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導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joqJK3NCE
 
那夜,我摟著姐姐嘩啦嘩啦的痛哭起來。雖然大雨一直灑向我們,但她沒有怨言,只是緊緊地摟著給我溫暖。經過一夜淋雨,我和姐姐雙雙病倒,只有習慣運動的阿Sa幸免於病。出奇地,正當我抱恙之際,靈感卻不斷湧來。不消兩天,便將那份歌詞填好。可能是痛哭了一場,讓一直被壓抑的感情釋放出來。
 
=====
 
阿俊生日那天,考試後我便約他在音樂室見面,順道把歌詞交給他。他看了後,也感到挺滿意。其實,有一段歌詞填了他和凱寧的經歷,幸好他沒有介意。
 
「差點忘記了,生日快樂啊﹗」我笑著說。
 


「要不要來一個birthday hug?」他張開雙手,準備迎我入懷。我也不好拒絕,跟他擁抱了一下。我們雖然同是雙子座,但性格絕對是天壤之別。他充滿陽光氣息,而我卻死氣沉沉。
 
「恭祝你生日冚穿個頭,慶賀你冚埋個鼻……」我們朝著歌聲的方向望過去,榮少和湯神唱著歌。妹妹在他們中間雙手捧著生日蛋糕,還有姐姐、紫琳、詩詩和阿業。「年年都要乞食,歲歲都要揸兜,恭喜你,恭喜你。」
 
「又是這首生日歌?我聽了四年,你們有沒有新意的?」我裝作抱怨說。曾幾何時,我以為今年的生日只有自己渡過。雖然生日已過,但大伙人一起仍是高興。
 
「你又何嘗不是?每年榮少唱給你聽,三日後你就照樣唱給我,我也足足聽了四年。」
 
「兩位壽星仔不要吵。今年由我馮少榮和湯神合唱此曲,第五年總算有些新意。」榮少走過來摟著我們的脖子。
 


「這麼不吉利的生日歌,不明白你怎會年年唱。」紫琳不滿地說。對她來說,所有不吉利的說話也不喜歡,但榮少偏偏喜歡說三道四,口不擇言,常常把她氣至半死。
 
「正因為我年年這樣唱給羊少,他才能『平平安安』活到今時今日。」聽了他的話後,我真的要感謝他,感謝他多年來的「照顧有加」。
 
「喂喂,吹了蠟燭才聊啊?我肚子餓了。」妹妹盯著那個兩磅重的黑森林蛋糕,一臉饞嘴的樣子說。
 
「在吹蠟燭之前,兩位壽星仔先許一個願。」姐姐用手擋在蠟燭前說。
 
「他們還有什麼願可許,又是凱……」阿業想說下去時,詩詩及時掩著他的嘴。其實我和阿俊也知道對方的生日願望,就是凱兒凱寧能夠留在香港,不要離開我們。
 


切生日蛋糕後,我留意到湯神和姐姐的舉動甚為生疏。只是為對方取膠叉這些小事,已經要謝謝前,謝謝後。要是以前,湯神必定替姐姐取一份蛋糕,不需要姐姐親自取的。究竟他們之間發生甚麼事?過了一會,阿業走過來問我拿歌詞看,而詩詩和紫琳亦一起看。
 
「阿哥,你填詞進步不少,比以前深情。」每次填好新歌詞,詩詩也會給我一些意見。我的作品,她也差不多全都看過。
 
「如果榮少可以填一首歌送給我,真是甜死。」紫琳望著榮少,但他正與阿俊聊天,沒有留意紫琳的目光。
 
「也不是,榮少懂得作詩。他的《清明》簡直字字鏗鏘,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有件事,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你,」詩詩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告訴我。「昨天碰見凱兒姐,她說七月五日夜晚就離開香港。」
 
「即是表演日的夜晚?﹗」紫琳問。詩詩點了點頭後,便回頭望我。這首歌真是最後機會,要是打動不了凱兒的心,她就會離開我。可是,誰保證她會觀看表演?
 
=====
 
隨著兩星期的學年大考結束,所有學生進入暑假的輕鬆狀態。我卻相反,最緊張的時間才剛剛開始。距離表演的日子只有十一日,期間我們需要練習,阿俊更擔任主音。時間之逼,不得不使我和阿俊焦急起來。有時候,我們為唱出來的感覺發生爭拗,阿業唯有做和事老調停。越臨近表演日子,我越害怕。怕的不是表現失準,而是對自己的歌詞失去信心。這夜,我們練習至九時多才各自回家。


 
「我將飯菜放在廚房,你翻熱就能吃。」姐姐對我說,我點了頭回應。實在太累了!不是體力上的累,而是壓力令心靈很累。她看見我疲憊不堪的樣子,便主動替我把食物翻熱。不消一會,熱騰騰的飯菜已送到眼前。
 
「謝謝家姐。」我坐直身子便開始起筷。但吃了一兩口,便住手了。
 
「怎麼樣,我煮得不好吃嗎?」
 
「我沒有胃口,而且感到很大壓力。」我吁了口氣,像要把壓力呼出,卻沒有太大作用。
 
「既然這樣,不如先聽一件事,可能會幫你減壓。你有沒有聽過每對情侶擁有屬於他們的時間嗎?就算他們各不相識,命運都會讓他們相遇,使屬於他們的時間開始。如果你喜歡那個人,同一時間那個人卻不喜歡你,固然不能一起;後來你不喜歡那個人,但那個人卻喜歡你,你會不會選擇跟她開始嗎?」我想了一想,然後搖搖頭。每次姐姐告訴我的,總是一些難以學會,但又能領悟到一些的愛情哲學。「你答不會,因為你已經不愛那個人。而且,屬於你們的時間亦已過去。即使那個人倒過來追求你,你也不肯跟她一起。因為,她已經錯失了屬於你們的時間。
 
「我知道……可是,我和阿穎之間不是時間過去就可以解決。而是承諾,我對她的承諾。」
 
「你什麼時候承諾她的?」
 


「兩年前。」
 
「兩年前,你仍然愛阿穎,覺得自己跟她的時間尚未結束。但實際上,她已經主動放棄了這一段時間。」她繼續說:「每對情侶拍拖時也會向對方許下很多承諾,例如一生一世不會離開對方,永遠很愛對方之類。他們許下承諾的一剎,我相信是真心想跟對方長廂廝守,並不是花言巧語。在眾多對情侶之中,有小部分可以遵守承諾至死的一刻,但大部分卻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而分開。那麼,以前許下的承諾又怎處理?當關係轉變的時候,之前許下的承諾亦同時解除,這就是『承諾的時限』。
 
「即是我對阿穎的承諾,早在兩年前已經解除?要是解除不了,只是因為我對她仍未死心?」
 
「你是重視承諾的人,重視到有時候鑽牛角尖也不知道。」姐姐回頭望著我說:「中四的時間是屬於你和阿穎。但到中六的這段時間,就屬於你和凱兒。如果因為一個過時的人和承諾而放棄眼前的幸福,絕對是不智的。」
 
「可是,凱兒已經跟我分手,亦決定離開香港,離開我。」我失落地說。聽了姐姐的話,反而覺得自己一手破壞了我和凱兒之間的時間,傷害她。
 
「倒又未必。」她笑了笑說:「你去海濱公園那一晚,我約凱寧出來。她說凱兒仍然很愛你,無時無刻戴上你送給她的銀手鏈。就是這東西,一直維繫著你們之間的感情。而我肯定在凱兒心目中,你仍然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真的嗎?」突然之間,我好像由谷底反彈,再次重燃希望。
 
「嗯,家姐何時欺騙過你?」她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幸好還暖,要不再翻熱就沒有營養。」


 
她將筷子交給我。姐姐除了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擔任我的軍師外,原來私下也為我做了很多事。有這個姐姐,真是福氣。當我吃光所有飯菜,想起早幾天我們在音樂室吃蛋糕的情況,我禁不住問她:「你和湯神呢,屬於你倆的時間過去了嗎?」
 
「或者命運讓我和湯神相遇。但我們的時間只是朋友,而不是情人。」
 
「你跟他說清楚了嗎?」
 
「嗯。」姐姐點了點頭說。她曾經告訴我一直解決不了這件事的原因是擔心再一次傷害湯神。到最後,她仍然選擇了這個解決方法。不會對感情拖泥帶水,就是姐姐的性格。
 
=====
 
承諾的時限,就是解除我和阿穎之間承諾的方法。方法已有,接下來的是如何運用它。時間雖然是凌晨十二時多,但我決定致電阿穎,約她出來解決我們之間的事。她遲疑了一會,就吩咐我順道買些東西給她吃。
 
到達香港仔,平時光顧的「三樣好」早就收市,而「杏花樓」亦打烊。幸好,在停車場附近還有一家甜品店還未收市。沿著「百步梯」拾級而上,很快到達阿穎家樓下。不消一會,阿穎由大廈出來。她一直挽著我手,帶我到附近的平台公園坐下。這個地方,兩年前分手前夕,我們如常坐在這裡。阿穎也和當時一樣吃著甜品,一切事情也如常。怎料數天後,她提出分手。歷史,好像再次重演,只是今次角色調換了。
 


「這麼晚也買到甜品給我,你真好啊。」她吃了一口椰汁西米露說。
 
我只是掀掀嘴角回應,然後沒有焦點的望向前方。從何說起,怎樣開口呢?「分手」兩個字,一直以來只會由另一半開口,不會從我口中說出來。原來連分手…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良久,我還是直接地說:「阿穎,我想跟你分手。」雖然我沒有直視她,但我知道她住了手,正望著我。「你再次在學校出現,我真的感到驚訝。一個預計不會再見的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出現。當時我和阿Sa拍拖,你的出現打亂我的生活,亦令我和阿Sa分開。我相信之前的事,是你悉心安排的結果。」
 
說到這裡,我才敢直視她一眼。她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繼續聽下去。「直至我遇上車禍昏迷,之後失去記憶,凱兒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她的堅持和執著,不單是我,相信連你也預計不到。記得排球比賽那日,榮少說我變了心。他說凱兒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已經比當時仍是我女朋友的阿Sa重要。那時候我不知道他為何這樣說,但這一刻我知道了!因為凱兒有一種讓我安心的能力,給我安全感。要不是凱兒在歌唱比賽開幕前牽著我,相信那次演出會錯漏百出,最後丟臉收場。」
 
「你和凱兒只是認識半年,我沒想到她對你的感情可以這樣無私,這樣深。」阿穎終於開口說:「第一次見到Elsa和凱兒的時候,我知道Elsa毫無心計,對我來說不會構成任何威脅。至於凱兒,論心計,她丁點也沒有。但她為人很冷靜,加上擁有一種難以被看破的能力,我知道這個對手很難應付。」
 
「你就是這樣,跟以前一樣好勝。」不知為何,原本侷促的氣氛,突然間緩和了,變成朋友間閒談一樣。「我曾經答應凱兒外婆會好好照顧凱兒,不會讓人傷害她;我亦答應凱兒不會離開她,還會每年陪她逛花市。我對她的承諾,至今仍然生效。而對你,我亦作出過很多承諾。有部分兌現了,但有一部分至今還未兌現。可是,未兌現的部分,應該在兩年前分手的那一刻解除了。只不過是我死心眼,一直遵守至今。甚至傷害到愛我的凱兒,我視她如老婆的凱兒。」
 
「洋,你真的變了很多。」阿穎放下甜品說:「一直以來,我以為贏了凱兒,得到你這個人之後,就會慢慢得到你的心。而你對我,亦會逐漸由承諾轉為愛。所以,我沒想過你會主動提出分手。其實當你為凱兒而跟Elsa對著幹的時候,我察覺你為凱兒而變得勇敢,變得堅強,再不是以前懦弱的你。」
 
「嗯。」不知不覺間,原來我為凱兒轉變了很多。
 
「到最後,我仍然輸給凱兒……」她掀掀嘴角,像嘲笑自己失敗。「我想問,如果我在凱兒出現之前回來找你,你會不會跟我復合?」
 
「會。中六開課的時候,如果你回來找我,我一定會跟你再一起。」
 
「那時候你已經認識凱兒和Elsa,你太花心了。」她俯首望著地面,雙腳晃動著,「洋,我們還是朋友嗎?」
 
「嗯,我相信凱兒也會視你為朋友。」雖然阿穎曾經針對凱兒,但以凱兒不計較的性格,她不會以牙還牙的。
 
「吃飽飽,我很睏了。」她突然站起來,回頭對我說:「下次不要買這間甜品店的甜品,丁點也不甜。」說罷,她逕自離開公園。
 
「我陪你……」
 
「不用了!」她打斷我的話,背著我揚揚手說:「我家離這裡不遠,很安全的。你快去乘車回家,嘉晞擔心你的。」我沒有趕上去。我知道她是一個倔強的女生,不想我看見她傷心的樣子,所以只好望著她的背影慢慢離開。存在於我和阿穎之間,延續了兩年多的承諾,最後也因時限而解除。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