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
 
我皺起眉頭猜測。
當察覺到外面的情況有異時,我已立時打開「鏡花之瞳」,以作戒備。
我知道門外數百人突然不再恐懼,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孤兒院上下,全都變成死人。
因為只有死人,才會不懂害怕。 
而能夠剎那間擊斃數百人的,絕非泛泛之輩。
我不知來者是敵是友,所以便把魔氣收斂,不聲不響的隱身門後,想先作觀察,可是過了一會兒,門外的人卻沒有任何動靜。
我悄悄把頭移到門邊,透過空隙看去,但見屋外原本滿佈是人的園地,現在竟然變得空蕩蕩的,那些孤兒院眾卻是全都不見了!
我暗暗吃驚,凝神再看,卻見有一個黑衣和尚右手負棍,左手豎立胸前,站在空地中微微垂首,低聲吟誦。


 
 
黑衣和尚四五十歲模樣,一臉剛毅,身材極為高大,少說也有兩米,卻戴了一副極不相襯的墨鏡。雖然全身裹在黑色僧院內,卻見他的衣服甚為鼓脹,看來黑布之下是一副精煉的軀殼。
他手持的銀棍款式特異,棍身粗大偏平,光亮如鏡,豎起來比他本身還要高出不少,實在看不出是那門兵器。
和尚站立在一塵不染的空地上,身子紋風不動,氣勢陰沉內斂,卻沒有散發半點殺意。
突然空空如也的平地,傳蕩著和尚沉重的誦經聲,偶爾傳來數聲鴉叫。
氣氛,實在蘊釀著說不出的詭異。
 
 
 


「看來就是他令數百人突然消失了。」正當我在猜想和尚的來歷時,忽然,那喃喃吟誦停止了。
接著,一種異樣感從我額頭急速擴展。
卻見那和尚不知何時,已然抬起頭,朝我隱身的方向看來。
危險。
電光火石間,我回身抓住子誠,然後奮力一躍。
 
 
 
 
 


 
「轟!轟!」
 
 
 
 
 
雙腳才剛離地,足下忽然一陣急勁,突然兩聲巨響,卻是一道突如其來的怪力,以迅雷之勢擊碎木門,然後重重轟在石牆之上!
我蹲在屋頂上,往方才撐破的洞探頭一看,只見房子內煙灰四起,剛剛所站之處卻屑碎紛飛,要是我反應稍為緩慢,說不定已遭受開膛之禍。
看到屋內情況,我不禁暗暗呼險,只見塵煙瀰漫間,有一條長線從大門伸展到石牆上,似乎剛才就是這東西向我襲擊。
我順勢看去,這才發現那條長線一直延伸至黑衣和尚手中,卻是一條極長極幼的鐵鍊子,每隔數十公分,便有一節短棒,一共九節,想來是由那長扁銀棍變化而成。
 
 
 
「終於出來了嗎?」黑衣和尚逼得我現身之後,卻沒有作進一步的攻擊,只朝我笑道,笑聲甚是響亮。黑衣和尚他右手一抖,那條極長的九節鞭便即迅速收縮,變回長棍。


我放下子誠,慢慢站起來,笑道:「你出手那般狠辣無情,我若不現身,你定會把整座房子連根拔掉吧?」
「嘿,畢永諾,老納要把你趕出屋外,絕不需要用上第二招。」黑衣和尚傲然笑道,語氣完全沒一點出家人應有的謙遜。
「喔,是嗎?對了,和尚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我微笑問道,卻發覺自己絲毫感受不到他的目光,看來他墨鏡鏡片與撒旦教那些特種部隊的面具一樣另有玄機。
 
 
「對於你的一舉一動,老納可是瞭若指掌。」黑衣和尚笑道,左手重新豎起胸前。
「這裡原本的數百人突然不見了,是你的傑作吧?」我拍拍身上的灰塵,笑問。
聽到我的問話,黑衣和尚忽地收起笑意,一臉正經的道:「阿彌陀佛,老納眼見他們個個痛不欲生的模樣,心有不忍,便開戒給他們一個了斷,免受那幻覺之苦。」
「換言之,你是把他們全殺了?」我笑問。
「不錯。」黑衣和尚說罷,低聲唸了句「罪過,罪過」。
「嗯,但你如何使他們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踪呢?」我頗感興趣的問道。
和尚卻笑了笑,道:「說不得,說不得!」
 
 
「你可知道這樣子會壞了我的大事啊?」我皺眉問道。幸好子誠的身體已然回復原狀,不然可麻煩了。


「嘿,你旁邊那位施主早已不礙事了。雖然他體內只剩下少量魔氣,但一事三刻也沒有危險。」黑衣和尚抬頭看著我,笑道:「倒是你,體內雖存有不少魔氣,但同時間把數百人帶進『地獄』,可是會大傷元神啊。」
「和尚的眼光不錯,竟看得出我使用了『地獄』。」我哈哈笑道,卻暗暗吃了一驚,想不到這和尚竟有如斯銳利的目光,不單能看得出子誠體內魔氣多少,還能識破我的幻術。
黑衣和尚聽到我的話,大笑一聲,得意的道:「有何難猜?他們目光散漫,對周遭諸事不聞不問,顯然是中了幻術。人人張大了口,舌頭卻都奇怪的向口腔內捲縮,似乎在害怕舌頭被人傷害到。由此可知,他們全都墜著了『地獄』第一層,受那拔舌之刑吧。」
 
 
『地獄』向來是撒旦不輕易使用的絕招,受害者十之九八,不是畏懼而死,就是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所以根本很少人知道當中情況。但這和尚竟然能單從孤兒院眾的外表推測到他們進了「拔舌」,可想而知,他的來歷絕不簡單。
 
 
雖然和尚的推斷使我驚訝,但我依然鎮定,笑問:「和尚,你也是魔鬼吧?」
「是人是魔,何需執著?」黑衣和尚笑道。雖然他沒有直接回答,可是黑衣和尚的僧袍忽然無風自動,卻是他釋放魔氣之故。
「墨鏡之下,想必有兩顆魔瞳。」我笑道,因為和尚散發出來的魔氣,雖然不強,但卻精純之極。
黑衣和尚哈哈大笑,把眼鏡銳下,果不其然,只見兩點妖邪紅光在黑夜中閃爍不停。
「知道『地獄』的魔鬼,想來沒有一千也有數百歲吧?」我笑道:「但想不到竟然會甘願當撒旦教的光明使。」
「嗯,此話怎說?」黑衣和尚把眼鏡放回懷中,瞪著我笑問。和尚的眼睛長得甚是兇悍,加上那泛紅的瞳孔,更顯邪惡,教人不寒而悚。
「你身穿黑衣,頭頂不長一髮,外型和我見過的光明使一模一樣。」我把目光稍稍下移,避免與他直接對視,以防中了他的瞳術,「而且你那副墨鏡能阻擋目光,這東西我之前已從撒旦教的特別部隊中見識過了。」


「特別部隊……啊,你說的是『殺神』吧?」黑衣和尚想了一會,說道:「老納可沒見過他們。」
我笑道:「殺神也好,滅佛也好,這次你的任務,想必是取了我的命吧?」
 
 
黑衣和尚笑道:「對,老納此行目的,就是要把你殺掉。」
「既然你知道我能把人帶進『地獄』,那麼不會不清楚我的身份吧?」我語氣疑惑。
「你想說是你就是撒旦吧?可惜,今非昔比。」黑衣和尚一臉輕視的看著我,笑道:「要當地獄之皇,也要看看你夠不夠資格啊。」
「難道你覺得我轉世了,便實力不再?」我邊笑邊伸展手腳,因為我知道,這一戰不能避免。雖然我的元氣的確如他所言,因為對數百人使用了『地獄』而有所損傷,但從他剛才所釋放的魔氣來看,我還能夠勉強應付得來。
和尚傲然一笑,道:「嘿,適當與否,便看你能不能夠勝過老納的長鞭了。」說罷,黑衣和尚便把雙手從衣領伸出僧袍之外,裸露出滿是精壯肌肉的上身。
 
 
「好吧,就讓我來會一會你的九節鞭。」我翻腳一勾,輕輕把子誠踢到身後數十米外的櫻樹之上,以免他遭受殃及。
「嘿,小子挺有自信。」黑衣和尚冷笑道:「但在這之前,先讓老納告訴你三件事。」
聽得和尚還有話要說,我不禁皺起眉頭,問道:「甚麼事?」
「一,此戰老納絕不會手下留情,要是你輸了,我會把你的命和『鏡花之瞳』一併取走。」


「這此待你真的擊敗我再說吧。」我笑道,「若果你輸了,我可不用你死,只需要你當我的手下十年就行了。」
「嘿,口氣真大。」黑衣和尚冷冷一笑,續道:「第二件事,如果你死了,老納會讓你兩位朋友跟隨你,使你在黃泉路上不愁寂寞。」
聽得和尚的話,我立時醒悟煙兒已落入他的手上,心下不禁暗罵自己大意。
其實她早應在我作廣播時來到院長室,我方才卻只顧救子誠,一時間倒沒留意她。
我故作神色自若,道:「嘿,我死了,他們的事我可管不了。最後一件事是甚麼?快說吧!」
 
「第三件事,就是小子你猜錯的事太多了。老納並不是甚麼撒旦教的光明使,」黑衣和尚一雙魔瞳往我一瞧,傲慢的笑道:「而這鞭,卻是有九九八十一節!」語聲未休,只見黑衣和尚抓住長棍朝我一揮。
那銀棍忽地暴長,扁長棍身先化九節,然後每一節再散成更薄的九小節,每節棍身寒光閃閃,竟是鋒利無比的刀片!
這八十一節鞭雖然鞭身甚幼,但揮來的力量及速度卻是有增無減,我才跳起來,剛剛所站之處已立時被轟成無數碎石。
「嘿,雖然這八十一節鞭力道強勁,來去如電,但要擊中我,還差那麼的一點兒。」我從空中躍回地上笑道。
 
 
和尚見一擊不中,沒有失望,反而笑道:「身手不錯,但老納的拿手絕活還未施展出來呢!」
「嘿,臭和尚光會說……」正當我想再出言嘲諷時,我忽然感到背後傳來一陣勁道怪異的風聲。我心知有異,連忙運勁於腿,向旁閃避,才躍開數米,便見一龐然巨物被那長鞭拖拉起,從天空擊下來。
凝神一看,那竟是院長的房子!
 
「碰!」
 
房子轟然落下,四周立時揚起一陣滔天塵海,就在這時,黑衣和尚的聲音從前方響起來:「嘿嘿,小子,不要以為老納的魔氣不強,便即輕敵。老納現在展示的只是十分一功力啊!」
我只心下暗罵,卻不作一聲,因為這時我已站在黑衣和尚身後。
 
 
方才房子擊落的瞬間,我立時把魔氣收斂,並閉上左眼,藏起魔瞳散發的紅光,藉著滾滾沙塵,迅速走到黑衣和尚的背後。
我腳步極輕,以半蹲的姿態走近和尚,速度雖快,卻不帶半點風聲,和尚也似乎並未察覺。
我屏氣凝神,待得走到距他數米之外時,立時鼓動魔氣,五指成箕,向他的頭腦抓去!
這一記偷襲本是誰也不能避過,怎料在我手爪快要抓到他的光頭時,我突然發覺眼前的沙塵中,早已閃動著兩道紅光。
不知道在甚麼時候,黑衣和尚竟不動聲色的轉過身子!
 
 
「糟糕!」我心裡罵了一聲,知道不能得手,便即抽身後退,誰知黑衣和尚立時反擊,但覺銀光一閃,那長薄鞭首如毒蛇般,忽地出現在我面前。
我大吃一驚,但危急之中也不忘閃避,甫驚覺便即把頭別過。可是我雖然避免要害被擊,但左臉臉頰還是給削掉一大片。
我落回地上,只覺臉上一陣刺骨的疼痛。
 
 
「嘿嘿,不錯不錯,你能在瞬間想到施襲之法,這一擊的確完美無瑕,換了他人,早已頭碎骨裂。」黑衣和尚響亮的笑聲再次響起,「可惜,你的對手是老納。任何偷襲,在老納眼中都變得毫無意。」
「和尚少臭美!」我「呸」了一聲,忍受著面部組織重生之痛,冷笑道。
和尚聽罷,忽然哈哈大笑,道:「小子,老納可沒有誇口,我先不攻擊,讓你看得清楚!」
我待要答話時,周遭沙塵已漸漸散去,但見前方的魔瞳邪氣依然,可是,那黑衣和尚的身子卻是背著我!
「嘿,明白我所指了嗎?」黑衣和尚大笑道,兩顆長在光滑後腦的魔瞳,眼神邪惡,靈動的打量著我。
黑衣和尚的怪異模樣使我大感錯愕,就這一分神,我竟不經意地和他魔瞳的目光接觸。當我倆目光交接的一剎那,只感身子一震,我忽然變得怒不可遏,卻又很想抑天長笑!
突然在腦海生出兩種極端的情緒,這感覺教我毛骨悚然。
 
 
我心知是黑衣和尚的魔瞳之故,於是便即抬起頭來,果不其然,眼光才移開,我的心情立時回復正常。
黑衣和尚察覺到我的異樣,便即傲然長笑,道:「小子,終於知道老納的厲害了。」
我蹲在地上,稍稍平伏心情,笑道:「和尚的確深藏不露,這兩顆魔瞳竟能如此順利入侵我的思想,和尚的功力比我想像中的高得多。」有了前車之鑑,我不敢胡亂跟他雙眼對視。
「嘿,可是,算上這兩顆魔瞳,我也不過使用了五成實力。」黑衣和尚笑道。
「想不到殲魔協會中,除了宮本武藏,還有一個如此厲害的『四目神』。」我皺起眉頭道,卻偷偷拾起兩枚尖石,藏在掌中。
黑衣和尚說他不是撒旦教徒後,我本也在猜想他會不會是殲魔協會的人,現在看見他擁有兩雙魔瞳,心中立時雪亮,他就是殲魔協會的「四目神」。
 
 
正當我以為自己猜中他的真正身份時,黑衣和尚卻哈哈大笑,道:「你猜對一半,老納是殲魔協會的一員,卻不是『四目神』。」
我還要再問,背後忽然傳來一陣聲響,卻是黑衣和尚牽動那八十一節鞭,朝我攻來。我聽風辨聲,心知那八十一節鞭連帶粗大的櫻樹向我橫擊過來,閃左避右也不行,唯有用力一躍,拔地而起。
當我身在半空之時,本扣在手中的兩枚尖石,立時朝黑衣和尚頭頂激射。
這兩枚尖石所含的勁道有異,雖是一同射出,到了中途卻變了一前一後。前者飛得吱吱作響,目的是要掩飾後面那枚無聲無息的尖石。
可是,尖石才一脫手,我便知道自己白費心思。
因為黑衣和尚的頭頂,竟也透射著兩道血紅邪光。
兩顆妖邪的魔瞳,滿是嘲弄之色的看著我。
 
 
突然間,我心中悲痛莫名,頓覺生無可戀,想就此墮地而死;可是當我想起自己身在半空之中,背部卻又立時滲出冷汗,一股懼意忽地湧上心頭。
我的情緒竟然莫名其妙地變得,既懼又悲。
 
 
 
「早說了,偷襲對老納可是毫無用處。」這時,兩枚尖石已飛近黑衣和尚的頭顱,一響一寂,卻都被他大手一揮,通通接下。
 
 
我身在半空,驚詫不已。
 
 
「老納怎說,也是殲魔協會會長啊!」黑衣和尚傲然大笑一聲,沒有抬頭,手中長鞭卻分毫不差的朝我急射而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