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我聞聲立即喝問。

「咯咯,不是伊卡諾斯。」笑聲持續了好一陣子後,那人才答道。

對方的聲音有點幼嫩,聽起來像是小孩,卻不屬於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

我沉聲問道:「你對伊卡諾斯做甚麼了!」

「咯咯,沒做甚麼。」那人嘻笑一聲,道:「只是在他那山中樂園,放點煙花而已。」



那人口中的「山中樂園」,顯然是指我們在墮落山的基地,我聞言一驚,因為基地深藏山腹之中,進出只能依靠伊卡諾斯「流淌之瞳」所設下的出入口,除非將整座山炸開,否則他人跟本不可能攻進去!

「咯咯,我猜到你在想甚麼。其實我要進去那爛地方不難,但我是天性懶惰,放煙花這點小事,我也懶得親自動手……」那人頓了一頓,語帶戲謔的笑道:「……就像,我現在要放的煙花一樣!」

此話未落,我察覺到四周的溫度突然急速上升,轉頭一看,赫見機上所有太陽神教教徒,頭顱皆像燈炮一般,整個發著刺目的光!

那些教徒雙眼瞪大,張口發出痛苦的叫聲,臉龐血管被頭顱裡不知從何而來的強光,照得絲絲分明,甚是可怖!

教徒們的頭顱越來越亮,更慢慢膨漲起來。



我見狀忽想起那小孩提到的「煙花」,心下暗叫一聲「不好」,立刻貫注魔氣於肩上的『墨綾』披風,轉身抱住子誠,同時讓『墨綾』包住我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就在『墨綾』裹住我和子誠的一剎,那十六名太陽神教教徒,便即連環自爆!



爆炸的威力甚是驚人,不單將運輸機炸成數截,爆風更將我和子誠直逼到數十米之外!

我在半空之中無從借力,生怕有後續攻勢,傷及子誠,因此繼續和他藏在『墨綾』之中,自由下墜。

下落之際,那小孩的聲音再次在通訊器中響起,「咯咯,我知道這點程度的玩意,傷不了你,但煙花只是揭幕,今天的節目陸續便至,嘻!」

「你究竟是誰?」我忍不住怒聲喝問。




,「咯咯,一個比伊卡洛斯要聰明的人。」小孩語氣一轉,說話中忽帶怨念,「記住我的名字,塔洛斯!」






「塔洛斯?」我思想飛轉,卻想不出個頭緒,這名字連撒旦也似乎未曾聽過。

「不知道不要緊,因為歷史上我未幹出甚麼成積,便遭人『殺害』,咯咯。」塔洛斯恨恨的道:「但不要緊,很快,真的很快,世人都會知道我是誰,我有多厲害!」

「你的名字,我記住了。」我冷笑一聲,「至於你的本事,我倒想見識一下。」

「如我所說,節目才剛開始。」塔洛斯調皮地笑了一聲。

這個時候,我和子誠已然著地,確定沒有危險後,我才解開『墨綾』。

「小諾,怎麼了?」子誠滿臉疑惑,四周張望,「是誰襲擊……」說著,子誠忽地住口,抬頭看著半空。

此時,我留意到廣場周遭,原本正逃離的平民,全都停了腳步,仰天遙望。



有一些,更是跪了下來,向天祈拜。

我轉身抬頭一看,只見大教堂上方,有一人渾身赤裸,背後一雙焰翼橫展,飄浮於空。

正是,寧錄!




寧錄居高傲視,氣勢凌人。

此刻天空無雲,烈陽高掛,但寧錄背後焰翼所散發的光,似乎比太陽還要刺眼。

「原來是你。」我抬頭瞪著他,冷笑一聲。



寧錄沒理會我,只是放聲說道:「都不用離去。有我在,縱然是撒旦,也不會傷害到你們。」寧錄聲音洪亮之極,自然是跟四面的民眾說。

說畢,他背後焰翼猛地閃爍,一邊流竄到他雙腳底,化成一雙不旋轉的火球;另一邊則在寧錄掌心之中,扭成槍狀。

寧錄雙手握住火槍一劃,槍頭頓時吐出火焰,在廣場上燃起一個巨大火圈,將我和子誠,包圍在內!

火圈的火焰足有數米之高,我雖能輕易突圍而出,但此刻子誠沒了魔瞳,萬一給火焰沾到,不知會否承受和薩麥爾一樣的傷害。




沒了魔瞳,子誠的反應顯然慢了許多,面對殺氣騰騰的寧錄,毫無動靜。 

我卻早作戒備,寧錄動身一刻,『墨綾』已如虹吐射,將子誠整個包住。 



我本想將子誠拋出火圈之外,但此時周遭氣溫突然燙熱,卻是寧錄殺至! 

寧錄火槍朝我胸口直刺過來,其勢急勁,角度狠辣,我只得推開子誠,同時往另一方向閃避。 

寧錄一刺落空,卻沒向我追擊,反由刺轉撥,火槍向子誠橫掃而去! 

我雖一直握著『墨綾』一端,貫輸魔氣使其一直防火,可是『火鳥』的威力非同小可,我生怕子誠受傷,便決定以攻代守,空出來的右手,化成灰蛇,後發先至,咧嘴朝寧錄咽喉噬去!




灰蛇眼看便要咬中寧錄,此時只見他腳下一雙火球急速轉動,他整個人便突然頭上腳下,完全倒轉過,灰蛇這一咬,頓時落空。 

灰蛇在寧錄雙腿間穿過,但沒停下,而是繼續直飛,只因我想借勢將子誠推走。 

寧錄卻似悉破我的用意,雙腳一錯,以腳下火球將灰蛇燒斷成半! 

我早料到一擊難成,被炙斷的蛇身,頓時如花盛放,爆發出成千上百的小蛇,一半撲向寧錄,另一向則繼續衝往子誠。 

「徒費魔氣。」寧錄冷漠的說了一聲,雙手握住火槍,旋劃一圈,火槍槍頭吐出的烈火,瞬間將小蛇全數燒斷! 




我冷笑一聲,道:「嘿,至少有一條,沒有浪費。」 

一語未休,一條臂粗灰蛇突然自子誠底地面破土而出,將之捲住,然後甩到火圈之外!




寧錄眼神閃過一絲意外,但神色不變,只微微一笑,同一時間,手中火槍及腳下火球,再次迅速流竄,在他背後聚合成翼,接著他身軀一挺,火翼一振,已如一束火流星,直向子誠飛去!

在『火鳥』變成火翼後,寧錄的飛行速度顯然大幅增加,在子誠正飛到火圈邊緣時,寧錄已然趕至!

寧錄飛到子誠上方的剎那,雙手虛握前推,身上烈火瞬間變回「一槍雙球」之態。

卻見寧錄雙手一邊前推,火焰同時在他掌心中捲成槍形,待他雙臂推勢將盡之際,火槍亦恰好成形。

此時火槍火舌吞吐不絕的槍頭,眼看便要刺中子誠!

寧錄的動作行雲流水,由變換形態、追上子誠,直至化槍再刺,一切不過在一個呼吸之間。

早在『火鳥』化翼時,我已操縱將子誠拋開的灰蛇,回頭截擊,可是寧錄速度著實太快,灰蛇最終只撲了個空;我另一雙手同時讓『墨綾』不斷交織成盾,可是終究抵擋不住『火鳥』的烈焰!

火槍銳不可檔,但在火槍正要刺穿最後一層『墨綾』之際,忽然之間,一陣怪異強風,在火圈四周倏地刮起,當中更有一股特別凌厲的怪風,將寧錄硬生生吹開十米之外,教子誠恰好避過一槍!

寧錄被怪風吹開,一時沒再進攻,只以火槍護住身前,騰空戒備。




這時,怪風已止,火圈亦被吹熄,我身旁則多了三人一犬,各自穿戴款式各異的啞黑戰甲,正是楊戩等四名目將!




四人各持稱手兵器,楊戩除了三尖兩刃刀外,還握著一物,正是『梵音』,剛才怪異強風,自然是『梵音』所牽動。

雖然我知他們早應埋伏現場,但眼下周遭滿是民眾,寧錄又以天神使者的姿態出現,四人此刻現身,倒讓我意想不倒。

「別犯愁,羽的『奪目之瞳』正大派用場。」楊戩看穿我的心思,氣定神閒,三目卻一直瞪著半空中的寧錄。

我別頭一看,只見四周民眾,全都雙目無神,神色驚恐,不斷呼喊著「怎麼突然漆黑一片了?」、「天,我完全看不見東西!」等。

「他們會視而不見一刻鐘。」項羽抖了抖手中怪槍,沉聲喊道,「一刻鐘內,解決他吧!」

眼下圍觀者至少有五千人,項羽奪去眾人視力十五分鐘,那麼他積聚的「黑暗時間」,著實驚人!

寧錄在太陽神教,顯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雖不知是否教中第一人,若能除掉,太陽神教縱不立時瓦解,也是元氣大傷,因此四人冒險現身,自是有一決生死之意!



四人分站寧錄四方,蓄勢待發,似是慎防他隨時飛走,可是寧錄非但沒有離去,反而從半空中,徐徐降至地面。

「你到底誰?」楊戩三目瞪著寧錄,沉聲問道。

「你們不是早知道我的名字了嗎?」寧錄雙目緊閉,面容冷漠,「我是寧錄,亞的子孫,古實的兒子。世上所有獵人之首。」

「為甚麼要創立太陽神教?」蘭斯洛特接上了話,按了按腰間古劍。

「因為神教所傳的,就是真理。」寧錄應道,神色沒有絲毫玩笑之意。

「嘿,如此一來,你倒真是甚麼狗屁使者了?」項羽冷笑一聲。

「這倒是一個謊話。」寧錄淡淡說道:「我並非甚麼使者,只是一個知道真相的人。所以我說的,絕大多是真話。」

「我倒想聽聽你的真話,看看有多準確。」楊戩微微一笑,「畢竟,今天你說的每一句,隨時都會成為你的遺言。」




「我無『先見之瞳』,但既是獵人之首,言出如箭,百發百中。」寧錄神情依舊淡然,卻語出驚人:「今天開始,殲魔協會將會瓦解崩潰。」

寧錄語音剛止,廣場上巨型屏幕的畫面,突然由直播刑場,變成別的畫面。

畫面裡是一個會議室,當中有站有四人一巨獸。

正是我以及四名目將!





『我說了,殲魔協會並不會因為你一人而隨便改變決定……不過,現在這輛囚車,只得三名狙魔士,若有撒旦教的餘眾劫犯,恐怕難以抵擋。』 

『你想……我劫走子誠?』

『身為殲魔協會會長,我怎能有如此念頭?只是,我的力量再大,世上有許多事情實非我能控制得到。』

『撒旦教雖然被我們所滅,但餘眾甚多,再說那魔頭撒旦,一直下落不明,他突然出現,劫走鄭子誠,也非奇事吧?』




畫面播放的,正是我剛才在大笨鐘地下基地與他們會面的情況。

「搞甚麼鬼?」項羽勃然大怒,大手一揮,他背上突有數頭機械獵鷹衝天四散,繞了幾圈,將現場屏幕悉撞出個大洞來!

「別費心機,片段已經在世界各地播放。」寧錄淡然一笑,「這一齣自編自演的好戲,我不敢獨自欣賞!」

楊戩鐵青了臉,沉聲問道:「你是如何偷拍會議室的情況?」

「由始至終,我都沒有拍攝任何東西,我只是借花敬佛。」寧錄笑了笑,忽然向我看來,「提供影片的,是他!」

其實我早已猜到,那些畫面是我先前進入會議室,身上所攜的機械蜂所攝。塔洛斯既然可以入侵我和伊卡諾斯的通訊頻道,那麼攔截機械蜂傳回基地的訊息,自然也不是甚麼難事。




「畢永諾!」楊戩雙目依舊瞪著寧錄,但手中三尖兩刃刀反指著我,沉聲問道:「他所言非虛?」

「片段是我拍的,但原意並非想記錄我們之間的對話……」我試著解釋。

「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楊戩怒吼一聲,忍不住回頭向我厲聲喝問:「難不成你倆是一夥?」

我正想回應之際,楊戩神情忽然一轉,變得驚訝非常,他身旁的蘭斯洛特見狀,連忙問道:「怎麼了?」

「各地……各地基地皆受大規模襲擊……」楊戩一臉難以置信,顯然耳中正接收協會的訊息,「那些報告很混亂,但統統都說……是那些被囚禁的太陽神教囚犯。」 

「這怎可能?」項羽一雙虎目瞪得老大,「那些不過是老弱殘兵,哪能作甚麼亂子?」

「報告說,那些囚犯,突然全部返老還童。」楊戩臉上,仍是一臉驚愕莫名,「而且,每一個都發了瘋似的,變得力大無窮!」

我聽到楊戩的話,突然靈光一閃,脫口而出:「是『催長之瞳』和『嗜血之瞳』!」




本來我還在猜想世上是否有一種魔瞳能令人回復青春,可是當我聽到楊戩說那些囚犯盡皆發瘋,而且力大異常,頓時便想起當日在埃及那些受「嗜血之瞳」所影響的人。

「嗜血之瞳」擁有者乃莉莉絲,想起她,我很自然便聯想到她身邊的該隱。

接著,整個突襲計劃,很容易便勾勒出一個大概。

「所謂老弱殘兵,其實都是該隱以『催長之瞳』老化後的壯兵,而且每人身上皆種下『血凝種籽』。你知道楊戩向來仁慈,這些『老者』很大可能只囚不殺!」我將心中推敲,喃喃道出:「然後待時機到了,你便讓該隱便將『催長之瞳』的效果解除,再讓『嗜血之瞳』發揮功效。如此一來,你是故意洩露人員名單,好等這些伏兵被抓!如此一來,那個在烈日島上奪來的訊息解碼器,實乃陷阱!」

「咯咯咯,全對!」寧錄沒有回話,倒是廣場上的擴音器,突然響起塔洛斯得意洋洋的聲音,「你們花盡心思破解那解碼器,其實只是替我鋪橋搭路,好等我能直接駭著伊卡諾斯的系統。」

「而這伊卡諾斯,原來一直偷偷記錄殲魔協會和撒旦教的一舉一動,所以我報署起來,實在事半功倍。」寧錄微微一笑,「這次,他實在應記一功!」

楊戩驚怒無比,一時說不出話來。

此時,遠處突然響起巨大的爆炸聲響,我遁聲看去,只見遠方的大笨鐘正燃燒起來,濃煙不絕,顯然亦已受襲。




「我埋下的這些伏兵數量不多,你們的人最後也可以搞定。不過,這只是先頭部隊,志在從內搗亂,我們太陽神教的真正戰力,現在已四方八面從外部夾擊,」寧錄氣定神閒,緩緩說著,「殲魔協會,到此為止!」

「一派胡言!」楊戩怒吼一聲,忽然揮動『梵音』,「只要滅了你,一切便可結束!你們的教徒再多,也不過是凡人!」

異鈴不聲不響,我們周遭卻刮起了異樣強風!

「你們魔鬼,實在太少看人類了。」寧錄聞言,臉色一沉,「由創世開始,一直到現在,千百年過了,你們還未學到教訓嗎?」

說著,寧錄忽然向上浮起,同時雙手虛擺,作射箭狀。

那看不見的箭頭,正好瞄著楊戩。



「有些獵人喜愛追捕的過程,出手時會故意偏離要害,讓獵物一時不死,或逃或躲,作毫無用處的掙扎,因為獵人們享受獵物垂死前的一切。看著獵物們不忿、驚懼、憤怒等,他們覺得那些生命終盡前的時刻,才是最珍貴的收穫;有些獵人卻恰恰相反,他們隱伏於暗,悄悄靠近,只求將獵物一擊即斃,因為生就是生,死就是死。時間一多,變數亦多。」寧錄雙目依舊緊閉,表情始終冷淡,「而我,是後者。」

說罷,寧錄虛握箭羽的手突然一放。

既是虛發,自然沒有箭射向楊戩,可是他三隻眼睛正瞪得老大,眼神滿是驚訝和不解。





楊戩驚詫,只因他此刻口中,多了一截矛頭。

那支矛,卻由項羽從楊戩身後所刺!




眾人萬分錯愕,呆在當場,卻見項羽虎目含淚,忽痛苦地怒吼一聲,長矛猛地往上一抽,竟將楊戥整個頭顱,切成二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