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酷熱警告下尋找靈異偵探社


超熱啊!
駛唔駛咁熱呀?費俊楠心裏說。


時間是中午12時。
這天早上,費俊楠上綱看新聞,知道天文台發出了酷熱警告。果然,來到中午,毒辣的太陽掛在萬里無雲的天空上,根據手機所顯示此刻的戶外溫度是34度! 
費俊楠的額頭滿是汗珠,白色短袖襯衫的胸前和背後都被汗水弄濕了一大片。他從衫袋裏拿出一包tempo紙巾,抽出一張,擦去額上的汗珠。
看看四周,沒有垃圾桶。他又不想把擦過汗濕淋淋的紙巾放在衣袋或褲袋裏。於是‥‥‥他做了一件不公德的事,把擦過汗的紙巾掉在地上!
其實,不是沒有垃圾桶。他沿路來時,曾看到一個垃圾桶。但這個垃圾桶現在距離他至少5分鐘路程,要他在這個酷熱警告的天氣下,走回去掉這張紙巾,他做不到。
做完不道德的事後,費俊楠從長褲的前袋裏拿出手機,查看地圖。
他確定自己沒有走錯路後,便繼續向前走。
費俊楠所走的路,是一條很寬闊的沙石路,有很多大型的車輛在這條路上行駛。
這時,一輛黃色的巨型運泥車迎面而來。
運泥車六個巨型的車輪磨擦路上的沙石,發出“沙!‥‥‥沙!‥‥‥沙!‥‥‥”的聲音和揚起了沙塵。


運泥車在費俊楠身邊疾駛而過,揚起的沙塵向他飄過去,他立時用手掩住鼻口。
這是甚麼鬼地方啊!早知道是這樣沙塵滾滾的話,就載著口罩來了。
不,口罩也沒用,至少要戴防毒面具!
偵探社怎會開設在這種沙塵滾滾的鬼地方的呢?真係難以理解。俊楠心裏說。
費俊楠是根據報紙裏偵探社廣告裏的地址而來的,他再一次確認自己沒走錯路後,便續繼向前行。
又走了一段路,其間又有一輛三排車輪的巨型運泥車和一個貨櫃車在他的身邊經過‥‥‥
“沙!‥‥‥沙!‥‥‥沙!‥‥‥”
他又硬食了兩次沙塵暴!
繼續向前走,終於,風塵僕僕的他看到了那個露天停車場。
偵探社的廣告註明,偵探社在露天停車場的旁邊。


停車場不算大,呈長方型,用鐵絲網圍起來。入口處有一個白色的收費亭。俊楠看到裏面坐在一個正在看報紙的肥胖中年女人。
他找到了這個露天停車場,然而,露天停車場的旁邊,沒有甚麼建築物,只有兩個疊在一起的40呎長的舊貨櫃。
而再過一邊,是一間鐵皮屋,一輛運泥車停在屋前,一個穿著紅衫黑長褲的中年男人拿著油管,替運泥車入油。
俊楠雖然這幾年在澳洲生活,也知道這是一個俗稱‘鬼油站’的非法加油站。
只有舊貨櫃和非法加油站,就是沒有偵探社!搞甚麼鬼啊?
算了,既然來到,就再找一下吧。
於是,他向停車場走過去。
來到收費站,他向肥女人問道︰“請問呢度係唔係有一間‘靈異偵探社’?”
“你最近撞鬼呀?”肥女人看也沒看俊楠,目光依然投在手裏的都市日報。
“係!我最近撞鬼!” 費俊楠說。
“係撞鬼至好去‘靈異偵探社’,唔係撞鬼唔好去呀!” 肥女人說。
費俊楠覺得這個肥女人好多Q事!但他正在問路,有求於她,只好禮貌的說︰“我最近真係撞鬼!”
“果邊?”肥女人抬起手,指了一下她的右邊。
俊楠望向中年女人所指的地方,正是那兩個疊起的破舊大貨櫃。
“唔該!”說完,俊楠離開收費亭,向那兩個疊起的貨櫃走過去。


兩個貨櫃都有一道門,下面那個貨櫃,門在左邊。
上面那個貨櫃的門在右邊,有一條鐵梯由地面連接上去。
下面貨櫃的門旁掛著一個膠牌,白底藍字的寫著‘雄記運輸公司’。上面貨櫃的門旁沒有牌子。
俊楠嘆了一口氣,怎麼搞的?
想了一下,唔通那間‘靈異偵探社’在兩個貨櫃的後面!
一定係!
於是他繞過貨櫃,去在後面。
然而,在貨櫃的後面,只是一片爛草地!
他離開爛草地,又回到貨櫃前。看了一下後,他向露天停車場的收費亭走過去。
“唔好意思,那間‘靈異偵探社’真的係果邊嗎?我剛才走過去,搵唔到?”俊楠說。
這時,胖女已經看完免費報紙,正在吃甜筒。
“上面果個貨櫃咪係‘靈異偵探社’囉?”,嘴巴沾了奶油的肥女人不耐煩的說。
問下啫,洗唔洗咁惡呀!俊楠心裏這樣說,口裏卻說︰“啊!原來係上面果個貨櫃就係‘靈異偵探社’,唔該哂!”俊楠躬身道謝後,再次向貨櫃走過去。
他在想,過去有沒有人因為吃甜筒而啃死的呢?好像沒有,吃豆腐花啃死的他就聽過。
通往上面貨櫃的那條鐵梯,看得出以前是油上綠色漆油的,現在油漆好多已經剝落,銹積斑斑。


俊楠踏上這條鐵梯,拾級而上。
除了銹亦班班外,俊楠還發覺鐵梯腐蝕嚴重,他有點腳軟,害怕鐵梯會倒塌!
他膽戰心驚的一步一步向上走,終於來在上面的貨櫃。
俊楠舒了一口氣後,望向貨櫃的門。如果這裏是‘靈異偵探社’的話,點解無偵探社的招牌呢?
那個肥女人會不會老點我呢?
不由得望向那個露天停車場,肥女人己經吃完雪筒,正在低頭玩手機。
我跟這個肥女人無怨無仇,今天才見面,估計不會害我吧!俊楠心裏說。
把目光收回,俊楠望向門旁白色的門鈴掣,他抬起手,按下門鈴。
隱約聽到“叮噹!”的鈴聲。
過了十多秒,沒有反應。
俊楠抬起手,正想再按時,“咔!”一聲,油上黃色漆油的門被裏面的人打開。
門只開了一條縫,露出一張少女的臉。
少女五官清秀,一雙眼睛很大,一頭長髮濕漉漉的。
“請問搵邊位?”少女問。
“呢度係唔係‘靈異偵探社’?”俊楠問。


“係呀!”少女說︰“你沒看到偵探社的招牌嗎?”
“招牌?‥‥‥”俊楠左看右看,然後說︰“無呀?無招牌呀!”
“啊!肯定又被偷了!”少女一臉怒氣。
“是了,我想找‘靈異偵探社’的社長。”俊楠說。
“請你等一陣!”說完,少女“啪!”的一聲關上門。
然而,不到一秒,門又再被打開,少女清秀的臉子再次出現。
“麻煩你等十分鐘。”說完,門又再“啪!”的一聲關上。
十分鐘!
俊楠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他新買的跳字手錶,剛好是12時22分00秒。
無所事事的俊楠,站在鐵梯欄杆前遠望四周。他的左邊是那個露天停車場,右邊是鬼油站,前面是一條通往大馬路的沙石路。
他好都唔明白,點解要把偵探社開設在這種地方?
過了一會兒,他再次抬起手腕看手錶,12時31分56秒。
57秒‥‥‥58秒‥‥‥59秒‥‥‥60秒!
當跳字手錶跳到12時32分00秒時,“啪!”的一聲,門打開了。
咁準時!話10分鐘就10分鐘!俊楠心裏說。


“入嚟呀!”少女說。這次門完全打開。
“啊!唔該!”俊楠躬身點頭,然後走進貨櫃。
貨櫃裏開了空調,一走進去,俊楠立即感到涼快。
這個少女,看她的年紀,大約十八、九歲。但她身穿灰色連身裙,裙腳下,露出一雙穿了黑色絲襪的美腿。黑色高筒皮靴。一副中環OL的打扮。
俊楠懷疑剛才少女正在沖涼,剛沖好,聽到門鈴聲。她用浴巾裹著身體出來開門。因為身上只包著浴巾,所以她只是微微的把門打開一條縫,然後探頭出來跟自己說話。
她叫我等10分鐘,然後用這10分鐘時間,穿上衣服,然後開門給我。
俊楠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少女披在肩上濕透的長髮,散發著洗頭水香味,而她的身上,有沐浴露的香氣。
“請坐!”少女臉上露出可愛的笑容,指著近門口的一張沙發說。
這是一張灰色的長沙發,沙發椅背貼著貨櫃的牆壁。
貨櫃的牆壁應該是鐵。但這個貨櫃經過裝修,建了牆壁。
不但建了牆壁,也建了地板。地板是淺啡的柚木地板。
沙發前面放著一張木造的茶几。而沙發對面的放了一個白色的電視組合櫃,櫃裏有一部應該是40吋的液體電視機。旁邊是一個半個人高的雪櫃。
沙發過去,放了一張長形的餐桌。旁邊有三張餐椅。餐桌面放了一個白色的碗櫃和一個打邊爐用的煤氣爐,爐上放了一個煲,煲裏放了些東西。
另一邊,即是餐桌的對面放了一組寫字枱,寫字枱面有一部白色的電腦。
寫字枱後面是一張白色的轉椅。
再後面是一道牆壁,有一道門,門關著。
想到少女剛才是在沖涼,這道牆後面很大機會是一個浴室。
由貨櫃改成的屋,是可以裝浴室和廁所的。除了浴室和廁所,或許還有一間睡房。俊楠心裏想。
俊楠坐在灰色沙發上時,少女站在餐桌前,扭開煤氣爐。
“縫!”一聲,煤氣爐噴出火焰。於是,煤爐上的煲被藍紅色的火焰燒著。
“這間偵探社有很多社長的嗎?”俊楠問。
少女望向俊楠,一臉疑惑。“不是呀!”
“報紙裏的廣告說,如有甚麼靈異事件,想委托偵探社調查,請找第五社長。”俊楠說︰“這樣的話,這間偵探社至少有5位社長了。”
“啊!原來是這樣。”少女向沙發走過去,坐在俊楠身邊,說︰“你誤會了!這間偵探社只有一位社長。”
“一位社長?”俊楠呼吸時,把少女身上散發的沐浴露香氣也吸進鼻子裏。
真香!
可能是很名貴的沐浴露。
“‘第五’是這位社長的姓,所以叫‘第五社長’,而不是有五位社長。”少女說。
“啊!原來是這樣。”俊楠說︰“那我想找第五社長。”
“我就是!”少女說︰“我叫第五小嵐!請多多指教!”
少女微微側過身,向俊楠躬身,說出日劇裏人物經說的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