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網查資料

他們坐的士回去。的士直接去到兩個疊起的貨櫃前停下。
俊楠知道了,下次來時,懂得叫司機直接駛進來,那就不用走這條沙塵滾滾的爛路了。
時間是下午4時45分,將近5點。
俊楠付的士錢時,女社長下了的士。她按動手機,搖控把偵探社的空調打開。
俊楠下車後,兩人沿銹蝕的鐵梯登上‘靈異偵探社’。
打開由貨櫃改裝而成的偵探社的門,一走進去,俊楠便感到涼快。
女社長把手提袋放在辦公桌後面的文件櫃頂。


“費先生,麻煩你幫我做一件事,開啟電腦,查一下這十年來,香港的平均氣溫和雨水。”女社長一邊說一邊脫下外套。
“上網查資料這個無問題,如果是要我用電腦幫妳做其他事的話,那我就幫不到妳了。”俊楠說︰“因為我基本是個電腦盲!不太會使用電腦,最多只識得上網查資料。”
“是嗎?‥‥‥不會吧?”女社長把脫下來的外套披在辦公桌後的扶手轉椅背上。
“是的,由少到大,我都不喜歡電腦,不想去學。雖然知道這是個科技的世界,不懂電腦是不成,但我真的不想去學。所以我只懂得電腦的基本操作。考試電腦科剛合格。”俊楠說。
女社長向雪櫃走過去,蹲下身,一邊打開雪櫃門一邊說︰“那你讀書不需要用電腦的嗎?”
“不需要,我是讀哲學系的。”俊楠說話時,望著女社長蹲下身的背影。而女社長的視線,則投在雪櫃裏的火煱食材。
她把放滿火煱食材的不銹鋼盆拿出來。站起身,“啪!”一聲關了雪櫃門。
“原來是這樣!”女社長點點頭,臉上露上明白了的表情。她把放滿火煱食材的鋼盆放在長方形桌子上,然後開啟桌面上的煤氣爐。
藍紅色的火焰燃燒放著麻辣湯底的火鍋底部。
“妳的電腦有密碼嗎?”俊楠向放著電腦的辦公桌走過去。


“沒有!”女社長轉身走到用木板隔成的房間門前。她握著房門門把說。
“啊!好的!”
女社長打開門,走進去。
俊楠坐在辦公桌後的扶手轉椅上,開啟電腦。
女社長整套電腦都是白色的,白色主機、白色螢光幕、白色鍵盤和白色滑鼠。
螢光幕旁邊有一隻毛公仔。
電腦很快便啟動了。
看到電腦桌面,俊楠“哈!哈!”的笑了出來。
電腦桌面背景是一位眼睛大大的卡通美女和一隻懶洋洋的貓。
而這個美少女很像女社長。


俊楠握著白色的滑鼠,操控著女社長的電腦。
但他不是上網查資料,而是找尋女社長儲存在電腦裏的資料!
他估計,女社長進入房間,是沖涼。
果然,他隱約聽到淋浴的水聲。她應該沒這麼快出來。
他未得女社長的允許,逐一打開每一個文件夾,偷看裏面的東西。
女社長的電腦裏,有許多文件夾,大多數是關於世界各地的靈異事件資料。証明了她對靈異事件十分有興趣。
他逐個文件夾打開來看。他發現有一個文件夾,有許多女社長的照片。
有一張大概是女社長15、6歲時拍的。
哈!哈!原來女社長15、6歲時戴住近視眼鏡超可愛啊!
又有一張年紀大一些的,可能是17、8歲。
照片裏的女社長明顯稚氣消失了,美少女一名!
 
 

俊楠拿出自己的USB鎖匙扣,把32GB容量的USB插進電腦裏,把女社長文件夾裏的所有照片下載到自己的USB裏。


下載時,俊楠聞到香氣,桌子上的麻辣火煱開始滾起來。
他望了一下,應該不會滾瀉的,所以他沒有理會。
下載完畢,淋浴的水聲停止了,女社長快要出來!
俊楠拔出USB鎖匙扣,剛把鎖匙扣塞回自己的褲袋裏。房間打開。
女社長走出來時,俊楠開始上網。
“搵到了沒有?”女社長一邊說,一邊走向桌子,把煤氣爐的火關細。
女社長又洗了一次頭,頭髮濕濕的。
雖然依然穿著連身裙,但女社長沒再穿黑色絲襪,露出一雙雪白的大腿。
她脫掉高跟皮靴,穿著一對白色的拖鞋。
“搵緊!”俊楠一邊說,一邊敲打白色的鍵盤‥‥‥
“搵咗咁耐,仲未搵到咩?” 女社長。
“我都話咗,我唔係好識用電腦嘛!” 俊楠說。
這時,他上了天文台的網頁,在裏面,他找到了由2005年至2014年香港的天氣資料。
“搵到喇!”俊楠說。
女社長走到俊楠身邊。


俊楠站起身讓出扶手轉椅。
女社長坐在扶手轉椅上,伸手按著滑鼠。
女社長的視線投在電腦螢光幕上,而俊楠的視線則投在女社長套裙腳下露出的雪白大腿。
女社長不是架起雙腿而坐,而是膝頭貼著膝頭的坐著。
她首先看2005年的‥‥‥
然後看2006年‥‥‥
她特別留意2009年和2011年,她把這兩年的天氣跟其他年份的天氣作比較。因為2009年,墳墓沒有移動過,而2011年,墳墓只移動了2呎!
看著‥‥‥看著‥‥‥比較‥‥‥比較‥‥‥
女社長的眉頭漸漸地皺起來。
看完後,她嘆了一口氣,雙肩無力的向下垂。
女社長看著電腦螢光幕說︰“這十年來香港的天氣都沒甚麼特別,氣溫、濕度和雨量都很平均。2009年和2010年都沒甚麼特別,那為甚麼2009年墳墓沒移動和2010年墳墓移動了兩呎呢?還以為看完十年內的天氣會找出一些線索,結果沒有!”
女社長的右手不再握著滑鼠,變成握著拳頭,用第二節指骨“咚!咚!咚!”的敲打自己的頭。
彷彿敲打著便能解開移動墳墓之謎似的。
沒有,謎依然解不開。
在俊楠眼裏,女社長這個動作有點滑稽。


“暫停!”女社長說。
“乜嘢呀?暫停乜嘢呀?”俊楠問。
“暫停思考這個問題,先吃美味的麻辣火煱!”女社長說。
“同意!”俊楠豎起姆指說。因為他肚餓了。
兩人在桌前落坐,女社長把不銹鋼盆裏的所有火煱料全倒進火煱裏,決定來一次一鑊熟。
她在消毒碗櫃裏拿出兩隻碗和兩對筷子,一隻碗和筷子給了俊楠,另一隻碗和筷子放在自己面前。
等待火煱食材熟時,女社長又坐回電腦前。但她不是操作電腦,而是從放在辦公桌面上的手提袋裏拿出手機。
俊楠見她按動著手機,應該是在發短訊。
發完短訊後,女社長坐回桌子前。
火煱已經滾起來。
“可以吃喇!” 女社長把火調低,然後拿起筷子,夾起一片肥牛肉,吹了一下,放進嘴裏吃。
“好吃!”女社長說。
俊楠也從煱裏夾起一片肥牛肉,吹了一下,放進口裏。
“嘩!”又是一陣勁辣!
女社長夾起一隻蝦,吹了一下,放在碗裏,剝了殼然後放進嘴裏吃。


“美味!”
俊楠也夾起一隻蝦,吹了一下,放在碗裏,剝了殼然後放進嘴裏吃。
“嘩!勁辣!”
“我想要建造墳墓石廠的資料。”女社長剛才說暫停思考墳墓移動的事,但她吃完蝦後卻又提起來。
自小對靈異事件有濃厚興趣的她,仍然掛心著這個會移動的墳墓。
“有關係的嗎?”俊楠問。
“不能放過任何線索。”女社長在火煱裏找到另一隻蝦。但她不是給自己,而是放到俊楠的碗裏。
“唔該!”俊楠說。
“還有,我想知道棺材是在哪一間長生店買的。說不定‥‥‥是棺材的問題!”女社長找到了火煱裏的最後一隻蝦。
“可以,讓我問一下爸爸。”俊楠一邊剝蝦殼一邊說︰“但這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不知道爸爸記不記得。”
“儘量吧!還有,不要忘記問你的父親,為何把祖父葬在那麼偏僻的山頭。”女社長也在剝蝦殼。
俊楠把剝了蝦殼的蝦肉放進口裏‥‥‥
雖然勁辣依然,但這隻蝦是女社長夾給他的,他主觀上覺得這隻蝦比先前那隻鮮甜許多!
如果下次女社長剝了蝦殼,把蝦肉夾到他嘴邊讓他吃,那就一定更加美味!
女社長把蝦肉放進口裏吃。又是一句︰“好味!”
話音剛落,女社長放在辦公桌面上的手機響起鈴聲。
有人打電話給女社長。
俊楠心想,大概是剛才女社長發了一個短訊給某人,那個人收到短訊後,打電話給她。
女社長站起身,先到洗手盆洗了手,然後才走到辦公桌拿起手機接聽。
“係!‥‥‥你現在過來‥‥‥好呀!偵探社裏現在沒有人,只有我一個,你放心上來吧!‥‥‥”
搞乜嘢?明明我在這裏,小嵐女社長卻說沒有其他人,只有她一個!
“‥‥‥不用攝影機,用手機拍便可,畫面質素都很好呢!‥‥‥喂!記得帶套來!‥‥‥好的!我等你‥‥‥一陣見,拜拜!”女社長開心的跟對方說再見。
手機拍攝!‥‥‥畫面質素都很好!‥‥‥記得帶套來!‥‥‥開心的跟對方說拜拜!
俊楠忽然想起女社長電腦裏那個名為‘片段’的文件夾來!
“好了!費先生,快點吃,有人會來偵探社找我,他一小時後便到!”女社長說︰“你不方便留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