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用鋼枝定位
 

昨天是用半張A4紙做標記,標出墳墓移動的路線的。俊楠看到現在都變成了膠牌。
白色的膠牌,用箱頭筆寫上年份、跟樹的距離和移動了的距離。
墳墓四周,插了8支不銹鋼枝。每支鋼枝露出泥土的大約1呎,至於插入泥土有多深,就不知道。
“這些都是十一哥做的。”女社長指著不銹鋼枝說。她今天穿灰衫,貼身黑皮長褲,外披大衣,戴著黑超。
“十一哥?” 俊楠說。
“是呀,我一共有十一個哥哥。” 女社長說︰“我工作的運輸公司是我的八哥開的。”
時間是5時55分。


1小時前,俊楠在自己的房間用手提電腦上網時,手機響起鈴聲。是女社長打給他的,叫他立即來他祖父的墳墓。
俊楠問甚麼事?
女社長說來到後告訴他。
來到後,俊楠就看到這個情況。
“你不問這些不銹鋼枝有甚麼用嗎?”女社長問。
“咁‥‥‥有乜嘢用呀?”俊楠問。
“插在墳墓的四周,看泥土有沒有移動和怎樣移動。” 女社長說︰“如果泥土移動過的話,不銹鋼枝便會移動。”
“泥土的移動應該是很慢的,所以要長時間觀察。所以我打算每一個星期來看一次。” 女社長摘下黑超,插在外套的衣袋裏。
俊楠“嗯!”了一聲,當作是回應。
“你做乜嘢呀?今日無乜精神既,唔舒服呀?”女社長問。


係呀,我個心好唔舒服呀!俊楠心裏說。自從昨晚看到女社長約鬍鬚超到她的偵探社搞嘢後,他的心一直就唔舒服!
當然,女社長跟公司的司機有路,這是她的私事,跟自己無關,也無權管她。也無謂踢爆她。
於是,俊楠說︰“好‥‥‥像感冒了。”
“有無睇醫生?”女社長問。
“食咗藥。”俊楠說。
“食咗藥‥‥‥即係無睇醫生!” 女社長說︰“如果食咗藥都唔好的話,就要去看醫生喇!”
“嗯!”俊楠又應了一聲。心裏說,懶好心咁!
“係呢,問了你的祖母沒有?”女社長問。
“甚麼?”俊楠露出疑問表情,說︰“問‥‥‥乜嘢呀?”
“右邊的墳墓!”女社長說︰“你昨天不是說回去問你的祖母的嗎?”


“這個‥‥‥我忘記了。”俊楠說。
“那建造墳墓的石廠呢?長生店呢?為甚麼選這樣偏僻的地方下葬?問了你的父親沒有?”女社長問。
“這個‥‥‥都忘記了。”俊楠說。
“搞甚麼啊你!”女社長用有點不滿的語氣說︰“甚麼都忘記了!”
俊楠默不作聲。
女社長抬起手,望望手錶。
“6點了,差不多天黑,我們走吧!我有車,我車你回去。”女社長說完轉身便走。
“嗯!”俊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