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成立即將手機號碼加了wtsapp,第一件事當然是看她的頭像,但遺憾地出現的只是一隻小狗的相片。他再用電話號碼搜索facebook,但仍然無任何結果。俊成略顯失望,害怕自己會中伏,但同時卻加重了他的好奇心,令他對這位女孩更感興趣。

「Hello,你好呀。我叫Peter,好高興可以配對到你。😊」他輸入老套但誠意滿滿的開場白,還加了一個笑臉emoji,之後他就期待地等待著對方回覆。

一個小時、二個小時、三個小時......

俊成不斷察看wtsapp,但卻遲遲等不到對方回覆。這時他發現犯了自己一個致命錯誤。他居然用了自己樣子做頭像。雖然他已選了一幅比較好看的相片做頭像,但是否樣子中等卻是見仁見智。他心裡在後悔,早知就先換了頭像好了。

十二小時後,對方終於回覆了。



「你好呀!我叫Karen,很高興認識你。😊」對方還加上一個笑臉emoji。俊成非常感動,起碼自己的相貌是過了關,也證明對方是不注重相貌的好女生。

「你好呀 ! 你依家大學幾年級呀 ?😁」俊成快速回覆,又加了個開心emoji,他聽人說與女生wtsapp就是要多加emoji。

俊成開始積極地尋找話題,就先從Karen的背景與興趣聊起。雖然他不算健談,但對方會積極回應,亦會問到他的生活,所以雙方的對話氣氛都頗為愉快。俊成開始由原本一試無妨的心態轉為想更深入了解這位女生。

「喂,你為甚麼邊淫笑邊覆wtsapp?好噁心呀。」俊成的好友士賢看著他上堂時不停回wtsapp,忍不住問。士賢與俊成由中學時期已是好友,之後升讀同一所大學,友誼當然更進一步。

「我想我快要戀愛了。」俊成甜笑說。



「和誰呀 ? 心怡嗎 ?」士賢好奇地問。心怡是中學的級花,更是俊成的女神,他們兩人由中學時期已經認識,當時俊成已經明戀心怡,還發起追求攻勢。心怡是級上的女神,追求者眾多,其貌不揚的俊成自然不可能追求成功。面對著俊成的追求攻勢,心怡一直採取典型的曖昧態度,與他保持距離同時又維持著友誼。

這種狀態一直維持至大學。心怡與俊成升讀同一所大學,俊成就成為了心怡重要的社交資本,在大學一年級前期陪著她食飯與出席學會活動。畢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不會願意在大學獨自食飯,身邊時刻有朋友才可證明自己有吸引力。後來,心怡有了很多大學朋友後,當然就少與俊成聯絡。依照士賢看來,俊成只是心怡的「兵」而已。

士賢對收兵的女生並無好感,心怡無疑是這一類。所以他們即使兩個即使同一所大家也只是點頭之交。他也希望俊成可以放棄心怡,拓寬自己的異性圈子當然是最有效的方法。

「無圖無真相。無圖你說要和周子瑜拍拖都可以呀。」士賢第一件事就索要照片,其他細節反屬次要。

「還未有相片呀。」俊成不好意思地說。



「你與她網上認識?」士賢感到好奇。他一直以為內向的俊成會網上認識女生。「Tinder、wechat等交友apps最多美容女與倫敦金女,雖然你無色可騙,但小心被人騙財呀。」

「我與她雖然在網上認識,但卻是循正經途徑,並不是交友apps。我們已經聊了三個星期,做推銷的又怎會花三個星期與我聊天?」俊成反駁。他卻不敢說從「緣份配對計劃」識女生,這個名字實在令人有點難為情。

「對方可能同時與十個男生聊天,你只是其中之一。」

「不會,我已經問過她了。她說只有我一個網友。」俊成的確與Karen聊過這個問題。畢竟在計劃中女生是有機會拿到兩個男生的聯絡方法,他都想知Karen是否會漁翁撒網。

當時俊成小心地問:「你仲有無配對到其他男生? 以你條件應該好受歡迎呀。」

「無呀。我只有拎到你一個電話,而且我都唔想識太多網友。你呢 ? 現實中有對象嗎?」

「無呀。」

俊成當時可是開心了半天。他認為Karen對自己有興趣才試探自己。



「她可能是騙你呀。」士賢很想這樣說。但看到俊成幸福的樣子,還是算了。

「但相片都未有,對方可能是肥婆,甚至是男生呀。你想與對方進一步發展的話,至少要拿對方的相片或者直接約對方出來。」

「她身型160cm 50kg又怎會是肥婆?我又怎會選擇一個肥婆做網友?好了好了。有相我會send給你看。」俊成也深有同感,其實他自己心裡也不太踏實,都想找機會一窺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