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從來冇諗過我屋企人會有精神病,我亦從來冇諗過咁後生既我會係面對精神病呢樣野會咁唔開放,咁抗拒,因而傷害左我既屋企人,仲有我自己。
由唔知幾時開始,我呀媽身體狀況變到好差,經常失眠,因此朝早就變到有氣冇力咁返工。佢終於頂唔順辭左職,之後就日日係屋企瞓,瞓完就食。由於我地三兄弟姊妹都出左身,老豆都有繼續做野,所以佢辭職都唔會影響我地既生活,我地依然夠錢使。
但最令我覺得不便既係,我呀媽個人成日有氣冇力咁,情緒低落。每當佢有氣冇力咁同我講野,又細聲,我又聽唔清,我又忙既時候,我就會有啲躁底同面色唔好。佢既舉動令我覺得佢唔係病,好似故意咁。夜晚時候,就連我瞓交既時間都要因為佢既狀況而調整。佢唔想瞓既時候,我就可以夜啲先瞓,佢想瞓既時候,我就會係咁比佢叫我瞓,即使我係到忙緊工作既野。原因竟然就係我房間門縫透出黎既光會影響到佢。有時,佢係咁叫我唔好噪,唔好整啲聲出黎,但其實係風吹動露台啲膠袋所發出既聲音。佢逐漸變得極敏感,好似小小事就可輕易觸動佢既情緒。有時比佢無故怪罪就令我更加反感。

有一日,我見到佢間房台面有幾包藥,其中一包上面寫住「情緒」。
「你去睇醫生黎?」我問。
「嗯!」
「醫生點講?」
「佢話再係咁,建議我去睇精神科。因為搵唔到病因。」(媽咪既症狀:胃口唔好,長期失眠,身體極疲勞)
「哦!」我聽完應左一聲,就返左入自己房。返左房唔夠10秒,我又行返去媽咪間房,問:「其實你係咪有咩唔開心?有咩事?」


「冇!」
「真係冇?有你就講啦!」
「真係冇!我都唔知點解會咁!」
「冇就算啦!」我返返去自己房。其實我有啲唔耐煩,我好主觀咁認為媽咪有野隱瞞我,先會引致而家呢個局面。如果佢肯講出黎就會冇事啦。而且我冇直接同媽咪講,但我真係好唔想佢去睇精神科,好唔想,咁咪姐係承認佢有精神病,邊有可能會有。冇可能!我知道我應該覺得擔心至岩,但我當下產生最大既感覺竟然係驚佢去睇精神科。之後,隨住佢既行為越黎越怪異,我不得不提高警覺,佢半夜起身自言自語,坐係到望住冇著到既電視機成日。我問佢睇咩?佢話睇緊電視。但我都唔願意去承認任何野。
直到有一日,我係公司收到呀哥既電話話媽咪出左事。佢差啲係屋企窗口跳左落街,佢話佢見到好多識飛既bb向佢揮手,叫佢一齊飛。由個刻我地先知道,媽咪既情況已經好嚴重,有幻覺同幻聽,比醫生確診為抑鬱症,需要立即強制留醫。而係佢留醫呢段時間,呀哥,細佬,老豆都有去睇佢,唯獨我冇,我真係唔想去,我真係唔想去個種地方。
有時出入見到啲鄰居,佢地問我:「咦!好耐冇見你呀媽喎!佢去左邊呀?」
我呆左,最後都只會話佢返左大陸。我呀媽入左精神病院,我真係講唔出口,我真係唔敢講出口。

可能因為每日醫院屋企來來回回咁忙,老豆佢開始有啲病,係咁咳。我同老豆講:「老豆!抖下啦!唔使日日去既!」
佢就話:「咁你就去睇下你呀媽啦!佢成日提起你,問你點解唔黎?」


我冷漠咁講:「我得閒自然會去,我好忙!」然後斟左杯暖水比老豆。
其實唔只呢次,我唔知點解我對媽咪有病特別反感,就算之前佢普通病都好,我都視而不見,冇物點理佢。但如果係老豆病我就會好擔心,好留意佢既情況,希望可以做啲嘢令佢舒服啲。

媽咪入左精神病院3個月後,情況穩定返,可以出院啦!老豆叫我去開媽咪鎖埋既櫃桶,拎佢本存摺出黎,要拎啲錢出黎交醫藥費用。我搵到鎖鑰打開櫃桶,搵左搵,見到有個小鐵盒,我打開左黎睇,入面放住我地細個寫比媽咪既卡,我而家睇返黎覺得只係垃圾,但佢就珍而重之咁收藏起黎。我望住我柔嫩既字體寫住「我大個會好好報答你」。我眼淚忍唔住流左出黎,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根本冇做到。因為愧疚,媽咪出左院之後,我對佢既態度好左好多,悉心照顧同包容佢。佢亦都逐漸康復。

我上網睇到催眠可能有助治療精神病,我幫媽咪book左兩個鐘。我係出面等,一面睇外面既單張,上面寫催眠甚至可以搵返一件係潛意識入面影響你既事,即使你根本唔記得,但呢件事依然會係潛意識入面影響住你。
一個鐘之後,媽咪叫左我入去,治療師話已經完成首次治療。但我預約左兩個鐘,如果唔用盡,錢都係照收既。
「女呀!佢話催眠可以醫埋失眠架!你都成日失眠,不如試下啦!反正有時間。」媽咪咁同我講。
於是我就留左係房,媽咪出左去等。
治療師叫我合埋眼,同我講左一大堆野令我放鬆。


「我而家倒數十秒,唔需要刻意去諗,你既潛意識會自動引導你去最影響你而家生活既畫面。十、九、八⋯⋯⋯一。⋯⋯你見到啲咩?」
「我見到細個既我一個人係屋企廁所。」
「你係廁所做緊咩?」
「係到咳!」
「你病左?你細個成日病?」
「係!」
「咁你點解要係廁所到咳?係咪因為怕屋企人擔心?」
「因爲我媽咪話聽到我咳就覺得我好煩!」
「因為你媽咪嫌你煩,所以你匿埋喺廁所咳?」
「唔係⋯因爲我怕佢擔心,因為我知道佢係擔心我。」
⋯⋯⋯⋯⋯⋯⋯⋯⋯⋯⋯⋯⋯⋯⋯⋯⋯⋯⋯⋯⋯⋯⋯⋯⋯⋯⋯⋯
「岩岩我講既野⋯你可唔可以唔好同我媽咪講?」

完~



黑柴:
當事情唔係發生係自己身上既時候,你可能覺得自己會對精神病呢樣嘢好開明,唔會歧視精神病人。但當發生係自己或者屋企人身上既時候,你可能先會發覺自己冇想像中咁開明,唔願意去相信,以致延誤治療。但其實,呢個時候患者最需要屋企人既包容同關心,呢啲全部源於你對佢嘅愛。
希望多啲人可以更了解精神病,對此持開放態度。以下條link有有關抑鬱症既資料,有興趣睇下。
http://www21.ha.org.hk/smartpatient/tc/chronicdiseases_zone/details.html?id=175

#有興趣可讚黑柴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E9%BB%91%E6%9F%B4-879053098899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