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第二任會長(一)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新年快樂!」電視正播放世界各地的倒數畫面,到處也是璀璨的煙花,到處也是漫天的歡笑,到處也是真摰的祝福,人們互相擁抱,帶喜悅看周邊燈飾。

男主持興奮道:「踏入二零零五年,希望大家新年快樂!去舊迎新!」女主持接著向觀眾祝福,便完結這除夕迎新節目。世界喜氣洋洋,歡天喜地,向二零零四年說再見。

依舊的鬧市,依舊的生活;一樣的節奏,一樣的工作。可是,門者界就不再一樣。

自噬魂者忽地出現,中止聖盃戰決賽,更大肆破壞塔克納地下大城,死傷無數,而當中死者更包括三名世上最強的九人--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一郎、梵蒂岡的卡洛斯和執劍的斯龍。世上最強的九人,只剩下六人。



聖盃戰決戰當日,但丁將斯龍擊敗後,在地下大城內大喊:「斯龍已死!」地下大城中所有人亦聽得清清楚楚,代表一代偉人殞落。但丁續道:「七罪,走吧。」八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鳳大吼:「龍叔叔!」跑到命運之門,亦即斯龍與但丁決戰的地方。對他而言,斯龍不只是千闕的結拜兄弟、家人,更是恩師。

他從未想過,強大無雙的斯龍會被擊倒,更甚,但丁可是幾乎絲毫無損地離開,即使被兩名世上最強的九人合擊,結果依然如此。這訊息更是狠狠地刻在每個門者心中--噬魂者無人能阻,即使是世上最強的九人。

當真鳳跑到,原先高如觀眾席的命運之門已不復當初,破爛不堪,佈滿戰鬥的痕跡,鋒利無比的刀痕,卻完全感覺不到斯龍。斯龍真的從世界上消失了。

真鳳淒厲慘叫:「呀!」難以接受所珍愛的同伴一個個離世,先是風仔,現更是斯龍,即使自己成為初階三門者,世界從沒改變,時間依然轉動,沒有一剎停留。



若霖、明鋒、小倩和電王紛紛趕到。見真鳳跪地落淚,小倩忍不住抱他一同放聲痛哭;電王跪下,緊握拳頭,無力感令他無法繼續站起;若霖亦依靠明鋒啜泣,哀痛有如心死。

其餘六名世上最強的九人亦回到瀰漫著一片愁雲慘霧的命運之門。東尼壓聲說:「噬魂者已經離開。我們擇日再開九大組織會議。」

六人身上衣物各有破損,顯示各自經過一番激戰。看到死無全屍的卡洛斯,宋龍、奧塞斯、伊諾夫、戴安娜和莉娜都沉默地點頭,然後各自散去。

原定以聖盃戰來決定九大組織會議主席,但因被腰斬,因此九大組織會議主席一位由東尼暫時繼續擔任,直至之後討論或議案。

當真鳳等人從明鋒口中知道明念離他們而去,更似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執劍似掉在地上的鏡一樣,不再完整,破裂成碎。



小冰在基地默默地等候他們,聽到眾人消息後,傷心欲絕,曾希望自己聽聞的只是傳聞,只是玩笑。斯龍強大無雙,磅礡氣勢就如山般高叢入雲,如海般深不可測。

看真鳳和小倩二人,小冰更是沉默,變回冰山美人,不,她替自身披上更厚的冰霜。

「小冰,你之前⋯⋯去哪了?」真鳳再次見到小冰,百感交集,相隔不過數天,卻似數載,甚至如今竟感二人之間的隔膜。

小冰只簡單回答:「回鄉探親。」話畢,她轉身離開,目光未曾留在真鳳身上。真鳳以為眾人現時失落,尚要時間消化一切,如此簡單。

基地中了無生氣,而那些掛在牆邊、記下十人歡笑的照片更突顯現在的冷冷清清和寂靜無聲,連空氣都沉默起來。

眾人深知斯龍一向不愛繁文縟節,所以只靜靜悼念被喻為世上最強的九人、豪氣萬千的一代巨人,而來自世界各地各族的人亦送上不同的祝福,有不少族長更親自到來拜祭斯龍。

斯龍一生竭力為門者爭取利益,令門者家族之間變得和平,令門者得到尊重。在門者界,萬斯龍除是世上最強的九人之外,更是豪氣和義氣的佼佼者,受各方敬重。

萬事妥公司中,所有員工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亦主動為斯龍默哀兩分鐘,以作為對總監,亦是對一代強者的尊重。



真鳳呆站在辦公室內,望著窗外風景,卻不知焦點為何,不知時間流逝。依舊的世界,不再一樣,一樣的世界,不再依舊。

把斯龍的身後事辦妥後,小冰收到來自東尼的訊息,向其他人說:「東尼召緊急會議,兩星期後,召九大組織會長前往日內瓦的聖彼得大教堂進行會議。」

這訊息亦意味天照大神門、執劍和梵蒂岡需在兩星期內自行推選會長。明鋒認真道:「蛇無頭不行。如果要維持執劍,就需要選會長,否則,亦即代表解散。東尼或打算吞併其餘三大組織。會議曾規定,世界所有門者都需要向九大組織註冊,但九大組織最重要是擁有一名可以憑實力壓制其餘門者的中階三門者。」

真鳳聽後馬上說:「但龍叔叔辛辛苦苦建立出黎的執劍,不可以讓他白白斷送在我們手上。」執劍並非只是一個名字或一個組織,這是他們的驕傲,與生命同在。

明鋒自那天起,彷變更加自我封閉,更了無感情,道:「執劍只剩下身為初階三門者的我和真鳳,高階二門者的電王、小倩、殘影和若霖,還有中階二門者的小冰。能夠當上會長,戰力定是最強,我投舉真鳳。」

與過往不同,真鳳彷彿預料如此,少了那份幼嫩的驚訝,其他人亦無異議,始終他們也知道實力就是一切。真鳳道:「明鋒,你同是初階三門者,比我更早加入執劍,知識、人脈亦比我更好更多。」

「真鳳,我自知我不是戰鬥天才,但由你解封開始,不過半年已經成為初階三門者,而且打敗過不少強者,是個天生的戰士。而且你在決戰中為救小倩,以身擋下梅諾的凱旋風捲,更肯定你和總監一樣重情重義,是第二任會長最佳人選。」



電王真誠說:「對,你的確是我們之中成長最快的一個,更帶領我們勝出聖盃戰初戰。」回憶以前曾與斯龍說過真鳳的潛力比自己高,事實確實如此。

小倩眼懷情意道:「我們一定會支持你,真鳳。」

當真鳳望向小冰,她和若霖都只點頭示意。明鋒問真鳳:「作為會長,需要面對各種責任,亦需要同其他組織交涉,已不單單去戰鬥,而且,其餘六大組織一定諸多阻攔,甚至進行挑戰。到時,你只可以選擇迎戰。這樣,你還願意做執劍的會長嗎?」

面對明鋒的問題,一臉頹廢的真鳳只道:「我會好好考慮清楚。」便獨自走進地下室。

餘下五人都知道這影響深遠重大,當上會長,即將面對來自各組織的壓力,就連萬事妥亦會被受牽連 。第二任會長,即將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施壓。

正當小倩想走向真鳳,小冰伸手阻止,細語:「讓他一人靜靜。」走到大廳翻查各地資料。

自那天之後,兩女首次說話。小倩心中複雜萬分,又是感激,又是愧疚。本想陪伴真鳳,但小冰卻提醒自己,他現在更需要的是獨自安靜的時間。

而在天照大神門,亦在經歷著同樣的事情。兩男一女正拜祭壬生一郎,眼中帶著陣陣哀愁。



壬生八夫向壬生一郎的遺照跪下,雙手緊握在南極爭奪過來的秘銀,道:「噬魂者⋯⋯我一定會為大哥報仇。」

他回想起當時在南極,內情報局中的三門者近乎全數到達塔克納地下大城,只有一個較不出名的初階三門者到達南極,聯同三個中階二門者,護送從南極挖掘出少量秘銀的挖掘隊。

在冰天雪地,壬生八夫、遠田羽生和蒼井天壓下氣息,衝去突襲。遠田羽生以奧妙的劍招,一挑、一斬,擊殺兩名中階二門者。那初階三門者為風屬靈力者,反應極快,右手手刃後發先至,擋下遠田羽生,輕挑道:「簡直不自量力。在冰天雪地,身為火屬靈力者的你根本發揮不到。」

力度之大,遠田羽生反被震後,虎口一陣麻痺,笑說:「不愧三門者。」

蒼井天利用一極幼細而精緻的秘銀吊墜項鍊,注入接近全部的靈力,轉化成更強大的精神力,強行對那人使用封目。那人雙目變成全白,視覺全失,大感震驚。

身法如鬼魅的壬生八夫陡然從遠田羽生身後閃出,把九成靈力注入秘銀戒,一喝:「泡沫世界!」

正如那名三門者而言,的確在冰天雪地,火屬靈力者無法發揮出最強的實力,但同時,水屬靈力者則會變得更強大,一道既刺眼又清澈的藍光從秘銀戒閃出,無數泡沫一湧而出,配合漫天飛雪,令那人突然陷入困境。



泡沫世界包圍那名初階三門者,一時情急,以風刃斬去,可是當泡沫一被斬破,則化成數之不盡的微細水滴,與寒風雪雨融為一體。

風刃斬不斷水點,而水點飄向那人上身,眼球一被水點沾上,當下溶化不少,痛到馬上閉眼。水點無情,卻連眼皮都不放過,慢慢溶掉眼球,雙瞳流出液體,比眼淚更黏稠,比血液更詭異,叫聲淒厲,直至叫聲消失於風聲之中。

遠田羽生道:「果然秘銀威力強大,否則以三人之力,根本沒可能打贏一個三門者。」

其他挖掘隊隊員根本不值一提,光是看到這恐怖畫面,連提槍的勇氣都沒有,紛紛倒下。壬生八夫輕道:「羽生、天,殺死他們。」獨自走向貨車,看到秘銀時,不禁驚嘆;「果然南極底收藏好大含量的秘銀。回去一定叫大哥好好來南極一趟。」

從回憶而返的壬生八夫,看著那秘銀不禁感到心痛,而身旁的遠田羽生亦不發一語,蒼井天更加是不敢在這場面說話。

一個高昂的日本男人從椅子上站起來,道:「起來吧,八夫。大哥去世已是事實,我會承繼大哥遺志,帶領天照大神門向未來進發!」那人目光炯炯,面型瘦削,身軀如鋼,可是尚為俊俏的左邊面上卻有顯眼矚目的疤痕,從眼眶下伸延至咀邊,就像一條蜈蚣,令他殺氣更重。

「二哥,之後九大組織會議一定危機重重,請萬事小心。」壬生八夫重情重義,由心而發地擔心自己家人,尤其連大哥和四哥已經離世。

「我,壬生二介,一定會繼續帶領天照大神門站上最高。噬魂者,我要他們填命!」壬生二介眼中充滿怒火,與壬生一郎一樣擁有烈炎,雖然威力比起壬生一郎稍為遜色,但亦不容忽視。

其他人亦贊同壬生二介作為天照大神門的第二任會長,除因為他是壬生一郎的親弟,亦因為他擁有與前會長相同的靈力,戰力強大。在場的所有人聽到壬生二介這番話,血液沸騰,希望能為壬生一郎報仇。

「八夫,叫上三郎、五雪、六原和七哉來。我要向你們說有關世界之秘。」壬生二介在話完後便轉身離開。

「世界之秘嗎?」壬生八夫望著手中秘銀,然後就把它放進只有壬生一族才可以進入的密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