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墮天使再次降臨人間,代表著人間將有一場浩劫?



【上帝用了六天的時間創造地球上的所有的萬物。】
【上帝在第一天創造了光。】
【上帝在第二天創造了海洋和天空。】
【上帝在第三天創造了大地和大地上的花草樹木。】
【 上帝在第四天創造了太陽和星星、月亮。】
【上帝在第五天創造了大地上的動物、 海洋的魚類和天上的飛鳥。】
【最後上帝在第六天創造了掌管萬物的人類。】
但在事實上是人類用了幾千年創造出上帝, 還付出了非常嚴重的代價……
「撒旦,祂曾經是主所創造最強大,聰明且美麗的天使,在以西結書中有一段關於撒但內容:【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你曾在伊甸神的園中,佩戴各樣寶石,就是紅寶石、紅璧璽、金鋼石、水蒼玉、紅瑪瑙、碧玉、藍寶石、綠寶石、紅玉,和黃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裡,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內容顯示了撒旦擁有伊甸園中最美好的一切事物,但祂都不滿足,祂想得到人類的敬畏和崇拜,想人類把祂當成主一樣, 撒旦帶着一部分天使向主挑戰, 企圖取代主, 但最後敗在米迦勒的手上, 撒旦最後被封印在冰之海, 但祂的殘黨依然潛伏在人間肆虐……」
「叮噹~叮噹~」


在課室裏充滿下課的鐘聲。
「 各位同學要記住我所說的內容,下周要考。」
說完後老師便離開了課室。
在課室靠窗最後倒數第二的座位上,有位少女正在仰望天空。
「温蒂你為什麼看著天空發呆? 難道你是在想撒旦的事情。」
有位女同學搭著溫蒂的膊頭問到。
「加妮林,我才不是在想撒旦的事,我只是在想爸爸餐廳今天的招牌菜式會有多美味。」
「温蒂你除了吃之外就沒有其他的嗜好嗎?老師當當可是在說到撒旦,撒旦是主最完美的創造之一,撒旦一定是十分帥氣的美男子。」
「 你怎可以對撒旦有愛慕之心,如果不是祂人類就不會受這樣多苦, 他的殘黨到現在為止還在到處襲擊人類!!!我真的恨不得審判日能很快來臨, 然後看着撒旦在火湖受苦的樣子。」
温蒂擺出十分生氣的樣子。


「 對……對不起,我不會再用撒旦來妄想……,我們不要再說撒旦了,温蒂你爸爸餐廳今天的招牌菜式應該是北非番茄煎蛋吧? 美味到新聞也有報導過,今天不如請我去吃好嗎?」
「不要, 我現在很生氣不想請你去吃。」
「 温蒂大人原諒我吧, 不要這樣小氣。」
就在温蒂和加妮林係課室聊天的時候。
在世界的某一處【 冰之海】
這是個被厚厚冰層覆蓋著表面的海洋,在海洋漆黑的海底之中亮出一對發出深紅光芒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在沉睡之中甦醒過來, 游向上水面, 打碎了冰層, 從冰層走出來的是一位身穿黑色長袍、 頭髮黑澤、 扎著雙馬尾、 深紅顏色瞳孔、眼神銳利,身高和身材都矮小的女孩子。
這裏是遠離首都耶路撒冷的偏遠的南部小鎮。
黎沙爾
黎沙爾除了市中心之外, 其他地方也是給人一種十分鄉村的感覺,以這裏正是温蒂和加妮林所居住的小鎮。
她們兩人正向著温蒂爸爸創辦的餐廳出發


「 我真的很期待可以吃你爸爸煮的北非蕃茄煎蛋啊~」
「是嗎……」
突然温蒂停下腳步。
「 温蒂你怎樣了突然停下來?」
「 前面很像有一個黑色的東西…… 很像是人來的!!!」
温蒂和加妮林快步走到黑色東西的前面。
在兩人的面前是一個倒在地上身穿黑色長袍扎著雙馬尾的女孩子。
「你沒有事嗎!?」
「温蒂我們要立即叫急救車, 我們快找電話吧!!!」
在兩人極度慌張的時候,倒在地上的女孩子醒來, 用垂死的眼神望向兩人。
「我……我很肚餓……」
女孩子用微弱的聲音說完後便再次昏迷。
「肚餓?」
兩人聽完後便發了呆。
之後兩人協力把這個女孩子運到温蒂爸爸的餐廳。


温蒂爸爸的餐廳樸素又非常古典,以在餐廳的收音機播放著優美旋律的聖歌, 增加了不少氣氛, 但現在是休息時間餐廳內所以一位客人也沒有。
在這個時候餐廳的門鐘響起,爸爸從廚房走出來迎接自己女兒。
「温蒂你終於回來啦, 今日我煮的北菲番茄煎蛋你一定很喜……等一等! 你們兩人為什麼會抱著一個女孩子入來的!?」
「爸爸,這個女孩子是我們兩人在街上撿回來的, 她可能是太過肚餓所以昏迷在街上。」
「原來如此, 我烹調的料理很快就完成你們等一等吧。」
兩人就把女孩子放在餐廳的座位上,等待温蒂的爸爸完成料理。
「我完成了,這是我的自信之作北非蕃茄煎蛋。」
北非蕃茄煎蛋不停傳出辛辣的香味, 充斥了整個餐廳。
眾人吸入了香味也食指大動, 昏迷的女孩子也因香味喚醒起來。
「 你清醒了嗎? 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温蒂親切地向女孩子問候, 但是女孩子沒有理會, 馬上搶走温蒂爸爸手上的食物, 然後拿起餐具大口大口地吃進肚裏。
「 她很有胃口…………」
「 是呀爸爸…………她很像幾天也沒有吃東西。」
當温蒂和加妮林祈禱完後也拿起餐具準備吃食物時,女孩子馬上搶走了温蒂和加妮林的食物, 然後不到一瞬間就吃光了三碟北非蕃茄煎蛋, 吃完後馬上就睡在桌子上。
眾人也十分之驚訝。


「不是吧!? 瞬間吃了三碟北非番茄煎蛋。」
「 不單止這樣啊!温蒂, 她連我們的北非番茄煎蛋也吃了, 真可惡!!!」
「 你們不要這樣生氣了, 我再料理過兩碟給你們。」
温蒂的爸爸便走進廚房連續料理。
「 這個小鬼真是的, 居然吃了我的北非番茄煎蛋, 害得我又要等待了!!! 」
「 加尼林你不要這樣生氣了, 爸爸很快又會料理好,但是這女孩子到底是什麼人來的, 看她的樣子應該只有十三、十四歲, 應該是和父母失散了吧。」
「 應該就是這樣, 最近的父母怎可以這樣粗心大意, 居然讓自己的孩子倒在街上。」
「 加尼林,但是這女孩子很奇怪, 為什麼她會身穿著古時的衣服?」
「 温蒂,還有我只細一看這女孩子, 我發現她真的長得很可愛, 不如要請她在餐廳做服務生吧, 一定可以招攬到不少客人。」
「 真……真的長得很可愛, 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 我們還是快點報警吧,她的父母一定很擔心。」
聽到温蒂對話的爸爸從廚房走出來。
「 温蒂,現在還是不要去報警。」
「爸爸,為什麼?」
「 因為附近出現了惡魔,警察和騎士都正在忙處理, 等到惡魔的事情完結後才找警察吧。」
温蒂和加尼林聽到按摩的事情也十分緊張。


加尼林焦急地問。
「 有惡魔在附近!?我們快點疏散吧!!!」
「 安心吧, 戰鬥的地點是在市中心, 離我們餐廳很遠,再加上聖殿騎士團中最強的騎士也有參與者這次討伐戰。」
在黎沙爾的市中心街頭上, 聖殿騎士和惡魔正在激戰當中。
在一間房屋之中, 有一名騎士和惡魔正在戰鬥中。
惡魔全身也是由灰泥濘構造而成, 身型比一般的成年人龐大,身高有250公分, 頭上長了長角, 臉只有雙空洞的眼睛, 沒有四官, 雙手持有鋒利的爪, 如果被爪傷害就會即場致命。
「去死吧!惡魔!!!」
騎士正在用他手持的步槍不停向惡魔掃射。
騎士手上的步槍射出的每一發都是火焰的子彈, 可以燒毀惡魔的身體, 從而殺死惡魔。但是惡魔中了火焰彈後, 只是部分的地方著火, 沒有完全燒死惡魔, 惡魔的身體很快就復原了, 就像沒有收過任何攻擊一樣。
「 為什麼會這樣!?聖火槍對他完全沒有無法傷害這惡魔, 明明之前對付惡魔也很有效果。」
惡魔伸出利爪, 企圖攻擊騎士時。
這位騎士躺在地上大叫着。
「不要啊!!!」
這時,惡魔的利爪突然被人用手臂擋下。
「 你沒有受傷吧,亞爾騎士。」


「我沒有受傷, 古克騎士長。」
「 這樣就太好了,如果你有事的話, 這隻惡魔就一定會死得非常慘烈。」
擋下惡魔攻擊的人身穿灰色軍服, 身形瘦削、但身高高大, 他的特徵是下巴非常長和尖。
古克騎士長用手臂推開惡魔。
「你這隻惡魔今天真的十分幸運,你己經是第三隻有幸嘗試我古克騎士長的必殺技熱情火焰拳的惡魔,接招啦!!!」
古克騎士長的雙拳充滿火焰, 不停打向惡魔的身體。
但是惡魔的復原速度比古克騎士長攻擊還快。
「不是吧,我在他身上攻擊了這樣多拳, 居然都可以安然無恙, 就像沒有攻擊過他一樣。」
「古克騎士長,我們要做才好?」
「 不需要擔心, 我還有必殺技未出。」
「還有必殺技?」
「看招! 星塵火焰旋風大流星!!!」
古克騎士長馬上抓住亞爾騎士然後背向惡魔逃跑了, 惡魔馬上跟隨著要追殺兩人。
亞爾騎士十分驚訝。
「古克騎士長,你不是要出星塵火焰旋風大流星的嗎!?」
「我怎可能有這招招數。」
在逃跑時,古克騎士長用手拿起對講機。
「 你在哪裏? 」
「 我在聖爾德小食店附近的大街。」
「 我現在被特別難對付的惡魔追殺。」
「 居然有連你也對付不了這隻惡魔, 好吧,他就交給我, 快過來。」
古克騎士長和亞爾騎士,終於跑到大街上, 但是在大街上一個人也沒有。
「 他人在哪裏!?」
惡魔也終於追到上來, 惡魔王向兩人想使出攻擊。
古克騎士長想擋下攻擊時, 突然有人聲在惡魔的背後傳出。
「 你們兩個快點遠離這隻惡魔。」
古克騎士長馬上抱起亞爾騎士, 跳到大街一間店舖內。惡魔立刻查看從他身後說話的人。
這人是一個身穿灰色的軍服外表年輕英俊、黑色短頭髮的男騎士。
他的左手拿著銀色的打火機, 然後點燃火種。從銀色的打火機裏, 發出非常巨大的火焰, 火焰瞬間就把惡魔和街道的表面徹底燒焦。
放火的人正是聖殿騎士團中最強騎士_ 聖騎士猶大。
「 我是不是做得太過火呢?」
猶大說完後邊把右手上的冬甩放進嘴邊吃下肚。
「這冬甩真不錯。」
古克騎士長和亞爾騎士走到猶大聖騎士的前面。
「 你為什麼這樣遲才出招? 」
古克騎士長生氣地質問猶大聖騎士。
猶大聖騎士抓著頭皮回答。
「 我一直都在大街等你, 但是看到我身旁的小食店的甜品很像很好吃的樣子, 所以便去拿了一個冬甩吃,很好味的,你要不要試一個?」
「 猶大聖騎士,你身為管理南部區域的聖騎士,怎可以趁居民都疏散了的時候就去店舖盜竊。」
「 放心吧,我可是有留下錢的, 但我們言歸正傳如果將這隻惡魔計算在內的話,古克你殺了三隻、 其他騎士部隊殺了五隻、我殺了十隻, 根據市民的目擊到惡魔有十八隻, 也很久沒有發現到惡魔, 換言之他就是最後一隻,但這隻惡魔比起我們之前遇到的惡魔都顯得難以對付, 以現在的騎士裝備沒有可能對付了他, 一定要提升裝備, 但為什麼只有他特別強勁?」
「可能是因為審判日差不多就來臨, 所以才會出現這樣難以對付的惡魔。」
「 可能真的是,古克。」
「 慘了!!!古克騎士長和猶大聖騎士你們快看看。」
亞爾騎士驚慌地大叫著, 示意兩人進快前來。
「 你們快看看在地上的這個洞!!!」
 在被猶大聖騎士燒焦過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中型的洞口。
「 可惡,這隻惡魔居然掘了地洞逃走。」
古克騎士長憤怒地握著拳頭說着。
「 這隻惡魔看來真的不普通,古克千萬不要入去追他, 在這個隧道裏這隻惡魔有絕對優勢, 下去的話必死無疑。」
「 我當然不會下去, 這隻惡魔多麼恐怖。」
「亞爾, 通知其他騎士隊裝備好重火力武器看守這個洞口, 還有通知本部加派騎士來巡邏。」
「係!」
猶大聖騎士吩咐了亞爾騎士任務後便跳進了這個 洞口裏面。
古亞騎士長和亞爾騎士看到猶大聖騎士跳進洞口裏時,都露出十分驚訝的表情。
「 猶大聖騎士你為什麽跳下去!?你不是說在下面和他打必死無疑的嗎?」
「古亞,普通的騎士一定會必死無疑, 但我一定不會。」
「 但是這個可能是惡魔的陷阱!猶大聖騎士你會被惡魔偷襲!!!」
「 這個應該不是陷阱。」
「 為什麼這樣說!?」
「 如果真是偷襲的話就應該在我們當在說話的時候就會偷襲我們, 還有參加過這樣多次惡魔的討伐戰所以我很清楚惡魔的習性, 他一定是在逃跑,如果給這隻這樣強的惡魔逃跑的話, 以後一定會很麻煩,我不能放過他的。」
猶大聖騎士對古亞說完後便走進洞口的深處。
在地下的隧道不是太闊落,但也容納到一個成年人前進。
「感覺不到這個隧道有空氣流通, 仔細聆聽還可以聽到惡魔在挖掘隧道的聲音, 即是說他還在挖掘隧道, 如果現在攻擊他的話只會打草驚蛇, 就趁他挖掘出出口時行動, 但他到底想去哪裏呢?」
温蒂爸爸的餐廳。爸爸拿著兩碟北非番茄炒蛋從廚房走出來。
「 我料理完了, 大家可以再吃。」
温蒂和加尼林也用十分期待眼神看著爸爸手上的北非番茄炒蛋。
「 終於可以吃了。」
「是呀温蒂, 但你不要喚醒你身旁的那個女孩子, 她如果睡醒的話又會吃了我們的北非番茄炒蛋。」
「我明白了。」
温蒂摸著正在熟睡的女孩子柔軟的頭髮說到。
當温蒂爸爸差不多去到温蒂和加尼林的餐枱時……在餐廳的地面下傳來巨大的震動和聲音。
眾人也十分驚慌。
突然在温蒂爸爸前面的木製地板突然冒起, 出現了一個洞口。
「 究……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為什麼我的餐廳會出現了一個洞口!!!」
温蒂亞爸爸驚慌得倒在地上, 當探頭去查看這個洞口時, 在洞口走出了一個巨大的灰色身影。
眾人一眼便看得出這巨大的灰色身影到底是什麼, 雖然沒有親身看過, 但從新聞、電台或者是人們的口述也可從而得知, 他就是一直襲擊人類的惡魔。
「 是……是惡魔!?」
温蒂和加尼林面色也被嚇得蒼白, 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
惡魔正在用他空洞的眼神望著温蒂爸爸, 以温蒂的爸爸也用著驚恐的眼神看著惡魔, 互相對持著。但當温蒂的爸爸看到惡魔身後的自己女兒時, 便從驚慌之中冷靜過來。
温蒂的爸爸用眼神示意溫蒂和加尼林快點逃亡。
温蒂用手喚醒了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子。
女孩子醒來時望向温蒂, 當想開口說話時就被温蒂用手阻止,温蒂擺出了要求安靜手勢給女孩子看, 不希望女孩子的聲音轉移了惡魔的注意。
温蒂、加尼林和女孩子差不多走到出口時。
「不要啊!!!」
温蒂爸爸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温蒂望向自己爸爸。
惡魔用他的利爪揮向温蒂的爸爸,正要殺死温蒂爸爸。
「爸爸!!!」在這個充滿危機的時候, 女孩子突然衝向惡魔。温蒂也及時找不著她。
眾人和惡魔也把注意力聚焦在這個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伸出手來, 在空無一物的手上憑空出現了一把紅色劍柄、有藍黃花紋劍鞘收納的十字長劍。
女孩子拔出長劍, 劍刃從劍鞘中拔出時, 整間餐廳也火光四射, 劍刃發出熊熊的灼熱火焰, 眾人看到此畫面時也十分驚嘆, 在女孩子 差不多到惡魔的身邊時, 惡魔及時擺出防禦的姿態, 但女孩子突然從惡魔前方消失, 惡魔非常疑惑, 在哪裏一看不到女孩子的身影。
「 瞬炎斬」
女孩子已經在惡魔的身後, 當惡魔轉身查看時, 惡魔早已被一分為二, 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切口都出現了紅色的火焰, 把惡魔的下半身和上半身也燒焦, 連灰也不剩, 徹底在這個世上消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