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淒淒孤墳

的士駛經青山公路再駛入錦田公路,最後去到八鄉上輋村。
俊楠付了車費,然後兩人下了的士。
由俊楠帶路,走了一段小路,再上斜坡,又走了一段山路,足足走了三十分鐘,才來到俊楠祖父的墳墓。
走那段斜坡時,因為女社長穿著高跟鞋,所以俊楠握著她的手,拉著她上斜坡。
走完那段斜坡後,俊楠才放開女社長的手。
女社長的手又溫暖又柔軟,俊楠捨不得放手。
俊楠祖父的墳墓沒甚麼特別,就是常見的中式墳墓,石屎建造,呈半圓形。
墳墓旁邊沒有雜草,墓碑上的紅字清楚可見,證明了俊楠的一家人,的確是每年都回來拜祭,替墓碑重新油漆和清除墳墓旁邊的雜草。


“我祖父20歲時跟祖母結婚,祖母姓簡,是八鄉一戶姓簡的大戶人家的女兒。他是入贅的,生了一個兒子,就是我的父親。雖然是入贅,但生了的兒子沒有跟母親姓簡。父親依然姓費。父親大學畢業後在中環工作。所以他離開了八鄉,搬到市區居住。後來結婚,生了家姐和我。五年前,我父親退休,我們一家人移民澳洲。移民澳洲後,我在澳洲讀中學,再讀大學,還有一年便畢業。”站在祖父的墳前,俊楠簡單的說出他的家庭狀況。
女社長一邊聽一邊點頭。
然後她察看墳墓。
俊楠看到女社長察看墳墓的動作很奇怪。她左手遮住左眼,然後右手把彎曲垂下遮著她右眼的髮絲向上捋,她只用右眼察看墳墓。
察看完,放下雙手,彎曲下垂的髮絲再次遮她的右眼。
“女社長,妳的右眼‥‥‥” 俊楠問。
“沒甚麼!” 女社長說
俊楠覺得女社長的右眼一定有些甚麼特別之處,想問一下,但她似乎不想說。
女社長從手提袋裏拿出手機拍攝。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墳墓,看不出有甚麼特別。”拍完照後,女社長說。


“係呀!無乜嘢特別。”俊楠同意的說。
“墳墓沒有特別,會不會是這個下葬的地方有問題呢?”女社長說。
“有乜嘢問題呢?”俊楠說。
“剛才來的時候,一路上,我看到了六、七個墳墓。上了斜坡後,便再看不到墳墓,來到這裏,就孤伶伶的只有你祖父一個墳墓。”女社長說︰“風水的尋龍點穴我也學過一點點,也看不出這裏是甚麼好風水的地方。費先生,你知道為何要把你的祖父葬在這樣偏僻的山頭嗎?”
“不知道!”俊楠說︰“或者我問一問我爸爸。”
“好的,那就拜託費先生問一下閣下的父親。” 女社長說。
接著,女社長把食指抵著下巴,眼睛翻向上,像在想甚麼似的。想了一會兒,她喃喃的說︰“不明白!‥‥‥算!不要想這個問題。”
“乜嘢問題呀?”俊楠問。
“沒甚麼!” 女社長輕輕的搖頭。
這個令人想到,不是沒甚麼,而是女社長不肯說而已。


跟著,女社長把視線投向那棵樹。不是很高的樹,大約7呎,比一個人高一點。枝葉茂盛。
“費先生,麻煩你幫一幫我。”女社長從手提袋裏拿出一把卷尺,一疊A4紙和一盒釘子。
俊楠知道女社長想做甚麼,於是說︰“好的!”
女社長在俊楠的幫忙下,量度著樹跟墳墓的距離。
又根據俊楠提供的資料,做了墳墓移動的記號。
俊楠說,墳墓的移動,不是平均的。就現在所知道的,有7年是移動了5呎,有一年沒有移動過,有一年則只移動了2呎。
女社長在距進15呎處,用釘子釘上一張A4紙,紙上寫著2006年
在距離20呎處又釘上一張A4紙,寫著2007年。
接著︰
25呎2008年
25呎2009年
30呎2010年
32呎2011年
37呎2012年
42呎2013年


47呎2014年
女社長穿的裙窄而短,蹲下來打釘子時,裙腳扯高,露出穿了黑絲襪的大腿。
完成後,女社長站起身,再次用食指抵著下巴,望著自己所做的記號沉思。
俊楠靜靜的站在她身邊,不打擾她。
沉思了一會兒,女社長走到大樹,然後沿著自己所做的記號,一步一步的向墳墓走過去。
亦即是沿著墳墓移動的路線走。
走到墳前,女社長向墳墓的右邊望。
“從這裏向右邊走,是甚麼地方?”女社長問。
“不知道,我從來未去過。”俊楠說。
“我們走一次,看看是甚麼地方?”女社長說。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