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1. 講述一名買不到樓的香港人租屋住,結果就在第二晚發現......



每棟大廈其實都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傳說,而你又發現了沒有?
          
           這就是我的故事,一段你不應遇到的經歷。
          
           或許,你在晚上會發現一點奇怪的聲音或者事物在你的大廈裡,但請相信我,不要好奇去探索,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好運可以逃出生天。
 
也許當你發覺的時候已經太遲,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但願你能全身而退,完整無缺地出來,否則……
 
那就讓我從頭給你們敘述整件事,但如果你發現故事中的情節跟你遇到的有不約而同的地方時,我建議你立即停止觀看,有些東西真的不知道比知道還好,畢竟世間上的東西有時真的解釋不來。
 


如果你還要執意要看下去的話,那麼,後果自負。
 
這樣的,在幾個月之前……
 
「我們現在租的這個單位的業主過身了,而他的兒子要收回單位賣出去,所以我們要另找一個單位了。」我告訴正在「煲劇」的女友聽。
 
香港出名租金貴,而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同樣遇到這個問題,既然一輩子都買不到樓,那倒不如自己租房子住,因為也沒有其他的選擇。當然也有好友曾經告訴我這樣做其實是一個很笨的做法,因為我們這樣交租,就等同幫業主供樓,但要買一個蚊型單位也要不停工作而且不吃不喝幾十年才能買到,我自問真的沒有這個本事,況且要花盡畢生積儲買一個小小的單位困住自己,然後等死,倒不如租一個單位隨隨便便住一輩子。
 
不過其實我這樣跟女友說,也只不過是業主又再加租,而我也不能承擔,這樣說一來不會讓女友覺得我這個人廢到連這麽小的房子也租不起,二來我真的想咒駡這些無良業主,忽視我們這些小市民權益。我倒是怕女友在街上碰到這個業主,然後嚇得半死。
    


「那好吧,我們有時間再去找屋吧。」女友回答道。
 
*                                         *                                         *
     如是者,我們就逛逛不同的地產公司,嘗試尋找到又方便又便宜的單位,走到「中圓地產」的時候,經紀就走出來,跟我們介紹這區的單位。
 
     「這個單位業主急於放租,實用面積大約四百尺,月租六千,可以立即簽兩年約。」經紀。
 
     「這個真的便宜到不能再便宜,錯過了恐怕也再沒這麽便宜的單位。」女友在我耳邊道。
 
     「這麽便宜會不會有問題?」我立即提出疑問。


    
     「沒問題的,現在就可以去看看,不知兩位有沒有時間?」經紀問道。
 
     就這樣我們就去了那個單位參觀,看過後也沒什麽問題,而且可以立即簽約,畢竟這種單位也挺搶手的。
    
     「這個單位條件這麽好,會不會死過人,或者鬧鬼?」我在女朋友耳邊悄悄說。
 
     「死過人也沒辦法啊!沒地方住的話就是我們死了,況且我也喜歡熱鬧啊,有鬼陪住也好啊。」女友這種生物,腦溝造果真有點問題,看看到時誰說怕鬼。
 
     業主臨時要加租,我們也不夠時間去找屋,現在也只好先住著,畢竟我一進來,就覺得有點昏暗不適。
 
     我們很快就簽了約,並且收拾好東西搬進去,由於我們一向都是租屋住,電器等等都是業主提供或者上一手留下,所以也沒有太多東西要收拾。
 
     到了正式入夥當天,我們拖了行李箱等乘電梯的時候,管理員走了出來帶著滄桑跟我們說:「夜晚就不要出來了,不然就麻煩了。」
 


     到底有什麽麻煩?電梯有問題?夜晚多陌生人?正當我和女友對望一下,表示疑惑的時候,那年老的管理員則以驚人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發呆。
    
     除了這個老管理員之外,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在搬屋的途中,極少會看見租客在這棟大廈出現,就算有也會以驚訝和避開的目光對待我們。
 
真邪門!
 
到底這棟大廈有什麽問題?
 
雖然我向來也不太怕怪事,但看到這點我也不禁不寒而慄。
 
整個下午雖然都是在新家裏佈置好東西,還有測試各種電器有沒有問題,如果有的話就得跟業主說,卻不見得有什麽問題。
 
到了晚上十二點鐘,正當我們看完電視準備上牀睡覺時,上面傳出陣陣怪響,而且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噓……殊……」就像一股股冷鋒滑過地面似的。


 
「乒……嗡……」又像一把把鋒利的刀刮在地上。
 
此時,正當我們想下去找管理員的時候,我們記得他說過夜晚別出門的警告,那麽就先忍它一忍,明早在下去投訴。
 
「咚!咚……」我們都給突然這一下嚇得幾乎叫了出來,就如一顆沉重的波子突然跌到地上,然後在地上不停反彈。
 
「砰……砰……」就似一個龐大的物件撞到牆壁而發出的撞擊聲。
 
一股恐懼感從心底裏湧出來,但好奇心驅使我要看出去,而剛才的聲音正正就是從走廊發出。
 
我慢慢走向門口,然後伸出頭在門上的孔看出去,然而,一陣陣寒風在我背上掠過。
 
走廊的昏暗光管不停閃著,但可以清晰看見一個類似人類的物體,在走廊繞著,但它身上卻全是腐爛的肉,面目都只是一團爛肉,卻見不到有任何衣服。
 


但最令我驚訝的不是這個,而是他的頭不停晃著,甚至以常人都做不到旋轉著,露出尖銳的牙齒,而它整個身體都以大幅度發抖著,並且以奇怪地步法撞向四面牆壁,有時更伸出猶如長了爪的雙手亂對著空氣揮。
 
我大吃了一驚,完全不相信自己眼中所看見的事物,因爲完全不合乎現實,如果被他發現的話,恐怕……
 
後果不敢想像!
 
我嘗試説服自己是自己的幻覺,因爲這個根本不可能發生,但恐懼感已經充斥住整個大腦,我完全不能冷靜思考,也沒法接受我眼見的物體。
 
「有什麽事?」女友問道。
 
「沒……事」我一邊顫抖一邊說。
 
「那就快睡吧!」看來女友還沒懷疑。
 
剛才驚心動魄的畫面還在我腦中不停環繞著,直到大約四五點,我才模模糊糊睡著了。


 
*                    *                    *
 
翌日。
 
正當我準備上班,在等電梯的時候,隔壁的門口打開了,走出一位大約四五十嵗的中年男人,可能他可以解答我的疑問,因爲他也住了一段時間,相信也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我是新搬來的,請問你知不知道昨晚的怪聲是從哪兒傳出來的?」我。
 
「沒聽到。」他答道。
 
我繼續追問:「但明明—」他邊搖頭邊打斷我說:「不清楚。」
 
「那你知不知道爲什麽樓下的管理員說夜晚不可以出來?」我還是繼續發問。
 
他還是以低沉的聲音回答我:「不知道。」
 
我總是覺得他有點東西瞞住我,那麽既然他不想說,那我也沒意思繼續問下去。
 
臨出升降機門之前,他突然轉過身跟我道:「不過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好—自—爲—之。」
 
我的腦海中登時出現無數個問號,究竟他指的是什麽?
 
     下班回來後,我看見走廊尾那個單位今天搬入,不過也沒有太過去留意,因爲搬屋也沒有什麽特別。
 
     十二點。
    
     一個令人提心吊膽的時間。
 
     00:01
 
     「砰!」怪聲再一次出現。
 
     接二連三的怪聲不停發出,叫人毛骨悚然,我提起勇氣,走到門前的孔望出去,那只不知名物體同樣出現在走廊中,雖然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仍然是被它嚇了一跳。
 
     「喀嚓—喀嚓—」就如骨頭崩斷一樣,它的頭仍是以驚人的角度旋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走廊尾那個單位的門開了,相信他是聽到這些怪聲然後出來,因爲此時一個三十來歲的人慢慢伸出頭來,嘗試看一下走廊發生什麽事。
 
     當他轉個頭來,看見那個「怪物」神情馬上變得很驚慌,顯得手足無措,那只「怪物」一看見他,立即跌跌碰碰地慢慢走了過去,似是要把他吃了一樣。
 
那個男人全身不停的發抖,而那個怪物則繼續走過去,不知要對他做什麽。女友見我看得這麽投入便一手推開我,把眼移到那個孔裏,我這時正想阻止她,但是我還沒站穩,她已經把頭貼到門上。
 
     「呀!!!!!」她一看見這個畫面立即瘋狂的尖叫。
 
     「啊!!!!!」這個時候正傳來那男人歇斯底里的大叫聲。
 
     痛苦的聲音不斷傳出,我戰戰兢兢把眼移到孔裏看出去,只見那個「怪物」正在用雙爪把那男人切開,簡單來説,就是分屍。鮮血不斷噴出來,只見整個走廊都充滿了那個男人的鮮血。
 
     鮮血在地上緩慢的流動,還有逐漸變弱但仍然足以令人生不如死的叫聲,看到這個畫面,我終於忍不住,把整天吃過的都通通嘔了出來。想不到女友竟然說:「不如我們出去救他!」
 
     「你傻了嗎?他已經死了,沒救了!」我還是以虛弱而無力的語氣警告她。
    
     「但我們也不能見死不救啊,始終那個東西要殺我們的話,我們躲在這裡還是沒用的。」她道。
 
     「你明白嗎?我們現在出去就必死無疑,而且死得非—常—痛—苦。」我。
 
     「是你怕死吧?你不敢去,我去!」她。
 
     無藥可救!
 
     整個世界的人都瘋了嗎?
 
     她推開我馬上開門走出去。等等!她從來沒有如此失常過,但現在如此瘋掉,莫非……
 
     她一開到門就如離絃之箭,一下子跑了出去,那只怪物轉過頭來,露出滿是鮮血的笑容,雖然我這個時候只想再吐一遍,但也不能不理她這樣步入死門關,因此務必要攔截下她,不然就會像那個男人一樣……
 
     突然間,旁邊一個中年大叔衝了出來,把她撲倒,隨著光暗不定的燈光,只見得兩個身影背後有一個黑影跟著來,那個中年大叔一邊扶著她一邊向我喊道:「還不快進去!」
 
     我回過神來,立即跑回屋子裏,一邊托著門,準備好關門。眨眼間,那個中年大叔已經扶著女友進回屋裏,我馬上關好門,明亮的燈光映射在那個中年大叔臉上,原來他是今早跟我等電梯的那個大叔,問道:「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麽事嗎?」
    
「事到如今也不能不告訴你了,你信就信,不信也罷了。其實這棟大廈百多年前是一個邪教祭壇,一直養著大大小小的亡靈,後來所有教徒以及教主都被人們抓了,並且被人綁住火燒,但是教主臨死之前對這個地方下了詛咒,而最大的亡靈結合了其他亡靈的力量並且眾教徒的怨力,成爲了你剛才所見的那個怪物」他一邊說一邊喘氣:「它每天晚上都會出來尋找人類來吸收陽氣,其實剛才那個人我們都看到了,只是不救而已,我們倒不是見死不救,只是如果插手的話,只會死得更慘,更加痛苦,所以我們都已經慣了。」
 
     「你們搬走不就行了嗎?」我。
 
     「要是行的話,我們早就搬走了吧。因爲每個住在這裡的人都受了詛咒,我們發現搬走的人都會接二連三的死掉,那還有誰敢搬走啊?」他答道。
 
     「那麽它不會破門進來的嗎?」我問。
 
     「不會,因爲我們每家門口都有地主牌,是足夠抵擋它的。」他回答。
 
     當我看去女友的時候,看見她慢慢站了起來,神色木然,我叫了她一聲也沒反應,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她慢慢向前走,我擋在她的前方,沒想到她忽然間力量無比,竟然一手推跌我,她迅速打開門並且走了出去。
 
     正當我想站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好像被一些東西纏住了,我回頭一看,那個大叔竟然伸手緊緊地抱住了我。
 
     「你在做什麽!」我馬上大喝一聲。
 
     「它已經看上了她,阻止它的話我們只會死得更加恐怖。」他帶著一聲邪笑說著。
 
     「哈哈……沒有人可以阻止它!」他的邪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我提起手肘,大力撞向那個大叔身上,並且成功擺脫他的魔爪,眼見只差一步就可以走出門口時,我突然乏力跪在地上。擧頭看見她走到那怪物面前,那個怪物高高舉起右手,手停留在空中準備俯衝下去。
 
     我發覺眼前的事物突然翻天覆地,不是因爲地面的震動,而是因爲頭部不自覺地不停晃動,這種晃動非常熟悉,不記得在哪裏見過,而躺在地上的我也不能控制地抽搐。
 
就快在眼前一黑之前,那個中年男人笑道:「嘻嘻……忘記跟你說了,其實它還會找替身裝成人類……」
 
但我連説話的能力也沒有,就在我失去意識之前,他站了起來大喊:「我教萬歲!恭迎教主降臨!」
 
待續或完?
 
     也許,這只是個開端。
 
     每一棟大廈都有一個神秘的故事,只是你還沒發現而已。
 
     不然,這個世界爲何這麽多失蹤的人口。
 
     你,還敢夜晚出門嗎?
 
     喀嚓!喀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