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74年
T-68行星 扎斯塔戰區
第六十五行星日
行星時間 17:48

「有倖存傷員啊!」

「快抬擔架來!」

「快準備流動手術室!叫軍醫來啊!白痴!」



矇矓間,數把粗獷的聲音傳進我的耳中,把我從昏迷中拉了出來。但意識還是很模糊,全身乏力。

突如其來的強光射向我的眼晴,一時之間把我照得睜不開眼來。

「啊……」

漸漸地,瞳孔慢慢地收縮,把眼前的一切進行對焦,四個頭影先後出現在我的視線內。

「我在……哪……」現在我連說話也有氣無力。



「長官,你是赫屬哪一個部隊的?」一個貌似軍醫的人為了核實身份而直接無視了我的問題。

媽的。

「T……RA第……七裝……甲……團……」

「長官,現在我們會為你進行手術。你就好好睡一覺吧!」

「Wh…a…t!?」



在我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前,手臂便傳來一陣刺痛。緊接着,一連串的液體流進了我的血管之中。之後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
—————————————————————————————————————————————————————————————————————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已經穿上了一件乾淨的衣服,骨折也得到了適當的處理。現正安穩地躺在FA—3戰地流動醫院車的病床上。

環顧四周,在我身旁的滿滿都是傷員,人數之多有些更要躺在地上。各種的傷員都有:有斷腿的、有斷手的、有頭破血流的、有全身都包着蹦帶的、有四肢全沒的……甚麼都有,而且兵種也十分之繁多。

可奇怪的是,醫護人員好像少了點。而且他們的動作都很生硬、散慢,沒有正常的自然和速度。在如此多傷員的情況下,醫護人員應該忙得不可開交才是,不會如此休閒。

更奇怪的是,傷員的滲血情况比正常的少很多。而且房中的藥水味淡了點。

直覺告訴我,這裏絕對不是正常的病房。不,應該是:這裏根本就不是病房。



我望着一架CCTV,用帶着嘲笑的語氣把真相道破:「你可以結束程序了。」

話音剛落,眼前的一切便消失了,包括窗外的景色。房中只剩下一些醫療設備、公仔及醫護人員。

其實剛才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一些高仿真度的立體投影,我並非真身處於FA—3戰地流動醫院車。

更重要的是,只有TRA位於T-68行星的聯盟分部才擁有這種技術。所以這意味着我已經遠離這行星上所有的戰區了。

可我區區一個上慰怎會被調回分部呢?

此時,一個帶着墨鏡、身穿黑色西裝的英國人拍着手掌從模擬室的門口走了進來。

他拿了一把椅子坐在我身旁,滿意地說道:「不愧是Newtown的兒子,久經訓練。看一眼便知道這一切都是幻覺。」

「過獎了。」我不慢不快地說,語氣中卻帶有一絲不信任。



我之所以不信任這英國人是因為他所佩載的手槍並不是TRA軍隊所用的常規型號,而是前所未見的設計。

而且英國早已被阿瑞斯帝國舌併了,大部份英國人都是AMA的士兵。只有極少數身為TRA贊助人或戰俘才會出現在基地裏,但少之有少。

難道我身處於AMA的聯盟分部!?

想到這裏,我的雙手不自覺地握成了拳頭並把右腳微微地縣在床邊,好準備逃走。

那英國人好像懂讀心術似的,立刻解釋道:「噢!忘了自我解釋!我是Bon Charlie,是『黑帝斯武裝集團』(Hades Military Corporation 簡稱HMC)間諜部G組的聯絡人。為TRA屬下的私人軍事集團。放心,你沒被俘虏。」

「私人軍事集團?」這「黑帝斯」到底是甚麼東西來的?

「沒錯。我們本來是一間立場中立的私人軍事服務集團,同時為阿瑞斯帝國和特洛爾聯邦政府提供軍事服務。」他頓了一頓,好给些時間讓我來消化這些資訊。



「但由於阿瑞斯帝國一直在偷取本集團的軍備資料以提高軍隊戰鬥力,從而削減因傭佣我們所支出的龐大開支,於是董事會決定投靠特洛爾聯邦政府,全力協助TRA對抗AMA。」

原來是私人軍事服務集團啊。怪不得基地裏會有英國人,而且配備自製武器。

「還有,你已經回到地球了。這裏不是T-68行星」Bon又提了我一句。

What the hell!?

「那些麻藥幹的好事?」我隱隱記得我之前被人在手術室下了藥。

「是。」

「就這麼一小筒?」我用手比劃着一支針筒的大小

Bon微笑着點頭,似乎對此毫不驚訝。



媽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