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阿強,係度搞咩呀?」阿良拍了拍阿強的肩膊。
 
「阿良,係度仲有咩搞呀,梗係煲煙啦!你要唔要呀?」阿強把一包紅雙喜遞給阿良。
 
「哇,屌你,紅雙喜!我唔食大陸煙架,唔好搞我,我食返紅萬算啦!」阿良從褲袋拿出一包印有「吸菸可引致陽萎」的紅萬,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就在他們不斷呼吸著「新鮮空氣」之際,只見一大群人在兩隻石像議論紛紛,像在討論著甚麼似的。
 
「果邊搞咩呀?咁鬼多人嘅?全部都係新生嚟喎,喂,阿強你睇,果個女仔幾靚喎!」阿良指著那群人說。
 


「有靚女好出奇咩?唔好成隻狗公咁啦。呢班新生嚟架,應該又係果啲咩新生導賞團啩!」阿強由於已經有女朋友,所以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結果眼睛還不是偷看了那女孩一眼。
 
「又係呢啲導賞團?呢兩隻石獅子有咩咁值得介紹呀。」阿良不屑地說。
 
「屌你,你係咪喺度讀書架!呢兩隻唔係石獅子,係四不像囉好唔好。傳聞喺城大讀書嘅,掂過呢兩隻嘢嘅,全部都畢唔到業架!」阿強說。
 
「呢單嘢我梗係聽過啦,九成又係啲畢唔到業果啲人作出嚟嚇我地!我就真係未驚過啦,莫過話掂佢啦,走上去策騎佢都仲得呀!」
 
「你去掂下都好嘅,反正以你嘅成績,我睇你都好難畢到業架啦。你去掂下,睇下有無奇績出現。」阿強笑著說。
 


「你仆街啦!今晚等到無乜人果陣,我就落嚟策騎佢,你落嚟幫我拍片,廢事你話我吹水!」阿良說。
 
「落嚟咪落嚟,反正宿舍落嚟好快者,你唔好到時淆底就得啦!」
 
阿強和阿良就這樣在四不像旁邊打鬧著,但突然間,那群在圍觀著四不像的新生尖叫起來。
 
「搞咩呀佢地?」阿良和阿強走向那些人。
 
只見那群新生變得一片混亂,其中的兩三個女生更坐在地上痛哭著。
「大家冷靜啲,無事嘅!」一位負責人嘗試安撫著那些新生。


 
「咦?阿強,你睇果個,係咪Tina呀?」阿良問。
「好似係……唔係好似,直頭係,睇嚟佢負責帶呢班新生喎,依家點呀,阿良?」阿強撞了撞阿良,看來是不太想淌這趟渾水。
 
就在兩人你推我撞,不知應該就此落跑或是上前協助之際,Tina發現了他們。
「阿強?阿良?啱晒啦,唔該你地過嚟幫下我手啦,啲新生失晒控,得我同Zoe真係搞唔掂!」
 
阿強和阿良對望了一眼,然後稍為無奈的嘆了口氣後,便上前幫助Tina和Zoe一起安撫這些新生。
 
新生的情緒稍為穩定下來,他們一行四人把新生送到一間活動室,向負責人交待了剛才發生的情況後,便一起來到Canteen!
 
「頭先好在你地喺度,如果唔係得我同Zoe真係搞唔掂!呀,係喎,未正式介紹,呢兩個係我同科嘅同學,阿良同阿強。呢位靚女就係同我一齊負責新生導賞團嘅Zoe。」
 
數人交談了一會,互相認識後便又繼續剛才的話題。
「係喎,頭先其實發生咩事?點解班新生突然失晒控?」阿良好奇的問。


 
只見Tina和Zoe互相看了一眼,臉上流露出不安的神情。
 
「喂,阿良!唔好問啦,你睇,搞到人地幾尷尬。」阿強撞了阿良一下,示意便這麼不識趣。
 
「咩啫,咁我都好奇者,唔問咪唔問囉。」阿良不滿地說。
 
「呀,唔係咁架,其實講都無問題嘅,不過……」Zoe說的時候仍帶點不安。
 
「不過咩呀?」阿強和阿良同時說。
 
「不過係驚你地唔信啫!」Tina替Zoe補充,阿良和阿強則流露出不解的表情。
 
「你地有無聽過城大四不像嘅傳說?」Tina轉了話題,向阿良和阿強作出詢問。
 


「有有有!就係頭先煲煙位果兩隻怪獸銅像呀嘛,啲人話咩掂過佢就會畢唔到業呀嘛!」阿良搶著回答,卻被阿強恥笑。
 
「收皮啦你,唔係我同你講你仲以為果兩隻係石獅子呀懞怲!」
 
「無錯,呢個傳說基本上讀城大嘅人都會知道。而傳聞四不像嘅影響,只係對城大學生有作用,一般嘅街外人或者其它大學生就算掂到,都唔會受影響!但係,呢個只係城大四不像嘅表面傳聞,實際上,呢個四不像背後,仲有另一個更恐怖嘅傳說……」Tina在說話時,Zoe的表情變得非常不安,看來她真的十分相信那個傳說。
 
「咁究竟係關於咩先得架?同埋個傳說同今朝單嘢有咩關係呀?」阿良忍不住問。
 
「關,梗係關事!因為,傳說果兩隻四不像,雖然平時係銅像嘅狀態,但實際上,佢地係活生生嘅生物!果個傳說......係咁嘅……」Tina以陰沉的語氣對他們說,令整個傳說聽起來更加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