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從窗口望過去,一班人圍係村屋下面,他們似乎係到示威。然後一隻巨大無比嘅手握著村屋嘅陽台,向上爬。 我跌入了一個沉淪嘅真相,這一切都是⋯⋯



我今日去左隔離村,入左一間裝潢好特別,有著英倫風嘅舖頭。一個50幾歲嘅叔叔,著住印有英文字嘅圍裙,行過嚟。「你好呀,第一次嚟呀?我係Tommy。」哦⋯⋯圍裙印住佢個名,真奇怪,我睇極見唔到間鋪頭嘅名。「我自己睇下得㗎啦,唔該。」

我行到入去,見到一個二個木箱,裝住好靚嘅生果。係,係好靚嘅生果。木箱上面掛住一支銅管,吊著一個兩個小燈泡。Tommy,嗯,個店員企係遠處,一直望住我,我有點尷尬吧,就愈行愈入。原來店舖嘅盡頭係一個半圓形嘅地方,種着好多支血紅色嘅玫瑰,好似一個小莊園。

呢到好靚,好似外國嘅店舖。長型嘅舖位,高高嘅樓頂。大窗口配白色木框,用深色窗簾,簡單不失時尚感。我企係窗前面,望出去。

對面村屋,有一大班人係到示威,同店舖嘅氣氛造成強烈對比。

突然,



一只巨大無比嘅手,握着村屋嘅陽台,向上爬。佢企左係村屋上面,向地咆哮。震耳欲聾嘅聲音,一下子令我覺得好似失去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