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園內, 「呀奇, 你已經盡學為師嘅一切, 今日你就可以下山, 去用你所學嘅去行走江湖啦。」

奇哥正一臉疑惑咁講 : 「師傅, 弟子只係上嚟學咗兩個月師, 頭一個月我只係不停掃地, 跟住再洗咗兩個禮拜碗, 剩低果兩個禮拜都只係無所事事行行企企咁, 咩咁就滿師嗱?」

師傳嗱住把鬚再講 : 「呀奇, 呢兩個月嚟, 你除咗掃地同洗碗之外, 其餘嘅時間就係四圍到處去搞女, 而家我呢度啲女弟子, 個個都差唔多比你搞晒咁滯, 就連我啲二奶同小三都已經過埋你底, 呀奇, 再係咁落去, 容咩易就連我個位都比你坐埋, 所以呀奇, 聽為師再教多你一樣嘢, 就係記住響呢度食, 就千祈唔好響呢度痾, 係咁啦, 你我都師徒今日緣份已盡, 你就請吧。」

呀奇滿師要下山嘅消息好快就傳遍寺內, 眾女弟子聽到之後, 無一都唔喊到死老豆咁款, 就連對奇哥極度痴纏嘅沅君表妹就最為什是。





「奇哥, 你要走, 我亦無必要一個人留響呢度, 不如你都帶埋我一齊去走啦。」

「表妹, 我今次下山, 此行凶險萬分, 沿途都唔知會遇到一啲咩事咁, 所以表妹, 聽表哥話, 妳就留……」



表妹知道奇哥唔想帶埋佢一齊走, 跟住表妹就響褲袋內攞咗一疊相出嚟, 相入面係奇哥同其他女弟子夜夜痴纏嘅偷拍照, 而且當中仲有啲係同方丈個情婦著哂制服搞埋一碟果嘅相。

奇哥見到咁, 即時變臉再好似烚熟狗頭咁話 : 「表妹, 下山嘅嘢一個人孤零零會係好悶嘅, 但既然難得表妹肯陪我一起同行, 咁我就簡直開心都嚟唔切啦。」





就係咁, 奇哥就被迫要同沅君表妹就一齊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咁就開始下山嘞。

市集內, 四周都有各式小販響街上販賣, 而且仲都好多唔同嘅江湖賣藝雜耍表演, 兩人開始覺得有啲見攰同肚餓, 跟住就求其搵咗間茶居坐低偈偈腳, 食啲嘢。

奇哥望吓出便, 天色已經開始昏暗。

「咦, 咩咁快就天黑嗱, 睇怕…我哋今晚都要響度留宿一宵先得嘞, (揚一揚手) 小二, 同我搵間雙人房, 房入面我要備有上好嘅茅台, 茅廁要有獨立間格同專人手動抽風, 床袍方面, 最好要有上等嘅絲綢被褥, 另外…….」

小二揚一揚手, 「得嘞得嘞, 承為五兩銀啦, 兩位可以跟我上嚟嘞。」





入到房內, 奇哥發覺間房正發出一陣噏味, 而貼住牆邊就只見一張爛鬼木床, 但另一邊就有塊木板遮住條糞坑係用嚟痾屎專用。

奇哥見倒咁即時好唔老嚟, 但小二再話 : 「嗱, 唔好講嘢住, 檯仔上面有一條豬腸衣, 係專比你哋呢啲一男一女嘅客官用嘅, 好嘞, 唔打搞你兩位春宵一刻值千金嘞。」

講完, 小二就已經走咗去。

表妹拉住奇哥隻手話 : 「算啦奇哥, 我哋橫掂都只係留宿一晚之嗎, 咁不如…., 我哋都係快啲上床就枕嘞好唔好呀?」

呢個沅君表妹, 響山上跟咗兩個月隊, 排極期都未輪到佢同奇哥溫存, 但家吓既然難得咁好景, 所以佢仲唔嬌聲爹氣開大個電壓嚟馬住奇哥咩。

但係, 奇哥就即係奇哥, 慣於征戰嘅佢, 今日初嚟市集之時, 一眼就望到市集內最吸引佢眼球嘅青樓位置, 家吓明知表妹嗒佢糖, 正所謂呢啲隨身嘢, 隨時都可以嘆得, 但青樓女子就唔係成日常伴佢左右, 所以奇哥決定, 今夜無論如何點都要出去見識見識一番先。

「表妹, 既然係咁, 我哋就唯有早啲上床就枕咁話嘞, 表妹, 請上床。」

表妹聽到奇哥咁講, 即時開心到轉身就跳住去緊床邊之處, 篤, 篤, 篤, 表妹身後嘅瞓覺穴比奇哥一篤之下, 跟住表妹就成個人向住床上仆瞓而去。





表妹已經交咗豬, 跟住奇哥再將表妹雙腳搬埋上床, 嘩, 啲西水使唔使流到成條褲腳都係呀, 好, 搞掂, 臨行前, 奇哥再順手攞埋檯仔果條豬腸衣, 跟住就大踏步神情確威武咁向住青樓方向出發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