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嗝!」嘴嚼過的食物與胃酸混和後的氣味從呀肥的食道跑出。

  「哇,好耐未試過咁飽喇。」揉搓著自己的肚腩慨嘆。

  如果要解釋甚麼叫人畜無害的外貌,呀肥現在大概就是這種模樣。

  十號:「咁快飽?轉頭煙叔話請食糖水喎。」

  呀肥驚訝:「咩話?仲有甜品?」



  「拿,我冇講過呀,哈哈哈。」煙神澄清。

  「我食得落架,你比啲時間我。」呀肥正經的坐起來。

  「又唔係最尾一餐,唔洗咁搏命喎,肥仔」大飛反手送了呀肥胸膛一記重擊。

  「講番『笑面虎』單野丫。」大飛夾了一片薑放進口裡。

  「啊,係喇,佢都幾急架。最好聽日下午前搞掂喎。佢仲出價咁多。」煙神舉起了四隻手指。



  「四千蚊?」呀肥眼皮撐得連眼珠都快要掉出來。

  「係四萬,仲指明要『大飛』親自下手。過程途中唔可以有第三者在場。」煙神一臉認真的說。

  這次呀肥的眼珠真的掉到枱面再反彈到地下:「以......以前哩啲老虎仔最多咪三百八。」

  「哼,上山虎三百八,落山虎三萬八,仲有二千比大佬嚇一嚇。」大飛細嘗著那片薑淺笑。

  「好丫,我接。」大飛放下雙筷,拿起袋就站起來離去。



  呀肥:「喂,你咁就走呀?」

  「飛哥哥,我仲未講完架。」

  「咁我都走先喇。」林乙回頭向眾人說。

  「下?而家即係點呀?」呀肥問。

  「而家我地飲埋啲酒佢,一陣同你去搵個姑娘。再食糖水。」十號露出邪惡的笑容。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