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知到那令人絕望的解咒方法,四人各有想法,當中,最快面臨死亡的阿強,此刻又在想著甚麼呢?
 
「波叔!」阿強離開宿舍後,獨自一人乘船來到長洲,走入了一間細小而殘舊的店鋪裏。
 
「嘩!你咪強仔!今日唔駛返學咩?做咩咁好入嚟探波叔呀?」一名約六七十歲的老人,看到阿強後,馬上面露笑容,熱情的給他一個擁抱。
 
「今日大學無堂呀,見天氣幾好,我又掛住你,咪入嚟探下你囉!最近點呀?身體好似Fit咗喎!」阿強熱情的回應。
 
「哈哈,大學生係識講嘢呀!我梗係Fit啦,日日我都有去晨運架!不過唔知係咪呢排天氣熱,夜晚瞓得唔係幾好咁囉!」波叔說。
 


「係呀,真係好熱呀,你無開冷氣瞓咩?」阿強關心的問。
 
「無囉!成間屋得我一個,開冷氣嘥電呀,啲電費又貴!同埋,屋企部冷氣都壞壞地,開風扇算啦!」波叔如此說,的確,對一個老年人來說,冷氣這種東西也算是昂貴的消費來的,能夠不用就絕不輕易使用。
 
「係啦,咁難得返嚟長洲,嚟波叔屋企同我食餐飯,波叔煮啲好嘢你食!」波叔高興的說。
 
「唔好啦波叔,我陣間仲要去拜下阿爸阿媽,之後就要返出去見阿文叔,應該陪唔到你食飯啦。」阿強婉拒了波叔的邀請。
 
「原來你特登入嚟拜阿爸阿媽呀,你真係有孝心啦。佢地真係無收養錯你,邊似得我個衰仔,走咗去外國連影都無,一年返嚟果幾次,我真係死咗都無人知。」波叔稍為動怒。
 


「傻嘅,波叔你咁健壯,肯定長命百歲嘅。」阿強開解他。
 
「唉,如果你係我個仔,你話幾好呢?」波叔搖了搖頭,大慨是想念自己的兒子吧。
 
「哈哈,波叔你咁好人,我做你個仔我咪好著數?係啦,都差唔多時間啦,我都係時間走啦。」阿強看了看手機,便對波叔說。
 
「咁快?好啦,記得多啲嚟探波叔呀!」波叔也不多說。
 
「我……我會多啲嚟架啦……呀!仲有,呢啲……俾你架!」阿強聽到波叔的說話,心不禁隱隱作痛,稍為冷靜後,他把一個白色信封交了給波叔。
 


「咩嚟架?哇,咁多錢我唔要得架!你嚟探波叔得啦,呢啲錢你留返啦!」波叔打開信封後,真的嚇了一跳,只因信封裏裝著一疊一千元紙幣,大慨有數萬元吧。
 
「波叔你收咗佢啦,我一路都有兼職,我有錢架,何況……呢啲錢我都用唔著。波叔你由細睇到我大,我都當你係我半個阿爸架啦,呢啲錢你當係下個月嘅生日禮物,收咗佢啦。」阿強把那些錢強行塞進波叔的手裏。
 
「咁……咁好啦,但係你唔夠錢就問我拎返啦。同埋……強仔,你無事呀嘛?係咪有咩事發生咗?」波叔隱約感到阿強有點奇怪。
 
阿強低下了頭,沉默了數秒後,便又抬起頭來。
「波叔你真係勁,咁都俾你睇穿!其實我最近賭波贏咗啲錢,咁我一個人又唔駛用咁多錢嘅,咪拎啲俾波叔你囉。放心,我中咗差唔多成十萬,所以波叔你即管拎去用啦!」阿強以燦爛的笑,去掩蓋了他心底裏真正的想法。
 
「原來係咁……咁波叔就拎去啦,你唔夠錢就問我拎啦,我一個人都洗唔晒。同埋,唔好賭錢啦,賭錢害人呀。」波叔還以為阿強沉迷賭博,所以好言相勸。
 
阿強閒談了幾句後,便去拜祭他的養父母。
之後,他又去了好幾個地方,探望一些曾經幫助他的人。
大慨,阿強想趕在生命燃盡前,盡快把他的東西分享給他們吧!
 


想不到,面臨死亡之時,真的有人能如此灑脫,而且仍能為身邊的人去設想,大慨這便是人性美好的人面吧!
 
那麼,阿強以外的人,又正在做些甚麼呢?
 
「吁吁!吁吁!我要插死你!我要插死你!」阿良正用異常亢奮的聲音在說著,但別誤會,他並不是在殺人,他其實是在做愛。
 
「呀,呀!你好勁呀!大力啲!」一聲又一聲的嬌喘,雖然聽起來有點做作,但這對阿良來說已經是足夠的刺激了。
 
整個情景大約維持了一分鐘,房間內便又回復平靜。
 
「吁吁!吁吁!原來……做愛就係咁嘅感覺!真係好撚正!」阿良在發洩完畢後,躺在床上稍作休息。
 
而那名女性,正溫柔的躺在阿良的胸前,對他說:
「老細,你好勁呀,我好鍾意呀!嚟,我同你沖涼先,下次記得返嚟搵我。」
 


「好,你真係好正,我會再返嚟搵你!」阿良誠懇地說。
 
兩人沖好涼後,阿良穿回衣服,把「家用」放下後,便離開房間了。
離開了那幢大廈後,阿良瞬速環視四周,深怕有任何熟人在附近,在確定沒有人後,他便快速的離開現場。
 
生理上得到滿足後,換來的卻是心理上的空虛。
他在街上四處遊走,最後隨便找了一間酒吧,獨自一人喝起悶酒來。
 
在喝悶酒期間,他又再次回想起自己的處境。
「點解……點解要係我……我只係一時貪玩啫,點解要係我呀!」阿良邊流著眼淚,邊把手上的雞尾酒一飲而盡。
 
「唔該,我要多杯Vodka Lime!」阿良又要了一杯雞尾酒。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後,阿良已經徹底喝醉了。
到底,他為甚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原來,在離開宿舍後,和阿強不同,他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將會死亡的事實,或者這才是一個正常人應有的感受吧!
 
怎樣也好,在知道自己無法逃離死神的召喚後,阿良馬上決定了,他要盡情享受餘下的時間。
 
所以,他把自己銀行裏的錢都提了出來,第一件決定去做的,便是破處,他可不想帶著童子身去見閻羅王啊!
 
原本他計劃,在破處後馬上再過澳門盡情賭錢,然後又再找澳門的妓女好好享受一番。
 
但他在發洩完畢後,突然又感到心靈上的空虛,所以他選擇去喝酒,他深信一醉真的能解千愁。
 
而他亦求仁得仁,徹徹底底的喝得爛醉。
「你地話我知,點解要係我?點解我要死呀?點解呀?」喝醉酒的他,在酒吧內騷擾其他客人,但這卻不是一個好的渲洩渠道。
 
「先生!先生!麻煩你唔好騷擾我啲客人,請你離開!」一名像是酒吧負責人對阿良說。


 
「咩呀?我依家無錢俾呀?我有錢!我大把錢呀!我係唔走呀!吹呀!」阿良從錢包裏拿出了兩張一千元,扔向那人。
 
「先生,唔好意思,我諗你唔係好適合再留係我個場!保安,麻煩你地『請』呢位先生離開!」那負責人一聲令下,兩名看似是黑道的人物,一左一右的把阿良夾了起來,狠狠的扔到店鋪外。
 
「好痛!仆你個街!有錢都唔要,正仆街!我走,我去第二度飲!好過喺你地度飲,難飲過尿!仆街!點解係我……點解要係我呀!」阿良左搖右擺的,慢慢離去。
 
而店內的負責人小聲的對那兩名保安說了些話,然後兩人點了點頭後,便離開了酒吧!
 
「仆街!個個都係仆街嚟!殺晒你地!正仆街!」阿良慢慢的在街上遊蕩著,在經過一條暗巷時,他突然感到一陣尿意襲來,便決定在暗巷裏解手。
 
就在他解手的時候,背後有兩人無聲無息的靠近他。
當他拉好褲鏈後,轉過身準備離開之際,他的面部硬生生的吃了一拳。
 
他還沒有來得及喊痛,他感到嘴裏被塞進了一些東西,阻止了他的叫喊。
接下來,他感到全身都傳來劇烈的痛楚,痛得他醉意全消。
 
「仆街仔,夠膽嚟我地個場搞事!食屎啦你!」話音剛落時,阿良肚子又吃了重重的一拳。
「喂!唔好打啦,打死人就麻煩啦!」另一把聲音響起,看來是想制止正在施暴的人。
 
「痴線!打死人又點呀?殺人有幾出奇!佢夠膽過嚟踩我地個場就預咗架啦!」阿良的左腳被狠狠的踢了一腳,但這句說話仍然清晰的傳進他的耳內。
 
「喂,真係唔好打啦!有差佬過緊嚟呢邊,快啲拎埋啲錢走人啦!」看來這人是負責把風的。
 
「咁快有人嚟巡?仆街,打唔死你算你好彩!錢我就拎走啦,呢皮幾嘢就當喺賠償我地酒吧嘅損失!警告你咪撚同啲死差佬報串呀,如果唔係下次切埋你條撚落嚟煲湯呀!」那人把錢拿走後,把錢包狠狠的扔到阿良的臉上。
 
「喂!唔好玩啦!要走啦!」把風的人催促著,然後兩人遠離了暗巷,遺下偏體麟傷的阿良在後巷。
 
阿良的身上可能有多處骨折了,痛楚雖然強烈,但阿良的頭腦卻異想清晰。
他在思考著,一直思考著剛剛那個對他施暴的人的說話。
 
「殺人有幾出奇?殺人有幾出奇?」這句說話不斷在他腦海裏重播著。
那一晚,阿良被送進了醫院,檢查過後,傷勢並沒有他想像中嚴重,最少不用留醫,看來身體還算正常。
 
可是,他的思想卻開始變得奇怪,變得……有點不正常!
 
那麼,Keith和Tina又怎樣呢?
可能死亡的時間還沒有那麼逼切,兩人並沒有像阿良和阿強般去做了些甚麼。
 
兩人只是普通上街,普通的吃飯,普通的看戲……一切看似那麼的普通。
而這種「普通」,正正是Tina所嚮往的。
 
而Tina,在這普通的相處下,似乎也普通地喜歡上了Keith。
Keith仿佛感受到了Tina的心意,也普通地對她表白了。
 
Tina聽到後,普通的哭了起來,她打從心裏感到高興。
夕陽西下,兩人在山頂上看著日落的景緻,Tina的頭輕輕的倚在Keith的肩膊上,享受著這普通的幸服。
 
Keith輕撫著Tina的頭髮,也普通的欣賞著夕陽……
不,Keith看著夕陽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然後偷偷的看了Tina一眼,腦海中盤算著甚麼似的。
 
Tina察覺到Keith正凝視著她,遂微微睜開雙眼看著Keith。
而Keith的表情也變回那普通的,幸褔的表情。
 
他慢慢的吻向Tina,Tina閉上眼享受著這普通的一吻。
但她卻不知道,在接吻期間,Keith正盤算著,盤算著如何生存下去!
 
四人各有不同思緒,到底,他們最終會迎來怎樣的結局?
而Daniel,又會否橫插一腳?他的目的,到底又是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