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生道:「原來,黑皺皺的天堂才是我響往的天空。」 》
 

 
我倆一絲不掛地緊抱,躺臥在床上。依林從後緊緊地抱著我,氣呵如蘭的氣息在我耳邊掠過。一絲絲既甜既蜜的氣味令我冷卻了的身軀又再蠢蠢欲動。我轉過身來一手抱著她的纖腰,將她雙腿掛上我雙肩,準備再去與她纏綿一回。她嬌嘖地往我的胸膛賞了一記粉拳,道:「你又想要啊⋯⋯?」我邪笑了一下,雖然地黑暗中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身體語言正告訴我,她在欲拒迎還。
 
「喂啊⋯⋯我屋企人問你幾時得閒去見下佢地啊?」
 
⋯⋯
 
「下?」我作出了一個正常男人會作出的反應。不是聽不清楚,而是想裝作不知道、不明暸那句話的意思。老實說我並沒有準備好,還要我的事業才剛起步。我不怕見家長,而是怕害依林沒臉子。依林聽到我這樣的反應,頓時變得有點怒意。她用力地把我推開,起床離去道:「搞完我又唔想負責任啊?等我仲以為你同其他人會有啲唔同!」我見狀立刻把她攔著,變成一個小孩般撒嬌道:「唔係啊⋯⋯我諗緊邊日唔洗開機可以去見下你屋企人啊。」她依然沒有轉過身來:「咁你岩岩下乜姐?」我不作思索地道:「我岩岩反應唔切炸。」從何時起,我覺得以前的遲頓已成為我的保護色,憑著這點我過關斬將了許多關。


 
我信,你不會懷疑我。
 
依林仍舊沒有轉身,反而更用力地向前走,想從我的懷抱裡掙扎走。我心裡突然冒上冷冷的感覺,似是要失去某些事般,開始跌墜著。我馬上把她的手捉得更緊,握得手汗連連冒出:「我講真架⋯⋯」
 
「嘻嘻⋯⋯」只見依林赤裸的上身向我轉過來,一雙大白兔蹦蹦跳跳地襲向我的臉。「仲唔呃到你,哈哈⋯⋯」看到她笑得快挺不過腰來,我按著她雙手壓倒在床上,狠狠地咬了她的耳珠一下,雙手再不由自主地在她雙峰上遊走著道:「我要懲罰你隻小妖精!」
 
「唔⋯⋯好啊。」
「鳴啊⋯⋯」
 


我摸著頭痛欲裂的頭殻起來,我想這是吸食太多大麻的後遺症。旁邊的依林依舊睡得像一隻小豬般,雙臉粉粉的。我揑揑她的小臉,然後走到洗手間內解決晨早的人生大事。
 
我坐在馬桶上滾著Facebook,看著一堆沒營養的資訊。突然「叮」的一聲,Facebook傳來一個活動邀請。
 
活動:中學聚會
時間:星期五晚上八時
地點:XX酒店
發起人:Rock Ma
 
Rock Ma,在中學時已個個萬人迷。老土的套路,籃球隊隊長加上有錢的爸爸,就算唸書成績不好,卻能到美國升讀一流的大學。聽說他回來後就接管了爸爸的酒店生意,混得風生水起。對於這個人,我沒絲毫妒忌,甚至可以說是興慶在人生裡能出現了一個他。在中學時,我只是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連紀念冊都沒幾個人會找我寫,或許他們覺得我不值得寫。只有Rock他在中三時跑過來主動跟我交朋友,找我聊著那我以為他不屑一顧的Online game。記得還在中四那年,他少有地失戀了。在凌晨兩點多,他打了給我讓我出去陪他喝酒。我人生中第一次跟爸媽吵架就是因為我要出去陪他。他是我人生裡的第一個兄弟。


 
有人問為什麼我這宅男能跟這樣的萬人迷當交心知己。Rock說:「因為係佢身上可以搵到你地冇既真實。」
 
我飛快地按下出席的按鈕。然後去洗澡準備出門今天拍攝的工作。由踏出家門的一刻,一個名叫「張導」的面具從陰暗的角落被我抽了出來。
 
到了樓下,已有一輛的士在恭候我。我一屁股地坐了進去,昨晚瘋狂完的乳酸仍沒散走,反而揮發得更厲害。的士司機從倒後鏡中看看我,道:「大導,今日係邊到拍野啊?」我打著呵欠地道:「觀塘工業村啊,駱駝漆果邊。」
 
「收到。」
 
在這十數分鐘的車程中,司機不停重複著香港電影以前多厲害多厲害,說著電影圈要靠你們這些盡是不著邊的話,我一直不以為然地哦著。心許他開始感到沒趣,漸漸閉上他的嘴,專心留意路面的情況。不消一會,我就到達了片場。
 
今天是拍德仔在工業大廈中與惡勢力的角力,有著不少火爆的動作場面,這個時候則需要看動作導演的功力了。一套武打片好看的先決條件,不單單是演員的素質,而更重要的是動作的設計;鏡頭的分佈及節奏的拿捏。而「一根菸的時間」的動作導演正正是老前輩的志叔,亦是我的師傅。
 
步入片場,大牛誠依然沒給我一點好臉色,只是冷冷地丟下一句:「你遲到啊大導,全世界都等緊你。」我沒給予回應,觀察著在旁的Peter。他沒有理會我的到來,只是自顧自地抽著菸。算了,反正你看我不順眼。
 


當所有演員已準備好時,拍板亦響起了準備的訊號,我卻找不到一個最重要的人。我向旁邊的場記問:「志叔呢?去左廁所咩?」
 
Peter從鼻孔中重重噴出了煙霧,閉著眼說:「扮大導唔洗付出代價係你幾生修到既福份。」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