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身打扮,自然是來找麻煩的。

  房內的三人都同時感到意外,收起了原有的嬉笑嘴臉。

  「叮噹,叮噹,叮噹。」急促的節奏催促著他們的回應。

  「裝下係咩人啦,正常黎講冇人知我係度架喎。」林乙率先反應過來。

  「哩度冇門眼架。」小雙說出了現在的困局。



  「我搞掂佢!」風少走到廚房拿出一把長方菜刀。

  「叮噹,叮噹,叮噹。」門鈴再次響起。

  「唔洗用刀呀,應該識既。」

  林乙穿起黑色笠頭大衣,準備開門。

  小雙:「等陣!我覺得有唔妥。」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小雙的驚恐感不是沒道理的。
  
  但要來的始終阻止不了,林乙已經把門打開了。

  鐵閘外,同樣是一張隱沒在黑色笠頭大衣的陌生臉孔。

  舉高了的牛皮信封擋住了陌生臉孔。

  林乙想都沒想,就連鐵閘都打開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