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巴巴多斯島上會自己移動的棺材

“我自已是不相信墳墓會移動,但事實上又真的是移動了!”俊楠說。
“會移動的墳墓!‥‥‥真有趣!”女社長看著螢光幕說。
她的眉頭輕輕的皺起,臉貼近著螢光幕。
這時,女社長的頭髮乾了。俊楠留意到她的髮型很特別,向右邊彎曲垂下的髮絲把她的右眼遮住了。
“我未聽過會移動的墳墓,而會移動的棺材我知道曾經發生過。”女社長說。
“會移動的棺材?” 俊楠說︰“是真的?”
“是真的!”女社長說︰“事件發生於有一個名叫‘巴貝多’的小島上!這個小島上有一個蔡斯家族的墓穴‥‥‥”
“等一下,‘巴貝多’島係邊度架?未聽過。”俊楠問。


“‘巴貝多’島位於大西洋中部的西印度群島中。”女社長答道。
“啊!西印度群島。”俊楠說。
“事件發生於19世紀。”小嵐女社長說︰“蔡斯家族墓穴是由珊瑚石砌成的,並用一塊沉重的大理石板封住。墓穴長 4米,寬2米,墓頂呈拱形。是一個結構很堅固的墓穴。
1807年,蔡斯家族第一個死去的家族成員戈達德夫人安葬在墓穴裏。
一年之後,一個只有2歲叫瑪麗的女孩也被安葬在這裡。
1812年,瑪麗的姐姐桃莉絲死了,同樣她的棺材被抬進墓穴。
於是,家族墓穴裏放了3副棺材。
同年年底,莊園主湯瑪斯先生死了。
按照當時巴貝多習俗,富有的人通常使用笨重的鉛封結構的棺材,這種棺材需要6到8個男人才能移動。而湯瑪斯先生的棺材更是沉重,至少要十幾個男人才可以移動。
到這時,這個墓穴十分正常。3副棺材整齊的排放在墓穴裏。連同湯瑪斯先生的棺材,墓穴裏整齊的放著4副棺材。


4年以後,發生了第一次棺材移動事件!”
聽到這裏,俊楠揚起眉頭。
女社長繼續說︰“那是1816年,一個11個月大的男孩死後被葬入這個陵墓。
當墓穴唯一的入口,那塊沉重的大理石墓門被打開時,送葬的人看到墓穴裏的4副棺材全部移動了位置!
瑪麗和桃莉絲的棺材原本橫放在墓穴內,現在都翻轉了,棺材底朝向上和被推到牆角落去。
戈達德夫人的棺材被翻轉了90度,棺材蓋對著牆壁。
湯瑪斯先生的鉛封棺材也已經離開它原來的位置好幾米遠,並且翻轉了90度。
送葬的人不知道這4副棺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墓穴入口在被打開前完好無損,絲毫沒有受破壞的痕跡。
發生了這件事後,人們將墓穴裏的棺材重新擺好,並且加強了陵墓的守衛,期望這種令人不安的事不要再發生。這時,加入11個月大的男孩的棺材,墓穴裏一共有5副棺材。


六個星期後,蔡斯家族的另一個成員死了。他的棺材要被送到家族陵墓中。
大理石墓門打開後,送棺材的人看到墓穴裏的棺材又一次移動了!
陵墓裏的5副棺材又離奇的移動了位置!
戈達德夫人的木棺更加變成了碎木條。
蔡斯家族的人將墓室徹底搜查了一遍。所有的牆和地面都沒有裂縫的跡象,更沒有暗道。
有人猜測可能是地下水衝擊,但是墓室中的每一處看起來都相當乾燥。
於是,墓穴裏的棺材為何會移動成了一個解不開的謎。
第三次移動棺材發生在1819年,蔡斯家庭又有成員去世,墓穴再次為這位死去的成員打開。
這次葬禮聚集了很多興奮而好奇的人來觀看。除了戈達德夫人碎成木條的棺材仍像三年前那樣斜靠在牆邊外,其餘的棺材又一次被移動得凌亂不堪。
所有的棺材和墓室又被徹查一遍,仍然沒有任何線索。那些棺材又被放回原位。
這次人們在地面上灑上一層厚厚的白色沙子,以便能留下什麼東西的腳印或痕跡。沉重的墓門又被水泥封死,而且在水泥上加蓋了封印。
蔡斯家族對自己家族墓穴裏的棺材神秘移位一方面感到不安,另一方面也感到好奇。
他們等不及下次葬禮。1820年,經過討論後決定,為了解開棺材移動之謎,他們不再等待下一位家庭成員去世,立刻再次打開墓穴。
消息很快傳開,地方長官和一些尊貴的客人也來觀看。
墓穴的封印沒有被動過。水泥被敲開後,大理石墓門仍然難以移動。


然而,墓穴裏的棺材,又一次移動了。
除了戈達德夫人的碎木棺材沒有移動外,其他的棺材再次移動。
湯瑪斯先生的鉛封棺材移動得最厲害。原本棺材是放在墓穴中間的,卻變成以一個很陡的角度頂在了大理石門。
可是沙子上沒有絲毫棺材拖動的跡象,也沒有入侵者的腳印、地下水的痕跡。
陵墓每一個部分都像剛建造時一樣堅固,沒有裂痕和石頭的鬆動。
人們完全迷惑了,還有一部分人害怕起來。認為是幽靈鬼怪所為。
蔡斯家族的成員決定,把陵墓中所有的棺材抬出來,再分別厚葬在別處。
於是,蔡斯家族這個神秘墓穴變成一個空墓,一副棺材也沒有。”
女社長一口氣把移動棺材事件簿說完後,俊楠用佩服的目光投向她。
“小嵐社長超厲害啊!憑記憶說出了整個移動棺材的事件!”俊楠說。
“我的記性一向很好。”女社長說完,站起身,說︰“好了,我接受費先生你的委托,調查你祖父墳墓移動的事件。”
“多謝!”俊楠說︰“咁,社長打算怎樣調查?”
“先作實地調查,即是去費先生的祖父墳墓看一看。”女社長說。
“好呀!” 俊楠說︰“咁幾時去呀?”
小嵐女社長望向俊楠,說︰“還要等甚麼時候,當然是現在去?”


“現在?” 俊楠說。
“是!”女社長說完,再把手袋掛在肩頭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