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四周是陌生的環境,我不知道是甚麼地方,空無一人的大宅。我環顧四周,大宅內也空無一物,我為何深夜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呢?走廊的燈沒有亮,但透過大廳亮著的燈,大約可看到走廊盡頭有兩間很幽暗的房間,我此時很想立刻離開這個地方,所以立刻步出大門。我不知道要怎樣回家。
 
     「咦,家俊,你好像今日面色蒼白、精神好差呢?」
     「一般啦,可能昨晚發了一個夢,我不明白當中的意義,到現在也很苦惱。」Lemon是我的直屬上司,所以不想和她交代太多。
     「有機會告訴我你的夢,昨天交給你的活動海報及橫額設計完成了嗎?」
     「還有少許便完成,可以在你收工前給你嗎?」
     「好,我今日會準時六時離開。」
說完Lemon便勿勿回到她的工作座位,又忙著打電話聯絡參加中心活動的家長。
 
中心電話響起,我的心怦怦狂跳了一會,第一個念頭是昨晚在陌生大宅中,臨離去時,大廳的電話突然響起……


     「午安,青少年中心……」
     「你好,我是嘉怡媽媽,今日嘉怡病左,去唔到Lemon姑娘的託管班,我想幫嘉怡請病假」
     「好的,我已記下了,會同番Lemon姑娘講的」
     「謝謝你,再見。」
 
我又回到沉思,到底那個電話是誰打出的?又有甚麼含義?我打開電腦,立刻到網上搜尋一下夢境及解夢的內容。沒有太多資料附合我的情況,只找到一些零碎內容有關意識沉睡後,潛意識想傳達的訊息。我對另一則內容較有興趣,內容太約是於睡眠中見到的事物,有時未必是夢境,可能是不自覺的靈魂出竅。
 
交了設計給Lemon後,便見她趕著離開,臨離開前她囑咐我要準備妥當明天下午到學校小組活動的物資。晚餐時,往餐廳的路上下著微雨,我看見餐廳對面的吉店已有人租了,正在裝修,一把黃色的直雨傘吸引了我的注意。
 
直覺告訴我這把雨傘正是我昨昨夢中見到的那把,我不為意的走到店前,並拿起傘子,然後見到價錢牌還在,並在上面貼著一張紙條:


 
「獻給你的禮物,家俊,你將會用上它。
                                   B.B.」
 
我思緒混亂,心頭狂亂,難度昨晚的不是夢?怎麼會出現一樣的傘子,又同時有我的名字!當我抬頭時,一個裝修工人已走到我面前,對我說:
   「是你的嗎?今早已放在大門。」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人給我的。」我緊張地說。
   「是嗎?那樣很好呀,你正用得上,拿去吧!」
   「你知道是誰放的嗎?我想去多謝他!」
   「昨晚我收工時也不見的,今早才見它放在門口呢!」


謝過工人後,我拿著傘子,心裡的疑問卻越來越多!
 
晚飯後,外面的雨下得越來越大,我只好打開雨傘,回中心的路上,我總覺得有人在緊盯著我,所以不由自主的走快了兩步。回到中心後,我勿勿走入活動室,一邊準備明天協助Lemon的小組物資,一邊整理今晚發生的事,一個神祕的夢;一把雨傘和紙條。
 
門外雨已停了,不經不覺間已經晚上十時正了,我和其他同事也趕著關門離開。由於今晚的一連串時間也令我很震驚,故和同事道別後,便提著雨傘急急離去。
 
父親驚異地望著我手上的雨傘,突然問我:
   「你在那裡找到的?」
   「我在商場附近找到的,好像有人特意想給我的!」
 
我再望向父親時,他雙眼倏然移開,好像有所隱瞞!其實我和父親從少關係已很差,很少說話。印像最深刻的是他在我中三時,深夜返家見我仍在大廳用電腦打機,憤怒得立刻二話不說到廚房拿出菜刀要追斬我!幸而母親聽見嘈吵聲立刻走來阻止他。但自從雨年前母親死去後,我和父親的關係就更疏離了。
 
   「你是否知道雨傘的事情?」我問。
   「你記得那件事了?你醫生怎樣說?」
 


我猛然醒覺,自從半年前的交通意外後,我便患上局部性失憶症,關於交通意外的事情毫無記憶,有時也會斷斷續續的遺忘了生活內容。但半年前的事情和雨傘又有何關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