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 我還是重新許願



[90前心聲]人總需要勇敢生存 我還是重新許願
    
  早幾天踏進西鐵車廂,縱然車廂內空位處處,個人還是選擇了倚在車門旁,站着伸展那經常坐在電腦桌上的身驅。耳朵還是習慣性地塞住兩個耳筒,盼望自己能夠在這半小時的車程聽着自己選擇的音樂能夠得到放鬆,至少這會是個短暫的私人時間。

  突然,我右腳旁的膠玻璃發出了幾聲聲響,原來是一個大約是三歲左右的小朋友在敲打那塊玻璃,對他來說,這個世界應該都是充滿新鮮感。過了數秒,我發現他朝着我的方向看過來,向我微笑,大概他敲着那玻璃除了好玩之外,也是一個吸引我注意他的舉動。同樣地,我善意地回望了他一眼,然後假裝把注意力放回我的手機上,然而偷偷的斜視留意着他的下一個舉動。

  他把頭縮回去,過幾秒後又把頭伸出來,以同樣的方式「窺探」我。這樣一來一回,小朋友笑容越見燦爛,十分投入和滿足於這個遊戲之中。每次在街上遇到不認識的幾歲小朋友,我都喜歡在他們注意到我的那一瞬間,回敬他們一個堅定的眼神。通常在那一剎那間,他們都會發出回心微笑,有的還會跟他們身旁的成年人「報告」,手指指,眼望望,口裡說着單字,然而大部分的成年都不明白那複雜的「小童級摩斯密碼」。當然,有小部份「小屁孩」只會給你一個「臭臉」,頭也不回。

  這個行為有點像街上有時出現一些亂逛「神經漢」隨便找上一個人去搭訕一樣變態,老實說,我是某程度上認同的。

  這個情況的出現我覺得是最佳例子印證為什麼小童會被人以「天真無邪」去形容,當然這個「天真無邪」與另一個「很傻很天真」是不一樣的。換着同一個情況,對着成年人以微笑,點頭,眼神等動作打招呼,只會換來負面評價。



  「乜個人咁串架,唔理人。」「條友係咪啞架呢,唔識講野架咩?」「乜咁無禮貌,呢D細路真係唔識死!」

  做一個所謂的成年人就是要面對無數這樣的壓力,做人再不是向自己交代,而是滿足身邊人的要求。自此以後再沒有「無憂無慮」的日子,扛着「成年人」的稱呼,忘掉簡單的日子。

  小時候總是想長大,長大後卻懷念那「天真無邪」,不會虛偽的日子,但願我的那顆「赤子之心」不會有離我而去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