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一九六八年的千闕與少姻(六)

斯龍拿了一整隻豉油雞,為他們一家二口添加餸菜,豪氣大笑:「哈哈哈!千闕、少姻,好久不見。」

「斯龍!哈,的確好久不見。」

斯龍大笑:「哈哈哈,拜托你們。你們兩個這樣如何避世呀?難道,少姻你煮飯也要用靈力點火的嗎?哈哈哈。」少姻聽後雙眼放空,臉上像掛著兩串鮮紅的辣椒。斯龍依然開懷大笑,豪壯得幾乎整幢唐樓都聽得清清楚楚。

千闕一笑:「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老婆,一起慢慢來吧。」



斯龍亦認真道:「在香港的高階三門者,只有千闕你一個,而中階三門者,大概只有我和你。我們強大的靈力,即使一絲一點,都極容易令其他初階三門者察覺得到危險。如果有一天,你們兩個家族的人來到,只要你們一用,我相信他們都會感應得到。」

千闕知斯龍替他們擔心,微笑道:「我明白,我們會小心。」

斯龍大笑,知二人背棄家族離去,可是生於門者大家族,豈是說走就走,笑說:「哈哈哈,你們習慣香港的生活嗎?」

千闕不禁慨嘆:「開始慢慢習慣,但想不到在香港,有人利用制度和權力恃強凌弱。我一直以為香港是個自由開放的地方,看來我真的錯了,不過我依然遇到好多重情重義的人,雖然大多只是一名粗漢,但至少真性情,絕非偽君子。」

少姻怕千闕胡思亂想,未有向千闕提及過警長一事,說:「幸好有黃婆婆和平仔,和他們一起談天論地,也是一件樂事。」



千闕笑後,說:「哈,斯龍,我相信你今日來,一定不會只為探我們如此簡單。」

「哈哈哈,果然沒東西能瞞得過你。九大傳說,已經逐一消失。真龍族和鳳凰族的族長竟然在同時間退隱江湖,更平息兩族之間因你們而生的戰爭。你應該好清楚,以他們的傲氣,根本沒可能,亦即代表著,背後有一個未知的組織可以左右傳說。打聽過後,這組織極有可能是一直身處外國的世界政府。」

千闕無奈地長嘆一口氣,道:「世界政府嗎?我亦曾經聽聞,這組織財力大得可以左右國家決策,興波作浪。只是想不到那影響力竟然可以大得滲入門者界。唉,就連族長也不得不被逼退嗎?能夠有辦法威脅傳說,我只想到一樣武器,核彈。」斯龍也只點頭示意,而少姻心中亦感不適,像一塊千斤重石壓著。

作為三門者,對能量的波動極為敏感,尤其是那時在日本廣島和長崎引爆的核彈。那股巨大的能量波動,狠狠地,深深地撼動著所有門者的心。

千闕一手撫摸著少姻的秀髮,以解少姻之愁,平淡道:「既來之,則安之。」



「無論如何,我總覺得世界將會發生一輪大事。而且在最近,不少中階三門者好似要得到某樣東西而瘋狂廝殺,唉,我真的希望是我想得太多。千闕,不如你⋯⋯」

「斯龍,如非必要,我都不會再插手門者界。我現在盼望的就只有與少姻享受生活。殺戮,我早已厭倦。」

斯龍亦無謂強求,笑:「千闕,時候不早,我就不留下吃飯了。」

少姻問:「為什麼?」

「哈哈哈,有其他門者需要我幫忙。走了,兄弟。走了,嫂子。」千闕知道斯龍怕久留此處會讓二人被其他人發現,只好一笑。斯龍乾脆在樓宇之間左穿右插,一瞬間便不見人影。

隔日,少姻煮早餐給千闕吃,他便如常地出去地盤工作。到早上九時半,少姻便走出門外,因為這是她們一眾婦女的約定時間,一起去買菜。可是她們一直未見另一名少婦,不禁惹起一陣擔憂。突然,少姻察覺到有數人不懷好意地走來。警長笑說:「咦?美女,我們又再見面了。真的有緣呀。」

其餘兩名中年婦女看到那個臭名遠播的警長竟怕得躲在少姻背後,而少姻冷道:「我不認為這是緣份。你們上來做什麼?」

警長奸詐淫笑:「哈哈,我就是喜歚你這樣有性格。你們在等人嗎?或者⋯⋯你們如何等,也等不到她了。」



少姻一直按捺著自己的怒氣,可是依然氣得咬牙切齒,問:「你捉了美美?」

警長裝模作樣說:「原來她叫美美,哈。咦,呀拔、呀濤,你們是不是好像見過她?」背後那兩名警員馬上點頭和應。警長續道:「那不如,少姻,我帶你去找她?」

另外兩名中年婦女明知這是陷阱,便拉扯著少姻的衣服,細細聲叫她不要前去,但少姻一向俠義心腸,又怎會棄美美不置,說:「好。我就跟你去找美美,希望她會一直安全。」

其餘少婦紛紛勸著少姻,怎料警長一喝,她們則不敢再說話,說:「少姻,這邊。」

少姻眼中毫無懼色,轉身向另外兩名中年婦女微笑說:「放心,我不會有事。今日這事別要告訴我老公知,我不想他擔心。」那兩名中年婦女心情忐忑不安,尤其看到警長淫邪的眼神,便想起傳聞他曾強暴過數名女子。

當然,只是傳聞,因為根本無人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