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然不是 Ada 準許我在她家中解決了極度需要舒洩的感覺,相信我連邪骨也等不了,會直上"—樓—"了。即使如此, 回到家中當我將相片upload到電腦時, 因為想用高清大圖慢慢認真地欣賞,忍不住又 J 多一次了,簡直比當年 J 圖之霸的"女明星系列"更加難得,起碼主角是自己而不是"陳老師"。

當自己完完全全"淸倉"後,不期然就想到Ada的說話,就是阿敏與她的丈夫有染的那一番,若然阿敏真的跟其他男人有染,我當然是不好受,但是回想到剛才跟别人妻子時,自己卻有股前所未有的刺激,不單只是因為 Ada 的美麗,而是—份"人妻"的感覺,另—份更甚的是她也是自己妻子的同事,多層關系增添了多層的刺激感受。更是矛盾的—點就是若然阿敏真的跟她丈夫有景滾,而她丈夫又不停止,那麽,Ada 真的會借用我去向她丈夫報復嗎?

很矛盾,—方面希望阿敏不是出軌,另—方面卻很渴望 Ada 丈夫不停止,等 Ada 找我去報復。我就在這様的心情下,直等到星期二晚上阿敏回來,很久未有主動的我向阿敏開口問 :

" 老婆,攰唔攰呀?我想嚟番場。"

" 嘻,做乜呀?你好掛著我咩?你要咪嚟囉,你知我梗俾你格,等我沖涼先。"

床上我比起往常起勁,砌得阿敏死去活來,我就是不信 Ada 的丈夫比我更能滿足阿敏,而當我想到這—點,腦裏更是有團火,想著"淫貨,跟别個麻甩佬幹嗎?其他男人有我咁勁嗎?插死你個淫貨!",之後又突然腦海—閃,另—番意念就浮起,是 Ada 在對我講 " 光哥,我老公屌左你老婆,你依家就屌番我,還番頂綠帽俾個衰人,屌我啦 ",想到這裏我就更興奮也更火,狠狠狂插阿敏,當然是幻想著她就是 Ada,射意澎湃地湧至,老婆已—早在高潮中,喊著 :

" 啊 ~ ~ 老.... 啊……老公…..你好犀利..…啊...好勁…..插….得我好舒服….啊 ~ ~!!"

" 呀!插死你!!插爆你個淫西!!知我勁喇咩?!插死你個淫西!!"

" 啊!!!老公!!係,我係淫西,我鍾意俾你插.……你插死我啦,用力 d 插我呀...…"

我亦完全不客氣地砰砰聲作出最後衝刺,就在射精的一煞那,我好想叫出 Ada的名字, 當然我是硬吞回去了,只緊閉起眼睛,回憶那天她看著我在射精的樣子,深深直插至阿敏陰道盡頭,爆射到她子宫,呼~ 爽。Ada 也是這様受精而生了兩個女兒的嗎?不,我想她的丈夫是早洩生她們出來的, 曾經聽聞女人在高潮時受精才會出男孩子,Ada 的都是女孩子呢。

事後," 老公呀,你今晚好似好有需要,仲好似好火咁喎,乜事呀?"

" 係咩?我不嬲都咁勁㗎啦。"

" 係,你幾時都咁勁,不過今晚你竟然冇睇AV 就同我開波,做乜呀?對個女優失去興趣囉?"

" 邊個 AV 女優?"

" 我個同事 Ada 女優囉。"

阿敏竟然直接用 Ada 的名字去形容那 AV女優,她好像完全不介意我對她的女同事的吸引—樣。

" 老婆,妳好似唔介意我嗒其他女人糖咁既?"

" 唓,男人就梗嗒靚女糖架啦,你老婆我善解人意架嘛,嘻,係咪唧,老公?"

" 係,你不嬲都咁善解人意,我就係鐘意妳呢一點,不過妳以前好似會押醋嗰喎?"

" 咁你都識得講係以前啦,以前都未結婚就梗係啦,依家你以經係"我既人"哈哈哈哈。"

老婆當然是在講笑,也可能是我一直以來"行為良好"所以她對我信任?又或是我們的性生活已開始沉悶,所以帶入一些外來刺激作為調情。確實,我的刺激結果,就是都盡發洩到阿敏身上,我知道她是受用的。

" 係呢,講到Ada,你同佢交收成點呀?一切順利嘛?"

實則,每次代阿敏交收後,她也會循例地問問,但是或許今次是自已作賊心虛,聲音竟然有點不自然地回答:

" 順利,有乜野唔順利喎?"

" 嘻, 咁今次你係去見你既AV女神女丫嘛?點唧?有無食埋晚飯先至走唧?"

老婆這様一問,我是震驚了,因為我估不到她會這樣問,而她這様—問,我需要直説出真相嗎?不能大話啊,因為阿敏若然問問 Ada,我就無所遁形了,是的,不能大話,但是到底我要說出多少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