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本文為筆者第一篇散文,並曾於hkitalk.net發佈。 筆者自13歲起,成為巴士迷,平日最喜歡乘搭九巴64K、73、91與新巴9號線遊車河。當日筆者正從自己家樓下乘搭64K線前往元朗,拍攝當時只此一部的九巴猛獅A95——TP1095,途中有感而發,寫了這篇文章。



  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我乘搭開往元朗的巴士。上車後,我立刻跑到上層,坐在第一排。當時我正想學習章回小說的結構,以便在自己考取黑帶一段後,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一部名為《黑帶之路》的章回小說,於是我翻開了金庸的《天龍八部》。自從我開始學習跆拳道後,因為圖書館在道場對面,加上受朋友影響,我已經不再像高中的時候般,對學習中文那麼厭惡。不但如此,在白帶的時候,我已經寫了五首詩。
 
  轉眼間,巴士已經離開了大埔公路,向著慢慢下沉的紅日駛去。此刻我的腦海出現了許多個問號,但周圍卻沒有一輛開往華明的巴士。「下一站是坑下莆。」原來自己已經在林錦公路,正離開大埔。我望出車窗,在遊樂場嬉戲的小孩子滑過了,在田間種桃花的農民滑過了,在路旁跑步的跑手也滑過了,乘客也如流水般上上落落。「下一站是嘉道理農場。」巴士的引擎開始咆哮,六個車輪也不斷出力。但當它越往上爬,引擎的叫聲便越低沉,第二軸也越來越感到吃力,車速也越來越低。我坐在車上,繼續閱讀手上的《天龍八部》,疑惑更大,心想:究竟章回小說的結構是怎樣的呢?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又如何呢?為甚麼以國術為題材好像寫得更加豐富,更加吸引?但望向周圍,只見一輛又一輛車子風馳電掣,朝大埔駛去。此刻我正想著自己的前路:如果有機會修讀文學的話,自己應否讀呢?假如真的修讀文學,自己又應付得來嗎?假如不修讀文學,自己又能否加倍努力,學習如何寫詩、寫散文、寫小說,甚至書評呢?
 
  車廂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車門也開啓了,原來巴士已經抵達嘉道理農場。我從窗子望出去,一刹那間感到非常舒暢,好像感受到鳥語花香,交織成一首首交響樂。這時我想起農曆新年期間,自己為了一睹那粉飾得非常漂亮的巴士的風采,從大埔跑到嘉道理農場,當中經過許多痛苦,甚至差點無法達成目標。不過,憑著自己的意志,我不僅成功克服那長命斜,而且還看到那粉飾了的巴士和四部兩軸巴士(不過自己的跑鞋也同時壽終正寢)。
 
  巴士離開嘉道理農場,繼續朝夕陽駛去,這時我卻以為前面的路好像消失了。原來嘉道理農場西面是林錦公路的最高點,前後都是長命斜,當中往元朗方向更甚。巴士突然好像一隻看到獵物的老鷹似的,朝錦田俯衝下去。此刻我雖然仍然手持那本《天龍八部》,但是卻沒有心情閱讀之,深怕自己讀得太全神貫注,以至發生意外來不及反應,直至巴士在凌雲寺外停下來,才鬆了一口氣。
 
  離開凌雲寺後不久,巴士繼續向西前進。此刻我卻感覺到前路越來越平坦,球場、士多和丁屋也開始映入眼簾,原來自己已經進入了八鄉。可是,前路仍像一條蜷曲了的蛇般。此刻乘客就如流水般,湧進車廂,坐了數站,再擠出車廂。我的心情更加鬱悶,覺得車上沒有人能明白自己內心的掙扎。我望出車窗,餐廳裏的甜酸苦辣滑過了,元崗村的對聯滑過了,劏車場的零件滑過了,但巴士仍像舞獅、舞龍般左搖右擺,我的心也感到忐忑不安,深怕自己做錯決定,行了一條冤枉路。
 
  「下一站是高埔村。」說時遲那時快,巴士已經進入錦田公路,就是那通往元朗的康莊大道。此刻我終於有心情繼續閱書,於是我加快自己閱讀的速度,希望自己能在到達終點前閱讀多數回。這時候,自己腦海裏的問號,都變成了感歎號;心中原本充滿烏雲,此刻也變成藍天白雲。
 
  巴士繼續前進,駛入青山公路。我終於作出了決定——假如將來有機會的話,我必定會修讀文學。我之所以作出這個決定,是因為自己經過四個月朔的努力,終於愛上了這文字遊戲。我知道文學之路就如這三叉戟所駛過的路段般,極為狹窄,極為崎嶇,極為吃力,但我相信,只要自己肯下苦功,肯堅持下去,必定能勝過當中的險阻,就如那乳豬克服林錦公路一樣。
 
  「各位乘客,本班車已經到達元朗(西)⋯⋯」我歡喜快樂地下車,離開那三叉戟,靜待那獅子飛撲過來,然後再捕捉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