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導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HkJ2UvpPVI

那天以後,表面上一切好像風平浪靜。實際上卻掀起暗湧,失去了以前的和諧。

那個李Sir,我和他見面後的第二日就正式代黃老太上課。起初以為他會趁機接近姐姐,但無論午膳或放學,他也沒有找過姐姐,難道被嚇倒嗎?至於阿Sa和凱兒,原先不錯的關係,現在已變得不瞅不睬。我看出凱兒想主動和解,但阿穎經常陪著阿Sa,她根本沒有機會跟阿Sa單獨聊天。我亦一樣,我和阿Sa雖是情侶,但莫說是拍拖,連交談的機會也沒有,這件事令我們陷於冷戰。

我曾經聽朋友訴苦,每冷戰一天,感情自然會淡一天。我和阿Sa已經有一星期沒有通電,我們的感情,淡了一星期嗎?
    
「家姐,你在幹什麼?」我拿著剛剛在小食部買的暖麥精進入課室。一月的天氣,經常只得十多度。對怕冷的我來說,沒有冷病已經是萬幸了。
    


「我在寫劇本囉。」她伸了懶腰抖擻精神說。
    
「寫好了沒有,可不可以讓我看看?」我咬著飲管坐在她身邊說。
    
「不可以,結局還未寫好。」
    
「噢…」我呶呶嘴巴想了一想說:「那主題是甚麼,應該已寫了嘛。」
    
「以理想和愛情為主題,加入了好心好報的元素。雖然現實生活中,好心很難得到好報,但我希望在話劇裡實現。」
    


「好心好報?我即時想起方力申和Stephy。」我吐了舌頭沒有正經說。
    
「跟你認真的時候,你總是嘻皮笑臉,認真點好不好?」她沒有好氣地說。「在愛情路上,好人永遠都遇到壞人,永遠被壞人傷害,有些人會從此變得不相信愛情,甚至變成玩弄感情的人;僥倖的,會從谷底爬出來,但已經傷痕纍纍,要休息好一段時間才可以重踏愛情這段路。」她回頭望著我,這番說話明顯地暗示給我的。
    
「姐,你想說甚麼?」
    
「我想說我弟弟不是一個壞人,為何會遇上阿穎這種女生?」她皺起眉頭不悅說:「你用兩年時間去療傷,這兩年來我竟然懵然不知,我不能在你傷心時給予安慰。」
    
「別這樣,你也要專心唸書考會考嘛。」為免她因此事而不快,我換了話題。「對了,甚麼時候開始綵排?」
    


「暫定二月開始,幸好考完試,不用太辛苦。」
    
「新年假期也要回來綵排,不是幸運,而是悲慘才對。」
    
「我只是擔心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因拜年而不肯回來。」
    
「呃,這倒是一個難度,不是人人有空的嘛。更何況是逗利是,回來排戲的話就少了一個機會。」
    
「不打緊,我沒有空,你和阿兒也可以替我去拜年,我一樣有利是逗。」她繼續說:「這幾天阿兒有沒有跟你一起上學嗎?」
    
「唉,別說了…」我一臉無奈說:「那次我只是說道理,妹妹卻認為我偏幫阿穎,足足氣了我一個星期﹗」
    
「算吧,你也知道阿兒性格有多固執,她認為是這樣,旁人怎樣說也不會改變。讓她氣多一段時間,你買零食逗她開心就可以。」
    
「已經一星期,以前她不會這樣,不明白她怎會氣這麼久。」


    
「因為阿兒真的很討厭阿穎,應該是恨之入骨才對。」
    
「我知道,但對人不對事,這不太公平。」
    
「阿兒才得十五歲,讓她慢慢學習一下。」姐姐繼續問:「你和阿Sa怎麼樣?再過兩日,她就要飛去澳洲,接著兩個月也見不到她。趁有時間,多些陪她吧。」
    
「我也想,但她讓我陪才行。」我不禁嘆了一聲,越來越接近她離開的日子,我越來越捨不得。
    
「為什麼,又是阿穎?」
    
「嗯…」說到這兒,心忽然揪成一團。「上次的事,阿Sa一直以為我和凱兒有染,後來我試過打電話向阿Sa解釋清楚,但她又不肯聽我電話;想約她單獨吃午飯趁機說清楚,阿穎卻阻手阻腳。唉,我也不知怎算好。」
    
「你是Elsa男朋友,約她是理所當然的事,與阿穎何干?」姐姐有點氣忿說:「這是你和Elsa的事,外人有甚麼資格介入?你大可以支開阿穎。」
    


「如果我做到的話,就不用唉聲嘆氣啦。」
    
「要不要家姐幫忙?」姐姐搭著我肩膀微笑道。
    
「你有辦法?」聽到這番話,眼睛忽然睜大十倍。
    
「阿兒告訴我排球隊放學後練習,而我亦要和Drama Club的幹事、阿俊和凱寧開完。她們練習完畢,我亦開完會,到時就幫你支開阿穎,你就送Elsa回家,趁這個機會好好聊聊天。」
    
「好﹗家姐果然是家姐呀﹗」我高興地摟著她脖子,每次我遇到困難,她總會替我想辦法。
    
「行了行了,你已經十七歲,怎麼好像七歲小朋友似的。」她沒有好氣說。「如果在Elsa離開前也解決不了,你一定吃不下嚥,我也不想見到自己弟弟這樣。」
    
「知道,但是……」我皺起眉頭說:「放學後那段時間我去哪裡好?我又沒事幹。」
    
「跟我一起開會,早晚你要替我找尋背景音樂,你出席比較好。」


    
「真的要去嗎?」我呶著嘴說。
    
「嘉洋、嘉晞…」凱兒一進入課室就看見我摟著姐姐,她有點不好意思之餘,我也有點尷尬地放手。「如果你們有重要事聊,我可以遲些才找嘉洋。」
    
「不是,我們只是閒聊,你有事找他嗎?」
    
「我想問嘉洋甚麼時候開始練歌?下個月就是頒獎禮,如果不開始練習,我擔心到時會失準。」
    
「就今日開始,你有沒有空?」姐姐這樣說,我立即圓張著嘴巴望著她。
    
「有,但他有沒有帶琴譜呀?」
    
「放心,他已經將琴譜背得滾瓜爛熟,不用替他擔心。」
    


「那就好了,放學後音樂室見。」說罷,凱兒返回座位。
    
「家姐,你怎可以不問我的意見就答應她?」我壓低聲音問。
    
「你剛剛才說沒事幹,現在有凱兒陪你練習,不是很好嗎?」
    
「對,但你也要徵詢我嘛。萬一被阿Sa知道,她一定會恨透我。」
    
「她不知道你和凱兒要表演嗎?」姐姐驚訝地問。
    
「我想告訴她,但有機會才行。」
    
「呃,要是被她發現,頂多由我解釋好了。」她搭著我肩膀說:「放心,沒事的。」
    
「但願如此。」每次涉及阿Sa的事,我也不幸被她誤會,希望這次沒事吧﹗

=====

放學後,我和凱兒在音樂室練歌。過了片刻,就有人進來左望右望,對於聖記的學生而言,本應是平常不過的事,但不久我便發覺進來的人,不是穿著校服,而是穿著運動服,而且次數亦越來越密。為免她們再出出入入,我寫了一張「請勿內進」的紙貼在音樂室門口。誰知過了一會,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我根本聽不到凱兒的歌聲。
    
「外面好像發生了事,我們不如暫停練習,出去看看。」凱兒對我說。
    
「剛才就有人出出入入,現在就在外面大吵大鬧,不要讓我知道誰幹的﹗」當我專心練習及工作的時候,最討厭其他人騷擾。
    
「你先冷靜,要是你這麼暴躁,一出去只會跟別人吵。」凱兒摸著我的頭,好像哄撒嬌的小孩子。
    
「喂喂,我不是小朋友啊﹗」我呶一呶嘴,有點不忿說。
    
「之前看見你摟著嘉晞的樣子,還不承認?」
    
「是。」證據確鑿,我不得不承認了。

=====

起初以為那班人在音樂室的門口爭吵,打開音樂室門卻看不到甚麼。我們沿著聲音方向走到有蓋操場,看到凱寧與妹妹正和其他排球隊隊員爭吵著。
    
「咦,那對狗男女爬出來了。」其中一個排球隊隊員說。
    
「喂,你說誰是狗男女啊﹗?」聽到其他人抹黑自己親妹,凱寧當然氣忿。
    
「你幹嘛說我阿哥壞話,他是好人來的。」妹妹也不甘心我被抹黑,也出言抗辯。
    
「不是狗男女…」阿穎由人群中站出來說:「那就是痴男怨女,我形容得貼切嗎?」
    
「凌可穎,你想說甚麼?」面對阿穎的惡意挑釁,凱寧已經按捺不住。
    
「不是嗎?阿洋原本是Elsa男朋友,你細妹就趁她們吵了架而乘虛而入。要不是你細妹勾引阿洋,他會變心嗎?」
    
「你越說越過份喎﹗」看到這個情況,凱兒挽著凱寧手臂想拉走她,凱寧卻待在這裡,為凱兒出頭。「要不是Elsa的出現,Gillian早就跟嘉洋一起,不用被你這『是非精』搬弄是非﹗」
    
「終於肯承認了嗎?」阿穎雙手交疊在胸前,一副得逞的嘴臉說:「各位都聽見吧!如果沒有Elsa的話,那個『小淫娃』早就搭上阿洋,那即是她早就喜歡阿洋。」凱兒被抹黑為「小淫娃」,凱寧想出手掌摑阿穎,但凱兒緊緊握著她的手,不讓她動武。「幹什麼,想揍我嗎?」形勢對阿穎有利,她越來越得逞。「如果你出手打我,我想我身邊的隊員也不會放過你。」
    
「既然你們這麼團結,我就要向你們挑戰﹗」
    
「挑戰?說來聽聽。」
    
「你們是排球隊,我就用排球擊敗你們。如果你們輸了,就要全隊向Gillian道歉﹗」
    
「如果你輸,怎麼辦?」以排球決勝負,阿穎看來勝算在握,所以一口答應了。
    
「如果我輸了,任你們處置﹗」
    
「一言為定,明日放學操場見。」
    
「但我們要通知Elsa,只有隊長才可以訂操場。」一位排球隊隊員擔憂地說。
    
「既然有人要挑戰我們排球隊,我接受挑戰。」阿Sa從更衣室出來。「待會我會去訂場,其他隊員即刻去更衣室換衣服。」她一聲令下,其他隊員也不敢違命,逐個離開有蓋操場,只有妹妹和阿穎留在這裡。
    
「我有事想跟你單獨商量,可不可以走到一邊聊?」我拉著阿Sa的手說。
    
「為什麼要拉走Elsa?想說甚麼就在這裡說。」阿穎突然插嘴。
    
「阿穎沒說錯,你想說甚麼就在這裡說。」說罷,阿Sa摔開我。
    
「好。」我忍氣吞聲,把怒氣暫時吞下,「你是不是要代表排球隊出賽?」
    
「身為隊長,我當然要代表排球隊出賽。」

「我希望你不要出賽,這件事根本與你無關,只是某些人在從中作梗。」我狠狠盯著阿穎,這個滋事份子,越來越過份。
    
「與我無關?有人從中作梗?你說誰,我不明白啊。」阿Sa裝作不明所以說。
    
「總之,你不要出賽。」我仍然忍耐著,不希望跟她再挑起罵戰。
    
「你用甚麼身份跟我說?」
    
「男朋友。」我肯定地說出這三個字。
    
「男朋友?」阿Sa不屑笑了笑,歇斯底里地說:「如果你是我男朋友,為什麼偏要幫著凱兒?究竟楊凱兒是你程嘉洋女朋友,還是我?」
    
「即是你不會放棄明天的比賽。」
    
「不會,一定不會﹗」阿Sa堅定地說。
    
「嘉洋,既然她不信任你,何必再聊下去。」凱寧望著我說:「明天比賽,你跟我一組。」
    
「嗯。」既然阿Sa不肯放棄,雖然自知能力不及她,但我選擇在球場上跟她對壘。
    
「你該看清楚這個人吧!還配做你男朋友?明日我跟你拍住上﹗」阿穎在阿Sa身旁繼續煽風點火,比賽之事已經不能改變。
    
「我幫你們,我不想跟那個壞人一隊﹗」妹妹決定加入凱寧一隊。
    
「既然這樣,明日放學見。」說罷,阿Sa離開有蓋操場。

=====

晚上,我一直躺在床上。回想這天的事,明明想跟阿Sa和好如初,為何我們還要針鋒相對?只餘下兩天她就飛去澳洲,後悔之餘,心也揪成一團。這時,手提電話忽然響起短訊的聲音。我打開看看,是阿Sa傳送過來的:
「阿羊:
        『何以我變了你的16號愛人,隨便撞上那個她都比我更有趣吸引……』甚麼時候開始,我變了你的『16號愛人』?無論你想分手與否,明天請你給我一個答案。
發送者:阿Sa」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