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急忙離開公司後,在樓下和達叔閒聊了一會後,便離開了。
 
其實Daisy內心仍然十分矛盾,她分明知道那天嚇到了Tony,而昨天Tony完全沒有找他,她內心其實有些釋懷,至少不怕會把Tony牽扯進這可怕的事情中。
 
女人心,海底針,有些時候連本人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些甚麼。
尤其是今天回到公司,Tony數次主動搭話,Daisy心中其實暗暗竊喜的,所以在她甩開了Tony,離開公司後仍然和達叔閒聊,或多或少是希望Tony會追上來。
 
可惜Tony剛好在公司遇上那奇怪的光影,並沒有趕得及追上來。
所以Daisy既帶點失望,又帶點氣憤,慢慢的從公司離開了。
 


在回家途中,Daisy一直在胡思亂想。
一時想著Tony如果真的會追上來,她應用甚麼態度回應;一時又想,自己的外貌變得如此醜陋,又哪有資格被愛。
 
亦因為這樣,Daisy毫不察覺四周環境開始轉變。
她漸漸地被一團白濛濛的煙霧包圍著,直至那熟悉且誘人的香氣傳進她的鼻子裏,她才意識到自己又去了那個神秘的地方。
 
但此時,她不再感到恐懼,她只是感到憤怒,莫名的憤怒!
不知是龍叔那穩定心神的法術如此有效,還是憤怒的情緒真的能戰勝一切,此刻的Daisy竟有一種無形的壓逼感。
 
她一直向前走,只見那熟食攤檔就在那屋子旁邊,而美玲已經把腸粉剪好,準備好好「招待」Daisy了。


 
Daisy看著美玲日漸轉好的皮膚,再看到自己那日漸老化的雙手,心中的怒火轉化成能量,使她快速的撞向美玲。
 
大慨美玲也沒有想到Daisy會突然發難,美玲竟真的被Daisy撞開了,而那碟腸粉,掉在地上後,竟然像有生命般,發出了一些嘶叫的聲音,而且竟像魚類離開了水後,不斷掙扎,數秒後便變成了一攤腐臭的液體。
 
那腐屍般的氣味,混雜著攤檔傳出的香氣,竟變得更加難聞和嘔心!
要不是Daisy仍帶著怒氣,恐怕已經嘔吐大作了。
 
「你咁大力撞過嚟,撞傷我唔緊要,整親你啲皮膚就唔好啦,始終我仲要用架!哈哈哈哈!」美玲不知何時,已來到熟食攤檔旁,邊剪著腸粉,邊看著半蹲在地上的Daisy,發出詭異的笑聲。
 


「賤人!賤人!點解!點解你要搞我!點解呀?」Daisy站了起來,快速的衝向熟食攤檔,卻發現自己撲了個空。
 
「都叫你唔好咁激動囉,整親點算呢?嚟,乖乖地過嚟食嘢啦,好快你就唔駛再問點解架啦!擘大口啦,呀!」美玲像餵小朋友般,用不相襯的聲調說出這番說話,令Daisy感到一陣寒意。
 
「我唔會......我唔會食,要食你自己食!」Daisy一手把那碟腸粉潑向美玲的面上,然後便逃進屋子裏。
 
被那滾燙的腸粉潑到面上的美玲,那本輕日漸年輕的容貌,竟像雪條一樣,慢慢溶解,露出了臉上的血和肉。
 
但美玲卻像毫無感覺似的,完全沒有叫喊,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
 
然後,美玲轉身看著屋子,臉上開始顯現出憤怒的表情!
 
「八婆,我好好咁對你你唔領情!我今次要直接剝你層皮落嚟!八婆!!!!」美玲在屋外高聲叫喊著。
 
在屋內的Daisy也聽到美玲那怒吼,她不斷壓抑著恐懼的心情,手上拿著一道不知名的符咒和一樽血紅色的東西,等待美玲來找她。


 
原來就在昨天,Daisy上網找了一些較出名的道堂,跟某位自稱降魔伏妖數十年的大師,拿來了一道符咒和一樽雞血,她下了決心,今天一定要反擊!
 
那光影在Tony面前,慢慢凝聚成一個女子的身影。
 
「我......我叫Mina,係你地嘅舊同事,我有嘢想同你講。」雖然這道光影看來沒有惡意,但感覺就是非常詭異,而且聲音也非常不討好。
 
「你你你咪埋嚟呀!我我我我都識唸經架!同埋我空手道黑帶,我我我唔驚你架!」Tony自出娘胎以來,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一個如此真實的鬼影,他真的害怕了,坐在地上的他,正不斷挪動他的屁股,慢慢的向後退去。
 
「你唔駛驚,我只係想同你講一樣嘢啫。」高分貝的聲線真的令人受不了。
 
「我我我都話無驚囉!你想講咩就講啦,講完就好走啦!」Tony愈來愈害怕,只因不論他移動了多遠,那光影仍然和他維持著相同的距離!
 
「咁你唔好郁啦!」那光影發出了一點光芒,Tony竟發然自己無法再移動。
 


「點點點解會咁......點解......」Tony不相信自己竟完全動不了。
 
「唔好嘈啦,你想救嗰個女仔就聽我講!」說這句話時,光芒變得更強,感覺像是生氣了似的。
 
Tony感受到一股帶有威嚇性的氣勢,急忙用手遮掩著口部,不敢作聲。
 
「好啦,終於可以開似講啦!我叫Mina,係你嘅舊同事,相信你都應該聽過我個名,因為之前公司幫我搞咗場法事,令到我可以留喺呢個地方,不至於灰飛煙滅。我其實一直都無打算騷擾大家,只係,我估唔到果隻嘢會再次出現!」說到這裏,這個自稱Mina的光影,光芒變得更為強烈,亦顯得更雜亂無章,明顯她非常憤怒。
 
「邊邊邊邊隻嘢呀?又關我咩事呀?」Tony不解地問。
 
「果隻嘢害死我,佢拎走我嘅精氣,搶走我嘅青春!最後仲要將我分屍,將我啲骨頭鎮壓喺佢間屋入面!搞到我想報仇都唔得!我話你知,頭先同你一齊嗰個女仔,佢遲早都會變到我咁!」Mina帶點威嚇的口吻說。
 
「你......你係話Daisy?點解呀?點解要搞佢?究竟發生咗咩事?」Tony聽到Daisy或會遇到危險,變得緊張起來。
 
「發生咩事你唔需要知啦!嗰隻嘢無人性,你朋友遇到佢可能只係純粹唔好彩!我之前試過同你朋友溝通,本來係想令佢留喺公司,避開嗰隻嘢!但依家已經太遲,佢已經避唔開美玲!」


 
「吓?咁你講我知有咩用?避唔開我知道咗都無辨法幫佢架?」Tony總算慢慢冷靜下來。
 
「無錯,雖然避唔開,但我可以解決佢!你同你朋友講,美玲之前拎過唔少女人嘅皮膚,拎完之後,所有女人嘅骸骨都會埋喺屋入面,你叫佢搵清楚,只要將我地啲骨頭掘出嚟,我地嘅怨念就可以去解決美玲!」
 
「就......就係咁簡單?」Tony疑惑地問。
 
「簡單?一啲都唔簡單,佢要搵到地方仲要掘埋出嚟,仲要避開美玲,係好高難度!總之,你再見到佢嘅時候,一定要同佢講!搵出我地嘅骸骨,咁我就可以幫佢!佢應該仲有三次機會,你一定要話俾佢知!最後,俾個忠告你,無論咩情況,都要小心靚嘅女人!」
 
Mina說完後,那道光影便消散了!
Tony大致上掌握了現況,雖然理性地分析,剛剛的絕對有可能是幻覺!
但他已管不了那麼多,首先要做的,便是找回Daisy,跟她說個明白,並把解決方告訴她!
 
不過,Tony心中卻有點疑惑,Mina最後一句,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出嚟啦Daisy!出嚟呀八婆!出嚟啦!出嚟呀!」美玲在屋內搜索著,聲音時高時低,聲線時而兇惡,時而溫柔,簡直像發瘋了的瘋婦人一樣。
 
而藏在某個衣櫃裏的Daisy,正等待著美玲的到來。
她已打開了那瓶鮮血,只要美玲來到眼前,她就會毫不猶豫把鮮血潑向美玲,希望可以一下子傷害到她!
 
來了!Daisy聽到美玲的腳步聲愈來愈近!
一切準備就緒,到底Daisy手上的東西,能否對付美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