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村內, 我仍係小學階段嘅時候, 「呀媽, 我番學嘞!」 呼, 個書包好重, 咦, 係隔離屋個孖鞭妹呀儀喎, 「孖鞭妹, 喂, 襟住部 lift 等埋呀!」 「唏, 啋你都傻, 拜拜!」 lift 門真係關左, 「唏, 正死八妹黎架!」
 
遊樂場內, 「好囉喎, 死光頭仔, 個千鞦輪到我玩未呀?」 「八婆儀, 都話左我唔係光頭仔囉, 我呢啲叫做陸軍裝, 都唔識野嘅, 我唔比妳玩!」 「嘩….呀….嗚….」 「唏, 怕左妳嘞, 郁啲就擘大喉嚨係咁喊, 比妳嘞, 我去第二度玩, 唔啋妳….」
 
中學時期, 「呀媽, 我番學嘞!」 哦, 係隔離屋個孖鞭妹呀儀喎, 「咦, 做咩無紮到孖鞭嘅? 但咁咪就幾好睇, 不過都係唔靚呀!」 「死人四眼仔!」 「咦, 做咩妳個心口好似凸起左咁嘅?」 呀儀即時用啲書遮住個胸前, 「關你鬼事呀, 死咸濕仔, 都唔知係咪睇得咸書多, 中二就要學人載眼鏡!」
 
屋村球場內, 嘩個波踢左去球場邊堆女度呀, 我走埋去, 「哦, 係呀儀, 喂, 快啲將個波拋番比我囉!」 呀儀揸住我個足球同埋成班女學生響度啤住我, 「死仔文, 你知唔知個波省到我地呀? 對唔住都無句, 一啲禮貌都唔識!」 我無佢咁好氣, 「唉, 呀大姐, 唔該, 麻煩, 可唔可以, 即刻將個波拋番黎比我呢?」 呀儀啤左我一眼, 跟住就將個足球拋左出去球場之外, 「妖, 正死八婆黎架!」
 




大學時期, 「呀媽, 我番學嘞!」哦, 係呀儀喎, 「喂, 咩咁啱嘅, 呢排好少見妳咁喎, 妳搬走左呀?」 「唔係, 不過間 U 太遠, 我去左寄宿之嗎, 所以咪間中先至番黎囉, 係喎, 你都係入左 U 喎, 係呢, 咁你 major 係 take 左邊科呀?」
 
圖書館內, 咦, 係呀儀喎, 「喂啱嘞光頭仔, 幫幫手同我攞上面果本書, 我唔夠高呀!」 我幫呀儀攞左本書之後, 「仲叫我做光頭仔, 家下仲細咩, 而家我個洋名係 Ronald, 係呢, 妳又叫咩英文名呀?」 「我, Stella 呀, 喂, 做緊論文呀, 不過我唔夠時間搵資料呀, 幫拖啦!」 「請我食飯!」 「咁都屈, 唏, 是旦嘞!」
 
出黎做事之後, 「呀媽, 我番工嘞!」哦, 係呀儀喎, 「喂, 得喎, 成身行政人員咁嘅款, 咁妳而家係響邊頭番工呀?」「灣仔囉, 但你都西裝骨骨都好型仔啫, 不過以前你呢啲就叫陸軍裝, 但而家就叫做 IT look, 係呢, 咁其實你係唔係做 IT 架?」 「哈, 好野喎, 我真係入左間網頁設計公司度做 web programmer 架, 嗱, 細佬張名片, 指教, 指教!」
 
屋村走廊處一角, 放假期間, 四個師奶正在打緊麻雀, 「呀儀, 過黎幫手鄧住腳先, 我要落街買餸呀!」  「哦, 知道嘞呀媽!」呀儀坐埋檯之後, 班師奶跟住就係咁四番爆棚清一色排住隊食糊。
 
我咁啱經過望吓, 嘩, 個七嬸就單吊二筒, 呢個張太就叫緊對碰, 但呀發嫂就直情攞人命咁, 清一色叫緊三飛, 呀儀就坐響入便見唔倒佢啲牌, 我攞住部手機, 跟住就偷偷影低佢地三家啲牌, 然後再轉 send 哂比呀儀, 呀儀睇到手機之後, 即時笑到噴住口水, 而我就雞咁腳走番入去屋裡便。
 




屋村後樓梯處, 「咦, 呀儀, 做咩事一個人眼濕濕企響度呀?」 呀儀搖住頭, 跟住再同我講, 「喂, 陪我上天台度傾吓計得唔得呀?」
 
屋村天台處, 呀儀同我企響欄河邊望住遠方, 「點呀? 叫我上黎就係陪妳齋企咁, 咩事咁愁呀?」 呀儀答我,「比仔呃!」 「哦, 就係上次見妳拖住果件?」 呀儀點住頭, 「佢點呃妳呀?」 呀儀無出到聲, 「第三者?」 呀儀點住頭, 「又係果啲老土情節呃完蝦條之後就即飛果隻!」 呀儀無出到聲, 「真係呃左妳蝦條呀?」 呀儀有啲想喊, 「第一次?」呀儀隔左一陣, 跟住就微微咁點住頭。
 
呀儀已經紅住雙眼咁同我講, 「喂, 想喊呀, 借個身比我得唔得呀?」 我攤開雙手, 呀儀跟住就伏響我懷中扯住我件衫係咁喊住出黎, 比佢喊左一陣, 呀儀跟住就索住個鼻講,  「嗚…得嘞, 舒服左啲嘞, 唔該哂你!」 我拍住佢膊頭講, 「唔好諗咁多嘞, 番屋企瞓番覺就無事, 咪就當係人生經驗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