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車吧。」一名中年男人駛著一輛電動迪施拿,在車窗向林乙說。

  中年男有著一把短髮,鬍子有刻意的修剪過,不算濃密,略帶粗獷。

  林乙繞過車頭,直接在副駕座坐下了。

  扣好安全帶,留意到倒後鏡掛著一道「御守」,寫著平安二字。

  然後就看向窗外了,這種模式的接工作方法都不是首次了。





  「林小姐你好,我叫鄭宇航,今次我老闆係個忙人,所以唔方便離開公司範圍,亦所以派我黎接你。」他竟然附帶自我介紹。

  一向都是對話越少,越健康的,對整個過程來說。

  「你咁多野講既。」林乙沒看向他。

  他有點錯諤,沒想到是接回一個沒大體的發言。

  「喔,只係簡簡單單自我介紹姐。」宇卻沒有因此而動氣。





  林乙抽出一把小刀,直指向鄭的喉嚨。這把小刀,從拿到後一直未抽出過,這次是她也有點猜不著的鼓譟。

  「我意思係你唔好再亂講野。我有好重要既野諗緊,請你唔好打斷我。」小刀放回。

  得知這個人只是司機後,更加沒有需要尊重的理由。

  林乙想用笠衣把蓋臉都蓋過,卻發現身邊真的出現了笠衣。

  「明明掉低左架喎……」她心想。





  整程車都變得戰戰競競的,一向自認擅長搞氣氛的宇,發現自己還非常不夠班。

  「古怪呀……」最近都開始有異樣出現,就是大事件即將來臨的感覺,而且比以前都要強烈。

  每年度的紋身展前夕,都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自己開始有別人不擁有的能力——隨手拿得到認為存在之物。

  具體是很難解釋的,但林乙她自己卻確切感受到。

  而小腿上的羅馬數字,好像一天比一天明顯……

  車子轉眼駛到一座超過六十層高的辦公大廈,大門外有穿載著白手套的守衛。

  其中一人走近幫忙打開車門。

  林乙看著這棟大樓,多少感覺到這邊一重重不為人知的世界。





  宇同時亦下車了。

  「我帶你上去丫,老闆應該係樓上等緊你。」把車匙掉給白手套,恭敬的請林乙同行。

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