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佛緣精舍
 


“費生生,你知道佛緣精舍在哪裏嗎?”女社長的聲音從手機話筒裏傳出來。
“好像在青山村的,是不是?” 俊楠說。
“是,你現在來吧!我在精舍等你。” 女社長說。
“去精舍幹甚麼?” 俊楠問。
“不要問,總之你現在過來吧。” 女社長說完便收了線。
又來了!收了線後,俊楠心裏說。


昨天給她整蠱了,在淺水灣呆呆的等了兩個小時,今天又來!
時間是下午4時,俊楠在他舅爺獨立屋自己的房間裏。
去唔去好呢?俊楠心裏說。
俊楠知道佛緣精舍是一間私營龕場,女社長為甚麼會叫我去那裏呢?
她又怎會去那裏呢?
啊!
可能是女社長有親人的骨灰放在精舍,她前去拜祭。
但他拜祭親人幹嗎要叫我去呢?
唉!她拜祭的親人會不會是‥‥‥她的父母呢?
那天晚上我問起她的父母,她沒有回答。


很可能她的父母已經死了,骨灰放在佛緣精舍裏,她現在去拜祭。
應該是這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是去吧。
於是,他換了衣服,離開獨立屋。
他截了一輛的士,告訴司機自己要去佛緣精舍。
二十分鐘後,的士停在佛緣精舍的大門前。
下了的士,俊楠走進精舍。
進了大門,沿一條斜路走上去,看到一座又一座的中式建築物。
嘩!原來佛緣精舍超大啊!
精舍這麼大,女社長在哪裏啊?


俊楠撥了女社長手機,通了。
“喂,我來到了,妳在哪裏?” 俊楠問。
“我在骨灰龕位處。” 女社長說。
果然不錯,女社長真的是來拜祭親人。俊楠心裏說。
“骨灰龕位在哪裏?” 俊楠說。
“你找人問一下吧。”說完,女社長收了線。
俊楠收了線後,四處張望,終於給他發現了一位精舍的男職員。
他快步向他走過去。
男職員穿藍衫藍褲,衣襟前用紅線繡著‘佛緣精舍’四個字。
“請問放骨灰的龕位在哪裏?” 俊楠問。
“就在前面,我帶你去吧!”男職員說。
“好的,麻煩哂。” 俊楠說。
“唔麻煩,請跟我來。” 男職員向前走,俊楠跟在他身後。
男職員的服務態度超好。他帶俊楠去骨灰龕位處時,沿路不停介紹佛緣精舍。
甚麼靈龜石‥‥‥手繪壁畫‥‥‥願望井‥‥‥觀音石像‥‥‥


又特別帶他去釋迦牟尼殿參觀。俊楠隨便看了一下。
男職員做完導遊後,問俊楠是不是有親人朋友的骨灰放在精舍的龕位,現在來拜祭。
“不是,有人約我在龕位處見面。” 俊楠說。
“啊,原來是這樣。”男職員說。
接著,男職員還做起推銷員來。他跟俊楠說,佛緣精舍人傑地靈,是個風水寶地,把先人的骨灰放在精舍,後人必定風生水起。
“啊!‥‥‥啊!‥‥‥”俊楠隨便的和應了幾聲。
兜兜轉轉,男職員終於把俊楠帶到放骨灰龕的地方。
是一座很大的灰色建築物,分成很多個間隔,每個間隔的牆壁,是密密麻麻長方形的骨灰龕位。有些龕位放了骨灰,有些沒有放,還是空的。
離遠,俊楠看到了女社長!她穿著白色的連身裙,臉向著骨灰龕位。
從未見過女社長穿全白的連身裙呢!連高跟鞋也是白色的。
看到女社長,俊楠向男職員說︰“謝謝。”
“不用!” 男職員說︰“先生約的人來了嗎?”
“來了!” 俊楠指著女社長說︰“我就是約了她。”
“她?‥‥‥她在哪裏?”男職員望著俊楠所指的地方。
“那個穿白色連身裙長頭髮的女仔‥‥‥你沒看到嗎?” 俊楠說。


“白色‥‥‥連身裙‥‥‥長頭髮‥‥‥” 男職員突然臉色一變。
“咁‥‥‥先生請隨便‥‥‥我有事不陪你了。”說完,男職員轉身就走。
真奇怪!俊楠看著男職員快步離去的身影說道。
也不理這個怪職員,俊楠向女社長走過去。
“喂!小嵐社長!”來到女社長身邊,俊楠向她打招呼。
女社長臉色有點蒼白,她沒回應俊楠,依然默默的看著前方。
她的前方是一個放了骨灰的龕位。
這個應該是小嵐社長親人的龕位。俊楠望過去,果然,死者也是姓第五。
然而,當俊楠看清楚全名時,他整個人呆住了。
龕位寫著︰
愛女第五小嵐龕位
龕位還有一張相片,正是女社長的照片!
“點會咁既?搞乜嘢呀?” 俊楠說。
“費先生!” 女社長的聲音響起。
“請你告訴我,你看到些甚麼?”女社長說話時,眼睛依然看著前面的龕位。


“我‥‥‥睇到一個寫著妳個名的龕位。” 俊楠說。
“這個‥‥‥是我的龕位嗎?” 女社長問。
“可能同名同姓吧!‥‥‥” 俊楠說。
“很少人姓第五的,同名同姓的機會很微。而且‥‥‥那張照片‥‥‥” 女社長說︰“是我的照片。”
“這‥‥‥這的確是妳的照片。” 俊楠說。
“費先生!‥‥‥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女社長這樣問。
“不!女社長還站在這裏‥‥‥怎會死了!” 俊楠說。
“是的‥‥‥我應該死了!‥‥‥那一晚,我在偵探社前面的沙石路上,被運泥車撞到了‥‥‥我應該是死了‥‥‥” 女社長自言自語。像精神病患者一樣。
“不!女社長還活著,沒有死!” 俊楠說。
忽然,俊楠想起了昨晚女社長所看的《靈異航班》。這部電影講女主角在一次空難中死去,但她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還照常過她生前的生活。她生前的好友知道她死了,是鬼魂。於是想辦法,讓女主角知道自己已經撞飛機死了!讓她安心離開人世。
“‥‥‥我爸爸‥‥‥把我的骨灰放在這裏‥‥‥我是死了!‥‥‥我是死了!‥‥‥沒錯的!‥‥‥我已經死了!‥‥‥” 女社長一邊說一邊轉過身,邁開腳步向前走。
女社長的身影漸漸的遠去!
俊楠的心很痛,他也不能接受女社長其實是靈體的事實,他提起腳步,想追女社長,但身後有人叫住他。
“先生!先生!‥‥‥”
俊楠轉過身望向聲音發處,正是剛才那個男職員。


他快步走到俊楠面前。
“乜嘢事?” 俊楠問。
“這是剛才我在釋迦牟尼殿求的‘靈符’,送給你,你戴上吧!” 男職員說。
“唔要!我點解要你的‘靈符’?”說完,立即追女社長。這時女社長已經走到龕位牆的盡處,俊楠見她正要向左轉入去。
“先生!‥‥‥先生!‥‥‥”男職員拉住俊楠,說︰“唔係呀,一定要!一定要!”
“放開我!我點解要你的靈符啫?” 俊楠提高聲音說。
“戴了‘靈符’,就算看到‘污穢’嘢,也不怕被‘纏身’。” 男職員說。
“乜嘢‘污穢’嘢?乜嘢‘纏身’?都唔知你講乜?” 俊楠甩開男職員捉住他的手臂的手,快步追女社長。
這時女社長的身影已經在龕位牆盡處的轉彎處消失了。
俊楠走到龕位處,然後向左轉。
又是一幅滿是龕位的牆壁。但空無一人!
俊楠再向前走,是一幅又一幅的龕位牆壁,就是看不到女社長的身影。
那個男職員一直跟在俊楠的身後。
俊楠突然想起剛才的一件事。
他問男職員︰“剛才你帶我來時,我指給你看,一個穿白色連身裙的女仔,你到底有沒有見到?”
男職員搖頭說︰“沒有!”
“沒有?” 俊楠說︰“佢明明企係果度?點會沒有?”
“先生,大概你是看到‘她’了?” 男職員說︰“這就是我去釋迦牟尼殿替你求‘靈符’的原因。”
“甚麼見到‘她’?你講緊乜嘢?講清楚D?” 俊楠說。
“先生所講的穿白色連身裙的女仔,這裏有很多人都見過,有職員見過,有前來拜祭的人都見過。” 男職員說︰“她叫第五小嵐,是吧?”
俊楠瞪大眼望向男職員。
“是‥‥‥她的確係叫第五小嵐。” 俊楠說。
“她的骨灰是半年前放在這裏的,就是先生剛才你指著的,說有女仔站著的位置。” 男職員說︰“聽說她是被一輛泥頭車撞死的。她很年輕,死時只有十九歲。她死後,她爸爸把她的骨灰安放在這裏。自從她來了之後,就有許多人說見過她。她的父親請了道士超渡她。據那位道士說,事出突然,她連自己已經死了都不知道,所以鬼魂徘徊人間,還照常過生前的生活,不肯離去。”
俊楠整個人呆住了。他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
他邁開腳步離去。
“先生!‥‥‥靈符!‥‥‥” 男職員追著俊楠。
“不要!” 俊楠大聲的說。他一直向前跑。
離開佛緣精舍,俊楠坐的士回到偵探社。


小嵐社長原來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