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個世界由魔法與科學組成。 自從二戰期間魔法被廣泛應用在戰場上後,各國除了對科學外,對魔法相當重視。 因此,每個人由小開始除了接受一般的正規教育,更要接受魔法教育。 魔法犯罪調查員魔道氏作為轉校生轉入黑松菜門學院的四年D班,在面對校園生活外,同時亦面對着種種調查的難題,而這一切背後似乎隱瞞住巨大的陰謀.



這個世界由魔法與科學組成。
自從二戰期間魔法被廣泛應用在戰場上後,各國對魔法相當重視。
因此,每個人由小開始除了接受一般的正規教育,更要接受魔法教育。
“啊。四年D班在那裏。第一日就遲到肯定有失我身份。”魔道氏一邊跑一邊說。
“那部心計巴士已經難上。現在連課室也這麽難找。”
“等陣。這麽吵鬧。去看看先。”
魔道氏遁着吵鬧聲來到四年D班門口。
“哈哈。原來就是這裏。終於讓我找到了。現在就是要等班導來,然後酷住出場。”
魔道氏看着班導進入了課室。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班來了一位新同學。進來自己介紹自己。”


“各位好。我是新來的轉校生。大名鼎鼎的魔道氏。請大家多多指教。”
“新同學。你就暫時坐在那位嬌小的女同學旁邊。你們要好好照顧新同學。好,收功課啦。”班導看着氏說。
“收到。”氏尤如一位士兵筆直走到那個座位坐下。
氏一坐下,並被坐定下來,就開始和鄰座的嬌小女同學搭話。
“你好。我是魔道氏。敢問這位小姐的大名。”氏伸出右手示意要握手。

“我是菲瑤。多多指教。”菲瑤呆滯了三秒後伸出手與對方握手。
“哦。奧韓,你有外敵。”坐在菲瑤前方的女生說。

“交功課啊。”奧韓使用手上那幾本功課簿拍在那位女生的桌上。


“哦。明白。大哥不要生氣。我只是在認識新同學。不要誤會。我是魔道氏。”魔道氏伸出手向奧韓說。
“我是奧韓。”奧韓伸出手和氏握手。
魔道氏和奧韓握完手後,將手移向前方的女性同學。
“我是曉曼。”曉曼伸出右手和其握手,其後以左手推一推旁邊正在抄功課的女性同學。
“我是曉白。”曉白停下手上的工作和氏握手。
“曉曼,曉白。你們是姊妹?”魔道氏問。
“都不像。她那麽黑。”曉曼說。
“你懂什麽。我這些是健康膚色。”曉白回應。
“哦!你手上的是什麽科目?”魔道氏向正準備離開的奧韓問。
“實體理論學。待會你就要上。”奧韓說。


“哇。”
“你叫施sir播片啦。今堂我們都不會聽課的。”曉曼說。
“你們有聽過他講課嗎?”奧韓無奈地離開眼前這個區域。
>>> 
下課鐘聲響起,魔道氏看着課室一個接一個衝出去。
“這個課室的人有那麽討厭這個課室嗎?這個班的人好像很容易相處。”氏挨在椅子想。
氏離開自己的椅子站起來看周圍望去想去找個人聊天。
“剛剛那一堂你聽得懂嗎?”氏坐在奧韓桌子前方的椅子上。
“噢。”
“實體理論這科以後要靠你這個科代。”
“盡力啦。”
“先不要看書,介紹一下這個班的人讓我認識。”
“你自己四處去握手。”
“至少你告訴我這個班有什麽特殊人物。”
“如果你不想被人煩的話,就不要去碰你前方左邊那號人物。”


“那個釣魚王。”
“沒錯。就是他。”
“記住了。班長有那些。”
“有三個。你後方的那個海兒。你沒聽錯。他是男的叫海兒。你現在所坐的位置左方再左方,也是這個班惟一的女生,綺糖。還有那個位置戴着眼鏡的男班長。俊煙。”
“等一下。惟一?”
“之後你就明白。至少我認為她是惟一。”
“好。我慢慢領教。順手講埋其他科目的科代。”
“我怎麽變成你的導遊。”
“因為你看上去易入手。”
“唉。語文是永文。釣魚王左邊那個。英文是你旁邊的菲瑤。之後是數學,最後面那個超高男生旁邊的坤容。物質構成學是米曼。最後還有…”利奧搔了搔頭。
“還有公民。好好記住我就是公民科代。”
“係。一定記住。”氏舉起右手回答。
魔道氏從利奧眼前的椅子離開,並去俊傑前方。
“你好啊。我是魔道氏。請這位班長要多多指教。”
俊煙將眼睛睜到最大看着他並發呆了一會。


“我是俊煙。有不會的地方盡管問我。”俊煙解除了自己的停滯後立刻和他握手。
魔道氏介紹完自己後和在俊煙周遭的人握手。
“這隻手遊我也有玩。加我做朋友吧。”魔道氏接着說。
“你以前是什麽學校的。”俊煙問。
“以前的事就不會提。”
“這麽高等級的。”偉夏看着手機說。
“不算高啦。你有什麽建築?”
“在玩什麽。”坤容回到自己的坐位。
“城市戰争。加我朋友吧。”
“你有這些建築。你是付費的。”偉夏說。
“沒有啊。我之前有一大段的空閒時間,所以我升級升得很快哦。”魔道氏說。
“現在就攻你城。”偉夏說。
“好啊。盡管來吧。”魔道氏說。
氏將注意力從偉夏身上移開。
“數學科代。差點忘記了你。我們握過手先。”


坤容沒有作出多大回應,靜靜伸出手和他握了手。
“好像有些冷場。”氏降低音量說。
“喂。這麽強的。”偉夏說。
“羸了記住告訴我。”氏笑了笑,然後轉向綺糖的方向。
“你好啊。我是魔道氏。請你多多指教。”魔道氏對綺糖伸出手說。

糖和她周圍的人以一個質疑的眼神看着他呆滯一會兒後,糖回復了自己的意識,伸出手和他握手。
魔道氏順着這種情況和她周圍的人也各一握了手。
“你是物質構成學的科代?”魔道氏對着米曼問。
“是啊。不會的地方不要問她。她會教錯你然後你們一起錯的。”施珊半舉雙手攤開手掌對氏說。
“喂啊。”米曼回應。
“是這樣的啦。”舒曼說。
“你叫舒曼。這個班這麽多曼的。”氏托着下巴說。
魔道氏說了這麽一句後,現場頓時冷場。
“你們在說什麽?”


魔道氏看着一個胖大的身軀壓在米婷身上,將現場的冷場解除。
“在說冷笑話。我是魔道氏。”魔道氏向淑形伸出手。
淑形雙手鬆開米曼的背,伸出手和氏握手。
場面又在出現冷場。
這刻魔道氏看到海兒回到坐位,鬆開正在握手的手轉向海兒。
“你好啊。我是魔道氏。”
“哦。”海兒露出一個滑稽的笑容後,伸出手與其握手。
魔道氏隨着下課鐘聲響起,但已和班上所有人握過手。除了一個釣魚王。
魔道氏在回到自己坐位之前,輕輕拍一拍他的背脊。
對方以一個仍未睡醒的表情看着他。
“早晨啊。我是魔道氏。”魔道氏伸出手。
魔道氏眼前這個人伸出手,但在氏眼中這比較像是神經反應並不是以自己的意識控制。
氏沒有多管,快快碰了碰對方的手,然後回到自己的坐位。
老師在氏回位這一刻亦進到課室, “好了。上課。”
<<< 
“累死人了。上課真累。”氏說。
“你學習真的很認真。”氏看着菲瑤手上的筆記說。
菲瑤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你學習真的很認真。”前方的曉曼轉身對着菲瑤露出一個奸詐的笑容並拉高聲線說。
“你看下你。小心留班啊。”菲瑤對着曉曼說。
“我先走了。下午見。”
魔道氏背起自己的背包離開,並跟隨着奧韓的腳步。
氏隨着奧韓來到一間超市裏。
奧韓走到零食貨架前,看了看新出品的糖果後,繼續前進去架子的盡頭並轉向左方另一行的架子。
氏從後追上,但這刻使他驚訝,一直在他眼前的奧韓就在他眼中消息。
“有事嗎?”奧韓從氏的身後出現。
“這麽巧合的。我正要去買飲料解渴。”魔道氏說。
“是嗎?”奧韓說。
“是啊。有什麽要介紹?”魔道氏說。
“罐裝咖啡。”奧韓指着貨架說。
“我想解渴。我真係只是想解渴。”魔道氏擺出一個拒絕的手勢說。
“水啦。”
“都好。”
奧韓拿走了一罐咖啡。
“那我先走了。”韓說。
“好吧。”
魔道氏拿起一罐和奧韓一樣牌子的咖啡。
“奧韓,就這樣?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氏看到奧韓沒有反應後繼續說。
“我知道你的秘密休閒活動。”
奧韓轉過身看着氏。
“那所以啦。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討厭白天工作。還有一點,見好就收。這個無聊的咒印魔法,雖然我不知道你想用來做,但如果你想弄什麽大事出來的話,我會保證我會令你從此討厭在這個世界生存。”
“喂!喂!我可是握有人質在手。這個可是咒印․粉碎。只要我想,我馬上就令任何一個和我握過手的人身上的所有細胞都爆炸。”
“哦。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麽你的魔粒子數異常的多,但如果我無記錯的話,要實行爆炸這一步驟,就必須待在目標附近才可以。原理就像是遙控炸彈一樣,操緃炸彈爆炸的人必須在炸彈的接收信號笵圍內才可以。”
“要說笵圍的話,我可是有一整天時間可以接近他們任何一個人。”
“又要我再說一次。見好就收。你就在這件事還沒有去到很嚴重的地步前消失吧。”
“如果我就是不要?”
“那我就讓你消失。最好不要嘗試。”
奧韓對魔道氏作出警告後,轉身向前走。
“你真的不打算阻止我一下。”
“時間寶貴。”
“喂!”
魔道氏從後方追上去,一手拍在奧韓的膊頭上。
奧韓沒有太過驚訝,反而像是一早已預測到一樣,快速轉身捉着氏的手,並將一隻手錶戴在他手上。
“不用感謝。這是搖控爆炸手錶。”
氏馬上急速後退。
“你用這些裝置也算是魔法師。”
“算啊。反正要論到實踐,我可是相當差。不過反正現在我緊握你的生死大權。”
“好了,我解除魔法就是。”
“你還是轉校算了。”
“這個我不能答應,我來這裏是想調查這座學校,要是我什麽也調查不了,我的上司可是會殺了我。”魔道氏拿出自己的探員示意自己的身份。
“現在的國家探員原來是會在別人身上裝炸彈的恐怖分子。不過這個證件可以是假的。”
“你在說誰?你不也是在我身上裝炸彈嗎?探員?”
“好像是。你還是立刻被我炸死算了。”
“等一下。每一個狩獵探員身上都會刻有鬼影紋章。你可以看一下。要是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電聯我的上司。”
“你電聯吧。”
>>> 
魔道氏和奧韓在學校天台上。
“漢堡包真好吃。”魔道氏大口大口啃着漢堡包。
“我重复一次。咒印․粉碎是你用來耍我的工具。至於這個是你的人。”奧韓對電話另一頭的人說。
“就是這樣。原本想看你東奔西走的樣子,順便利用你來幫助他。但想不到你居然會這樣做。”電話另一頭傳來失望的聲音。
“他這麽優秀還要幫助。”奧韓說。
“對啊。我這麽優秀。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幫助就可以查出這座學校的深層秘密。”
“優秀?聽說你被他裝上了炸彈。簡直有失我面子。”
“老爺子。你沒說過他是這麽恐怖的人。”
“你對每一個人不是應該有警覺嗎?你這樣想怪誰啊。”
“我要先走了。”韓打斷眼前那個拿着手機與手機另一端吵鬧的人。
“你去那裏?”氏問。
“我要回醫療室值班。”
“那你會幫我忙嗎?”
“不會。這是你的任務,不是我的。我不會干涉你的任何事,也請你不要干涉我。不然我就把你炸飛。”
“真冷淡。”
“唉!”
奧韓停下腳步。
“我是說過不會干涉。但你要幫忙的話就開口吧。我會盡量協助。就這些了。我要走了。”
“謝了。不過你是不是應該先解開我手上的炸彈。”
“忘記了。另外不用謝,付我加班費就可以了。”利奧踏進樓梯間。
“老爺子。記住付他加班費。”
“好啊。由你人工裏扣。
“為什麽?”
“因為你讓他發現了你。”
“是你指使我去做的。”
“我沒有叫你讓他發現你。掛線。”
天台由吵吵鬧鬧變為剩下魔道氏一人。
>>> 
“現在要先怎麽做啦。”魔道氏一面排隊等着做隔空取物練習一面想着要怎樣開始進行調查。
魔道氏控制遠方在欄裏的籃球升起向自己靠近,在距離自己有兩三步的距離情況下把球送回遠方的欄裏。
“這些事好基本啊。”魔道氏一邊想一邊去後面排隊。
“好了。自由活動。”
體育課老師說出了一句全班人在體育課最想聽到的一句說話。
“打球。打球。”偉夏拿起籃球說。
“我也要打。”魔道氏走了過去。
“猜拳。剪與包。”偉夏說。
“上吧。”
偉夏一手把球傳了給氏。
魔道氏拿了球後在前方生成一個魔法陣,並大力踏下去。隨後氏以一個無人能及的速度瞬間突破了男藍,良仁,直接進入二分線範圍。
坤容在籃下通過魔法陣使出岩石壁嘗試阻止氏的進攻。
氏用相同的方法在前方生成一個魔法陣並踩下去,其後再兩手拿着球生成一個魔法陣將岩石撞個粉碎,最後直接把球灌進籃框內。
轉換進攻方後,男藍拿着球上前。
俊煙在一瞬之間使出幻․多重分身生成三個虛擬的自己把球搶走,但在下一秒手上的球已落在安尼城手上。
安尼城使出攻․風形斬將球從俊煙手上吹走到自己手上。
魔道氏此刻到安尼城前方。
氏沒有多說話,直接右手開啟一個魔法陣,以一個高速將球搶走,再傳回給俊煙。
俊煙再次使出實․真分身,生成一個真實的自己。
去到二分線時,俊傑使自己的分身在前方向著他蹲下並兩隻手掌合攏。
下一秒,以手掌為踏板,從而使自己跳得更高,好讓自己把球灌進籃框。
“哇,俊煙好型啊。”淑形,曉曼共同對著白說。
曉白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後捉住可怡的手臂並把頭伏在他的臂膀。
奧韓坐在樓梯邊聽着她們的對話邊看着他們的比賽。
“被人抄招的感覺真不好受。通過牛頓第三定律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大力踩落地上,然後將地下給予自己的反作用力,再通過增強術將反作用力增強,從而使自己的速度加快,再加上自己的加速術。這樣的速度對於其他人根本無人能及。”奧韓托著下巴思考着。
“想不到這招意外的好用。”魔道氏心裏想。
在這一刻,藍男在三分線外躲球並通過操縱術操縱球掉落籃框。
重新開球後,偉夏拿到球後立即去到對面籃底下,使出鎮壓法,將防止他的三人對過魔法壓在地上,而自己則跳起將球灌進籃框裏。
“好了。下課。負責收拾的同學收拾好用具。”體育課老師說完就離開了。
偉夏搭上魔道氏。
“你要代我們班打球賽?”偉夏對着氏說。
“好啊。打球要預我一份。”魔道氏說。
“陪我去小賣部買水。”偉夏指着小賣部說。
“好的。我也要買。”
兩人走進小賣部,魔道氏隨即聽到一班女孩在聊八掛。
“聽說了嗎?那塊洗手間的鏡子有怪人走出來了。”
“鏡子。這是玩笑吧。”
“這是真的。昨晚有個目擊者看到這一幕。現在還在醫院。”
魔道氏拿起水渴了一口,嘴角露出笑容。
“想不到買水也會聽到線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