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些時候,一些選擇,原來並不算選擇。 而放在面前讓你選擇的,也不代表其中一個就會有最好的結果。



           我很會發夢。
           其實每個人睡一個晚上,在腦海裡打轉的夢的數量可以是十分驚人,也知有些學習過特別技巧方法的人,能記下比平常人更多的夢境,甚至可以左右夢境的發展。
           只是若似我般未曾學過如何去將它們刻意記錄的門外漢,於非有意識的底下,甚少可以於醒來後將夢境一一回憶起來。
           不過有一些夢倒是深刻得會叫你遲遲未能揮去,繞縈在你腦海與心頭。
           早兩天就發過一個夢,很簡短,劇情都沒幾幕,只是,筆者卻認為它是那麼的糾結。
           夢中,情節設定了我一位心愛的人正患著不治之症,而有一位科學家,成功研製出兩罐藥水。
           以為是奇蹟的好消息。
           可惜,這位科學家告知我,兩罐解藥,均做不到兩全其美。
           一罐,喝下後,病人會馬上如安眠般死去,然而病人自身不會感覺到任何哀傷苦楚,了無牽掛。
           一罐,可以延續病人壽命,病人可以一直定期喝此款藥水,生命便能一直得以維持,可是,在此期間,每分秒裡,病人都得承受極大疼痛,直至停止飲服藥水,才得以真正安眠。


           若果這故事的主角是你呢?
           你會如何選擇?
           只記得在夢中,唯一可作決定的角色只有我一人(不是理應由病人作主嗎?無奈夢境的情節總是不一定合理正常)。
           那刻我寧願要作出決定的不是我。
           彷彿由天隨意安排的話,還會比這個局面更簡單輕易。
           也許還寧願沒有出現過這位科學家、這兩罐藥水亦未曾被發明出來。
           有些時候,一些選擇,原來並不算選擇。
           而放在面前讓你選擇的,也不代表其中一個就會有最好的結果。
           在宛如矯情電影才會出現的難題壓逼下,以免心力腦袋負荷過重,我的防衛機制終於喚醒了自己。
           睜開眼,深深吸一口氣,又不禁問自己,到底真要的話,哪個會是我所選擇的答案?


           放手讓心愛的人安然離去,由自己來背上千絲萬縷的無盡思念;抑或,緊抓著雙方捨不得的情感,卻要令心愛的人繼續忍受不得已的空洞與沉痛?
           現實裡的我,在心底,替夢中的自己作出了一個選擇。
           至少是我認為對的選擇。
           畢竟人要學習放手,不能自私,一方痛苦,總好過雙雙拖累。
           夢很沉重。
           幸好,還只是一個夢。
           抹一抹眼角的淚水,輕輕轉一個身,希望再入睡後,這次能發一個比較快樂輕鬆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