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女社長到俊楠家


 
時間是傍晚6時,第五小嵐抬起左手按下門鈴掣後,端正的站在門前。
“叮!噹!”的鈴聲響起後,大約過了十幾秒,門打開。
一個臉圓圓,眼大大,身形有點胖,穿T恤牛仔短褲露出圓碌碌大腿的少女出現在門口。
“我叫第五小嵐,想找費俊楠先生的。”女社長說。
少女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完小嵐後,把門完全打開,說︰“入嚟呀!”


“謝謝!”小嵐躬身點頭說。然後,她走進俊楠的舅爺位於八鄉上輋村的獨立屋。
少女把門關上後,說︰“坐呀!我去叫楠表哥下來。”
“謝謝!”小嵐微笑點頭說。
客廳很寬闊,放了兩張長沙發,一個玻璃茶几,一個組合電視櫃。另一邊放了一張長形木造餐桌。
餐桌旁邊有兩個房間,一個房間的門關著,另一個開著。
小嵐看到開著房間裏面有放著雪櫃,旁邊是一個不銹鋼洗碗盆。他知道這是廚房。
女社長向沙發走過去,坐在上面。
少女走到樓梯間,雙手弄成杯狀,大聲叫道︰“楠哥,你的女朋友來了!”
女朋友!女社長瞪大她的一對眼睛,心裏說,搞甚麼啊!
少女叫聲剛落,廚房裏有人走出來。


看到有人走出來,女社長立即站起身,向走出來的人躬身微笑點頭。
出來的是一對中年男女。
女人身形肥胖,臉圓圓,眼大大。身穿粉紅色上衣,黑長褲,掛著藍色的圍裙,手裏拿著鑊鏟。
男人身材高瘦,戴黑色膠框眼鏡,白襯衫,灰色長西褲,手裏拿著可以殺人的菜刀!
當然,男人一臉慈祥,小嵐肯定他拿刀不是要殺人。
小嵐猜測,男人是俊楠的舅爺的兒子,旁邊是他的太太。即是俊楠的表叔父和表叔母。
“你好,我是第五小嵐。” 女社長躬身點頭說。
“啊!小嵐‥‥‥請坐!‥‥‥請坐!”表叔父笑咪咪的說。
“我去斟茶!”表叔母邊說邊轉動肥胖身體,走回廚房。
小嵐本想說不用客氣,但表叔母已經在廚房門前消失。


“小嵐小姐請坐!‥‥‥”表叔父又說。
“這裏很難找,是吧?”表叔父說。
“也不是,都好容易找到。”小嵐坐回啡色的皮沙發上。
表叔母捧著一杯熱茶,從廚房走出來。
“小嵐小姐請喝茶!”表叔母把茶放在小嵐前面的茶几上。
“謝謝!”小嵐雙手接過茶杯。
一陣腳步聲響起。
“小嵐!上來吧!”俊楠的聲音在小嵐的背後響起。
女社長轉過頭,看到穿著藍色短褲,白色T恤,腳穿拖鞋的費俊楠。
“小嵐小姐,妳上去吧!跟阿楠聊一聊,晚飯很快就煮好!”表叔母笑著說。
“啊!‥‥‥那我先上去。” 女社長說完站起身,向樓梯走過去。
晚飯?我沒想過要在這裏吃晚飯啊!女社長心裏說。
踏上樓梯時,站在樓梯中間的俊楠伸手想拉著小嵐的手。
“不用!” 女社長不讓他拉她的手。
沒有拉到女社長的手,俊楠轉身步上樓梯。


他們去到四樓。
四樓有一個客廳和一個露台。露台的左邊是馬路,右邊是山坡,前面距離一百米左右,是另一座獨立屋,也是四層。
經過客廳走進一條短的走廊,兩邊各有兩個房間。三間關上門,一間開著。
開著門的是廁所。
俊楠把女社長帶到裏面近山坡的房間。
“這是我的房間。”俊楠邊說邊打開房門。
“進來!”俊楠說。
俊楠首先進入房間,女社長跟著他進去。
房間都算收拾整齊。沒有吃過的食物膠盒或包裝紙,牆壁沒有美女海報。床上棉被也疊好。書桌整齊的放著書籍。
女社長環視房間時,俊楠在她背後關上房門。
“啪!”的一聲,驚動了女社長。
“不用關門吧!” 女社長說。
“不是啦,我不想表叔父一家人聽到我昨晚遇見鬼的事!”俊楠解釋說。
女社長點點頭,覺得俊楠說得對!
“是了,為甚麼他們會說我是你的女朋友?” 女社長問。


“係咩?有咁既事咩?”俊楠說。
“肯定是你說,我是你的女朋友!” 女社長說。
“唔係呀!無呀!我無說過妳係我女朋友呀!”俊楠說︰“我只跟他們說,今天會有一位朋友來找我。表叔母問是男是女,我說是女。就是這樣,是他們誤會了吧!”
女社長勉強接受俊楠的解釋。
“好!現在告訴我,昨晚在這房間所發生的事。” 女社長說。
“好呀!”俊楠把昨晚遇到半透明婆婆的事告訴女社長。
他像案件重演那樣,爬上床躺在床上,然後說︰“昨晚的躺在床上睡覺,被咚!咚!的敲擊聲弄醒。醒了後,我睜開眼睛,沒看到甚麼。於是閉起雙眼再睡。但敲窗聲再次響起。我再次睜開雙眼,這次,我看到半透明老婆婆用手敲窗。她又做手勢叫我開窗。他沒有開窗。之後半透明老婆婆消失。我起床走到窗邊‥‥‥”俊楠從床上下來走到窗邊。說︰“我望向外面,沒看到甚麼。接著手機響起,我拿起手機跟妳通話。妳問我有沒有看到靈異東西。我認為是自己眼花看錯,所以跟妳說沒看到。跟妳講完手機,我把手機放回書桌,然後準備再睡,就在這時,我看到半透明老婆婆坐在床尾。‥‥‥”俊楠說著,自己坐在床尾上重演老婆婆的坐姿。“就是坐在這裏。她原本是背著我的,我看到她後,她慢慢的轉過頭來,望著我,然後張開口怪叫了一聲。跟住起身,向房門走去,接著她的身體變形,像一縷煙一樣,穿過門縫走了出去。接著我打妳的手機,妳關了機,於是我留言說看到靈異東西。就是這樣。”
女社長今早9點查看手機,聽了俊楠的留言後,她打他的手機問了這件事。最後,女社長決定親自來看俊楠的房間,實地詳細瞭解他是如何遇到老婆婆的鬼魂。
俊楠把整件事說了出來,就是省了發夢跟女社長做愛和自己被嚇到失禁的事。
女社長走到窗前,向外望。坐在床尾的俊楠站起身。他走到窗前,跟女社長並肩而站。
這時近黃昏,窗外暮色四合。
山坡的樹木在微風中輕輕的擺動。
“會不會是山鬼或樹妖呢!”俊楠問。
“你得罪了山鬼樹妖嗎?” 女社長反問。
俊楠搖頭。“無呀!”


女社長看了窗外的環境,接著看窗戶的結構。
鋁質窗,十分結實,一點縫隙也沒有。
“這個窗有甚麼問題嗎?”俊楠問。
女社長沒回應。
她轉過身,把目光投向床尾。
女社長轉過身,旁邊的俊楠也轉過身。
“這個窗很結實,一點縫隙也沒有。半透明老婆婆沒法從窗戶來,於是她想你打開窗讓她進來。你沒有開窗,她就轉去房門,在門縫飄進來。在你跟我講手機時,變回人形坐在床尾。” 女社長說︰“事情應該是這樣。”
“妳說她不能從窗戶進來?”俊楠說︰“鬼不是可以穿牆過壁的嗎?”
“哪一隻鬼跟你說過,他們可以穿牆過壁?”小嵐望向俊楠。
俊楠困惑的搔頭。
“有些鬼可以穿牆過壁,半透明老婆婆可能沒有這個能力。” 女社長說。
“啊!原來是這樣。” 俊楠說。
小嵐向房門走去,房門底下就是半吋高的縫罅。
小嵐查看房門時,俊楠的聲音響起︰“這棟獨立屋是新建的,不可能是出過人命的凶宅。我又問過表叔父,施工期間又沒有意外。那怎會惹到污穢東西的呢?”
俊楠用詢問的目光投向小嵐。


察看完房門的小嵐,把目光投向俊楠。
“你說半透明老婆婆轉過頭來,然後怪叫了一聲!是不是?”
“是!”俊楠答。
“你細心的回想,半透明老婆婆是怪叫還是跟你說話?”女社長望著俊楠的眼睛。
“吓!‥‥‥跟我說話?”俊楠指著自己的胸口。
“是!” 女社長說︰“你仔細想一下。”
俊楠皺起眉頭,左手橫放胸前,右手肘貼在左手上,然後手掌托著下巴。托著下巴的手,食指敲打著鼻子。
女社長不作聲,讓俊楠細心回憶。
俊楠想著想著,眉頭皺得更深。
終於,女社長忍不住開腔。她說︰“你細心的回想,半透明老婆婆是不是跟你說‥‥‥謝謝!”
聽到小嵐這樣說,俊楠的眼睛亮起來。
豎起食指,他張開口,但沒有聲音發出來。
“她是不是跟你說‥‥‥謝謝!”小嵐女社長重複問。
“對!‥‥‥對!‥‥‥”張開口的俊楠終於發出了聲音,他說︰“她是說,謝!‥‥‥只是說得像鳥叫一樣!”
“小嵐社長,妳怎會知道她是想跟我說‘謝謝’的?”俊楠問。
女社長沒即時回答。她從外套袋裏拿出手機,操控著手機,然後說︰“我昨晚是3時18分打電話給你的‥‥‥”她一邊說一邊把手機塞回外套袋裏,說︰“我在半個小時前,即是大約2時48分,在我的偵探社裏,也見到了這位半透明老婆婆!”
“乜嘢話?”俊楠再次張開嘴巴。
就在這時,“啪!‥‥‥啪!‥‥‥”的響起敲門聲。接著傳來一把少女聲音︰“俊楠表哥,食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