫暖……是前世的記憶……」

……

為何還要掛上這種笑?

那麼善良……

【167】
何心仁女士不再笑了……
她跪在女兒面前……用全世界最不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女兒。

她女兒的身體……逐漸長出白毛,生了陵角。

別人可能說她是怪物……
但,她可是天使。

天使本來就不用跟人類長得一模一樣……

她是天使……擁有天使的心。

她手裡握著一本皺巴巴的單行簿……

藍色小簿設計本該沒有任何神秘色彩,小簿的封面是印有「南屯門官立中學」的校徽。

第一頁,手寫了秀麗的英文字跡……

袁琳琳用最後一口氣,把小簿遞到何心仁女士的手裡……

何心仁女士跪著,她好像認得這本單行簿,她用血流的手揭開,一揭,揭到單行簿的中頁,她默然細讀,一句一句的文字,刻在她的眼瞳。

我不知道內容,但……

袁琳琳慢慢地合上眼簾,嘴角的微笑,彷彿完成前世的遺願。

淚又沾濕了誰人的臉?

【168】

看著看著……
何心仁舉起了地上的槍……

她用嘴型說了一句話……

我聽不見,看不明……

【169】

手機響起了,響起周杰倫的夜曲。

「喂?吳天光!你接聽了,代表你成功殺死何心仁吧?

你知道嗎?我也成功了!我成功闖入何心仁的核心基地!而且我沒有死到!我成功把99%的人類傳送回到地球,現在差一步,讓複製人回到EL行星就可以了!我會利用何心仁之前的廣播方式,向地球上全複製人宣告我們的勝利!威脅他們回去EL行星!」電話另一邊興奮說著,又慢慢地感受我的沉默:「喂?你幹嘛不作聲?喂?喂?吳天光,你在嗎?」

「嗯……卓醫生……我們按原定計劃吧,何心仁……已經死了……」我卻很淡然。

有時候,生命的離去,來不及劃上完整的句號,甚至有時候是一個問號。

我究竟不知道何心仁是死在對生命的頓悟,還是對生命的執念?
反正她死了,用自己的手,結束自己的痛苦……

【170】
藍色的單行簿,第一頁,寫滿了有關「袁琳琳」複製人的公式,即使查字典了,我想袁琳琳也看不明白,可是在單行簿的中頁……

這一段文字,是這樣的……

……


妳是天使的禮物……


第一次……
我觸摸妳軟弱的小手……
無法忘懷的溫度,
在我懷裡哭,
在我懷裡笑,
這是生命。


謝謝妳的到來……
空白的妳,有著恬靜純真的笑顏,
靜靜地告訴我生命的動人,
靜靜地告訴我活著的美好。


我想成為妳的翅膀,守護妳,陪伴妳。
我沒有想過哪一天會把妳遺失。


所以……


原諒我……
我不能就這樣失去妳,
不能容讓妳成為那片永遠觸摸不了的記憶,


但是,如果有天,這份愛成為了傷害,
上帝啊,請毀滅我。



琳琳,我很想妳。」



文字沒有聲音,為何我聽見悲傷的旋律?
我想……袁琳琳不知道何心仁女士為何會把這段話寫在學校單行簿上……

可能,在何心仁矛盾的內心,一早知道,失去的只能成為記憶……
可能,她覺得總要給一個人看,讓她看見了,

然後,放開那份永恆的折磨,
解除她內心的精神控制……

寫一封信,只是為了保留自己。

我不知道。

從來從來,川流不息的生命,繁花盛放與凋謝之間,都沒有答案,只有遺憾,只有錯失,零零碎碎的幸褔與痛苦,點點滴滴的快樂與失落。

這是生命。

一切又回歸一切。

【171】

從開始到未來的某一天,
你一直都走著,
那些在路上遇見的人,
約定一直陪伴,
你真以為他們會陪伴到終點?

有些人卻停下腳步,

他們永遠停下腳步,
他不再陪伴你,
她也不再走下去。

沒有辦法。

但是,
他路上的痕跡,
她走過的溫度,

你知道的,

無論你已經走到多遠,
即使你再輕撫不了當日分別的路段,
他們一直堅固你心,溫暖你心。




畢竟,抬頭仰望,這裡還是海闊天高。

【172】

99%的人類在被困的空間回來了……
原來何心仁女士一直沒有啟動某個程式,沒有奪去他們的意識,
或許,她一直在猶疑……
一直在等待……
她相信,自己總會有—天,克服心裡面強大的精神控制,還她在愛裡的自由。

……

何心仁女士為人類留了一線,
我卻沒有。

當日我向她開槍……

卻沒有使用卓醫生給我的白色手槍,就是『記憶消除』的個別發射裝置,原來這東西不是如何心仁女士所指被第三代複製人偷取,而是落在卓醫生的手裡。

本來我可以溫柔地讓她忘記一切,但我沒有,全因為內心的恨。

結果……我無法原諒自己……
圓淋淋……

……

所有的複製人已經回到EL行星了,卓醫生亦封鎖全部的宇宙黑色粒子,兩星之間從此不會再有往來的通道。

然而,一千個精神實驗室仍然座落於世界一千個角落,猶如一場浩劫後的歷史遺跡,但遺落的可怕是,那些曾被『宗教』精神控制的人類,原來有部份被第三代複製人拿來進行活人體實驗,不!我們無法知道實驗的目的,與其說是實驗,倒不如說純粹是第三代複製人對真人類的折磨……

我們不知道那些沒有感情的第三代複製人,為何要對真人類作出這種類似「仇恨」的行為。我只知道,其中一位被折磨成瘋的人類,是5A班的同學,陳心儀。

縱管一切的生命又回來了,人類還是經歷了一場難以忘懷的恐懼,
所有的所有,彷彿要重新定義,

救贖後的世界,換來一片迷惘。

真想用『記憶消除』這種精神控制把人類的恐懼消除……

「不要再這用種東西,人類的傷痛,就用時間去撫平,真的沒有辦法去撫平……」卓醫生躊躇,還是說:「真的沒有辦法撫平,就讓傷痛伴隨,生命本來就是痛苦和喜悅交替。」

迷惘過後,人類的歷史好像重新開始,我不知該如何記載這新一頁。

但聽說,人類從不會在歷史中汲取教訓,
在遙遠的未來,歷史會不斷重演。

畢竟,馬路上的車還是這樣往來,街道上的人依然窘迫在狹窄的都市……

然後,我仍能吃到媽媽煮的意粉。

多少年後,

我的女兒也出世了,她的名字叫,吳琳琳。

她讓我知道,生命一旦開始了,便會以愛的形式延續下去……

袁琳琳……亞設……
你們知道嗎?小嬰孩純粹的笑臉讓我明白了,
生命本來無需刻意去定義,原來名字和身份都不重要,

單單活著,就是美好。

琳琳的出生,讓我的心放光了。

謝謝……

多少年後……

我牽著吳琳琳的小手,踏足星空下的澳洲平原,但我知道,即使已經站在這裡了,我也永遠履行不了跟圓淋淋許下的星星約定,她永遠看不見這片天……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對嗎?

天上那顆被命名為EL的星特別明亮。

星星上的生命,又會以何種形式在那悠悠綠草上,創造一段段悲歡可泣、扣人心弦的洪流歷史?


一切,究竟是從哪裡開始?

或許,根本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

我牽著吳琳琳的手,一步一步,踏上旅途。


【173】

「謝謝你陪伴我的女兒……直到最後一刻……」

她用嘴型說了一句話……

我聽不見,看不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