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48年
香港 中環
香港時間 02:26
一隊穿着動力裝甲的士兵走過一個又一個已經變成頹垣敗瓦的街區。有别於常規普通步兵,他們全身覆蓋着一層由USNSA研發的高科技超合金裝甲,集合隱形和防輻射於一身,擁有一百三十公斤的握力。
穿上後你就是世上最可怕的戰爭怪獸。但世上哪會有十全全美的軍事設備?這款超合金的致命點就是激光。而這隊正在執行擾敵任務的「幻影之劍」特種部隊就剛剛被激光部隊虐殺,損傷慘重,戰况慘烈至要犧牲所有傷員才能撤離戰線。
他們拖着疲累、遍體鱗傷的身驅走回基地。
儘管高科技面罩掩蓋了他們蒼桑的臉孔,但這班曾經出生入死的兄弟都能感覺到大家為剛才拋棄同伴的行為感到內疚、慚愧。每個人都在自責着。
此時,天下起了大雨,像是要為他們所犯的罪行洗滌心靈。
「啊一一!」終於,有人因壓抑不着内心的罪疚而打算舌槍自殺。
此時,一個掛着隊長胸襟的士兵一下回馬槍便把那人的DP51 手槍轟走並把那人壓倒在地向他怒吼:「你以為自殺就有用嗎?既然你活下來了,你就應該代你的兄弟活下去,完成他們的遺願!你!他!媽!的!明!白!嗎!?」


話音剛落,一下閃電伴隨着雷聲劃破長空,緊接而來的是陣陣哭聲。藉着裝甲的作戰系統,隊長遁聲辦位,徒手把幾塊石屎打碎並把下面所有的TRA士兵屍體全都扯了出來。用不了多久,他抱起了一個被軍醫保護着的嬰兒。
一名女隊員卸下頭盔,露出清秀的臉孔,每個在場的男人都為她而著迷。她叫 Bid Alexander,是隊長 Newtown Alexander 的妹妹。兩人自小無父無母,過着孤苦零丁的生活。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他們的堅毅不屈以及戰場上的冷血無情。
Bid 接過嬰兒,輕輕地哼着兒歌,嬰兒就慢慢地靜了下來。「哥,不如我們……」
「不,帶着嬰兒打仗是件很冒險的事。我可不想因此而死。」 Bid還未說完,Newtown就洞悉了她的想法。
「哥,我會承擔一切責任的,求你了。」 Bid 苦苦衰求。
「不。」
「哥……」
「不!」
「哥!!」
「我說不行就不行 !!!」Newtown徹底爆發了。


Bid 自知她哥是不會改變已定的決定。只好無奈地放下嬰兒,並祝福他能活下去,儘管她知道這是不可能。
此時,Newtown 轉念一想:「要是我從小就開始訓練這嬰兒,說不定他能成為我軍最出色的殺手。甚至能超越……『它』」
「Bid,你能留着他。但我有一個條件。」Newtown轉過頭來說。
「甚麼條件?」Bid的眼神中一時之間充滿了希望,同時又有一絲恐懼。
「他必須由八歲起接受訓練。This is an order.」Newtown一如既往冷冷地下達了命令。而 Bid 最不想要的事發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