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也許感動這回事,毋需要天荒地老的愛情情節、矯揉造作的生離死別,抑或任何喋喋不休的長篇大論。



你的生命裏,什麼才會叫你感動?
說感動,當然傷痛的不算,喜極的不計。
感動是一個場面、一個動作、一樣事,不一定叫你落淚,但會叫你的心悸動。
那樣又記得上一次你的心悸動,在哪時?
有趣的是,現實裏的我們,會為感動的,總不是在現實裏的。
是否現實裏就沒有值得感動的?這個一定、一定不是。
只不過我們製造、安排得更多,我們以為是更好更震撼的,在那虛擬、幻想的世界內。
是那一百二十分鐘電影,到最尾才出現的一兩分鐘假象。
是那數十集電視劇,能讓人看出分明強加其中的假象。
我看到的感動,卻有另一個。


 
一間幽和舒沉的房間裏。
一個小女孩躺在大床上,撫摸著自己的頭髮。
不像是在耍玩,好像在等什麼。
她轉落床,走到窗前,頭抵住玻璃,看窗外。
她笑,似在心裏說:該快了。
趁等待的時間,她想到了。
跑到浴室,拿來一個屬於大人的包包。
把入面的東西傾出來。
她找,找到她要的。一把小剪刀。


對著牆上鏡子,一束一束的,她剪下自己的頭髮。
忽然,聽見門鈴聲。
他們回來了。
小女孩奔往大門,拉開鎖,拉開門。
兩個大人,與另一個比她大點的孩子。
大孩子馬上笑了。
大人則詫愣,一時間未明;她柔軟的長髮都去哪兒?
此刻在他們面前的女孩,頭上只剩短短的髮絲。
小女孩告訴他們。
攤開略包起來的布角──都在這呢。


盛在她外裙子上的,便是她在自己頭上剪下來的它們。
小女孩捏起一把,遞給大孩子。
送給你。
大孩子愉快接過。
多好,那我不就有回頭髮了。
大孩子脫下他的帽子,將它戴在小女孩為它而弄的新髮型上。
來,我送這個給妳作紀念。
他的頭,沒有頭髮的,完全、小小的、光光的。
小女孩並不怪奇。
她只展出一個純真的笑容,看著大孩子。
歡迎你回來──
 
故事就說到這裏。
當中過程沒有言語,只有每個單純的眼神內心與舉動。
還是最簡單直接,最貼近現實的,才最叫我們刻骨銘心。


不需天荒地老的愛情情節,不需矯揉造作的生離死別,不需喋喋不休的長篇大論。
這不過是某國呼籲關注癌症病人的;
一個五十秒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