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佢地死晒係唔係因為精神失常呀?」 Chris 問。
「都可以咁講嘅。」肥龍笑住回答Chris 嘅提問。
我地一行人,考完final 之後嚟晒我宿舍房間,話要吹水吹通宵。 大家玩「狼人」玩到悶,我地就轉玩「揭尾故」。

「揭尾故」算係一個推理遊戲,由一個主持人負責出題。主持只係會講故事嘅結尾部份俾大家聽,而大家就要透過問問題去推敲整個故事嘅來龍去脈。 主持人只會回答「係」或者「唔係」,好玩之處在於推理期間嘅參加者發揮嘅想像力同埋創意。當然啦,如果個故事本身好「膠」的話,到最後「開故」嘅時候,會俾大家喝倒彩。

「咁姐係點呀? 」Snow 俏皮咁問。
「我頭先都講過啦,果四個人被困係雪山嘅山洞入面嘛。過咗4 日都未有人嚟救佢地, 要係山洞入面過。最後四個人係死晒,但係地下得2 粒子彈only。」 肥龍詼諧地說。



「係唔係因為搵唔清楚,呢啲咁水嘅原因?」 我吐糟。
「呢個故並唔係一個膠故。」肥龍笑吟吟咁講。
「有兩個係自殺?」Suki 問。
「唔係。」

「有一個人殺晒其餘嘅人?」 Katie 問。
「又唔可以話一個嘅。」
「喂, 你咁唔肯定嘅?」 Kevin 開始燥燥地。
「咁我都係照實講姐。」 肥龍笑著說。



「我知! 佢地精神失常嘛,咁佢地開始出現幻覺,以為同伴係怪物,有啲人嚇Q死,開槍只係想自衛。」on 9 Billy 興奮地發表佢嘅想法。
眾人恥笑佢on 9嘅諗法之後,肥龍笑住咁講「有創意! 下個故仔不如Billy你出。」

「肚餓得濟要食人?」 我見到有空間嘅時候,問。
「係呀! 終於有突破喇!」肥龍興奮地說。
眾人好似又搵到問問題嘅方向,又不斷問肥龍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w)
點解我會諗起呢件事? 最後個故事係點樣,我唔係好記得起。真係因為肚餓得濟去殺人?
頭好痛,我感覺到每一下心臟跳動拉扯住我頭部嘅血管。
「卜, 卜, 卜.....」
每跳一下,腦入面就感覺到痛楚。

好熱,背脊好熱,嘴唇好乾,好想起身飲水。
意識好模糊,身體好似唔受我大腦控制咁樣,想起身都起唔到。

我瞇起眼,但視野模糊,好似有層霧氣擋係我眼前咁。
突然前額一陣清涼,我努力抬頭,大概係Mindy 嘅身影。

「水…..扶….我…..」我勉強地說,喉嚨其在太乾涸。
Mindy 無回應,迷糊之間,我唔知道佢聽唔聽到我講野。
嗯,都係放棄飲水嘅念頭,好好休息下吧。 身體肌肉好酸痛,我合上雙眼, 腦海一片空白。


.
.
.
.
.
到我有返意識嘅時候,頭痛已經退去,背脊雖然都係痛,但係痛楚已經消減好多。 我用雙手借力坐起身。
coffee shop 內嘅燈無著,我仲依稀聽到鼻鼾聲。而家應該係半夜吧。

漆黑嘅環境令我唔知去邊好,窗外雖有少少月光滲入嚟,但係視覺並唔清晰。其實可以嘅話,我想去洗手間。不過我又唔想嘈醒其他人。我嘗試先探雙腳落地,盡量放輕動作。我轉身嘅時候踢啲野,應該有人係地下瞓緊。

「Geoff ……..你醒咗喇?」 係Mindy,睇嚟我整醒咗佢。
「嗯,傻瓜。你做咩坐係地下呀,我俾你瞓上梳化喇,嚟!」 我輕聲說。

我期待住Mindy 嘅回應,點知佢咩都無講,只係輕輕企起身,然後攬住我。
事情太突如其來,我完全唔知發生緊啲咩事。錯愕之際,Mindy 亦都鬆開抱住我嘅雙臂,坐係我隔離。


「你好啲未呀?」 Mindy 輕聲問。

「嗯,無咩特別呀。除咗背脊仲有啲痛囉。」我回應。Mindy 雖然好貼近我,但係幽暗嘅環境令我睇唔清楚佢臉頰。
「太好喇…..,你知唔知我好擔心你醒唔返?」 Mindy 喜悅地講,睇嚟我瞓咗有一段時間。
「傻啦,唔好講到我好似就死咁喇!」 

「你…..,你昏迷咗成三日呀! 如果……唔係…你仲有呼吸……..我地…..」Mindy 開始啜泣起嚟。

三日? 咁長嘅時間,我一啲記憶同感覺都無? 唔通我真係昏迷咗? 無可能掛? 不過疑問雖然好多,但都係安慰咗Mindy 先再算。
我將手輕輕咁放係佢肩膀上,說「無事啦,我未起左身囉。辛苦晒你照顧我喇。」

Mindy 嘅啜泣稍微緩和, 沙聲地說 「你…..前個兩日都發高燒,……點…點…叫都唔醒。」

「我…我地試過俾藥你食,但係….都係退唔到燒。佢地…..佢地仲話你可能有細菌感染。仲有人…..問….你會唔會變做隻怪物,因為….因為,你俾佢地打中過。」



我靜靜地聽Mindy 講,我轉用左手輕輕按住Mindy  膝蓋。

「我一直相信…..,你會…好番。但係今日下午,佢地有人…..有人想…..」Mindy又開始激動起上嚟。我估大家係呢啲情況,會好擔心我變成怪物,做成危險吧。何況我地並唔知道一個人轉化成四腳爬爬嘅過程係點樣,無知會帶嚟恐懼,有呢啲想法都係人之常情。

「隔離我?」 我淡淡地說。
Mindy 無再出聲,我就當我估中八九成喇。

「你一定反對佢地咁做喇。」 我關切地說。
我感覺到Mindy 點點頭。我伸手按著Mindy 嘅頭,其實我好有衝動攬住佢,不過忍住無咁做。

「辛苦你了。好好休息一下啦。你瞓上梳化啦, 我去去洗手間就返嚟。」 我說, 再拍一拍Mindy 膊頭。
我企起身,小心咁避開瞓係地下嘅人,靜靜雞步向廚房入面嘅洗手間。入到洗手間,我發現開唔到燈,似乎停電。

係我昏迷呢三日之間,究竟發生咗啲咩事?



我只能夠摸黑去廁所,其實都無咩尿痾,我最想係洗個面。
小解後,幾經辛苦摸到洗手盤嘅位置,欲扭開水喉洗手。

​咦,水喉啲水好似前列腺有事咁, 「滴滴仔」,水一滴滴咁漏出嚟。嘩,連水都無埋,我一定暈得好徹底。
無水又無電,佢地理應嘈到拆天。

我勉強沾濕雙手,手上嘅傷亦都已經唔痛。洗面就無辦法,所以我就慢慢行返出去。

去到梳化附近,Mindy 已經瞓係梳化。我伸手捉一捉緊Mindy 嘅手臂。
「我返嚟喇,你放心瞓啦,我係呢度陪你,有咩事就出聲。」 我一屁股靠住梳化, 坐係地下。
 
「Geoff, 可唔可以…..」Mindy 輕聲說。
 「? 」 我錯愕。
 「借隻手俾我呀?」 Mindy 說。

 佢嘅要求我點會拒絕, 我伸起右手。 Mindy就遞手捉住我嘅手心, 放係佢心口附近。 Mindy隻手好柔軟, 但係好冰冷。 Mindy 轉身, 換成側身嘅姿勢, 面向梳化外面。

 Mindy 將我右手拉直, 整個人捲住我手臂。

 「你醒返就好喇, 我想好好地瞓一攪。」 Mindy 輕聲說, 佢個頭靠係我嘅膊頭後面。

 「嗯, 早抖喇。」 我戚戚然地說。
 
「早抖。」 Mindy 輕輕在我耳邊說, 佢嘅氣色令到我耳仔發麻。
 
Mindy 呢幾日應該過得好辛苦。 以佢嘅性格,  必然係又要擔心我, 又要同班同學理論。 加上斷水斷電嘅情況會令人十分沮喪, 係維生資源一路減少嘅環境之下, 我地一行人可唔可以和睦相處, 係一個問號。
 
儘管我唔係太眼瞓, 但係我都合上雙眼。

 而家根本無野可以做到, 唯有等時間慢慢流逝。

我感受住身後Mindy 嘅氣色,佢嘅呼吸慢慢變得平穩, 應該瞓著咗。
 
竟我身體發生咗啲咩事? 就算我病得好厲害都好,都唔會咩記憶都無吧!  起碼都要起身食下野掛? 但係我而家感覺唔係好肚餓,我只係記得昏迷之前身體好攰,然後………就無然後,一起身就係頭先咁嘅情況。
 
我唔會真係變係成一隻四腳爬爬掛?
 
呢個疑問閃過我腦海,驚到個心離一離。 我用閒出嚟嘅左手,撫摸自己身體。胸口、雙腳都無異常。頭先去廁所條丁都無事…… 咁應該無事掛,我呢一刻只能夠自我安慰。
 
.
 
.
 
.
 
.
 
.
 
.
 
(10:00 )
 
手臂傳嚟一陣麻痺。
 原來我不知不覺又瞓著咗,希望我唔係又昏迷幾日啦。我眨眨眼,令視野恢復上嚟。窗外嘅陽光滲入coffee shop, 睇嚟未有人起身。Kevin 同Snow 瞓咁係我右邊遠處。其餘嘅人應該係其他地方。
coffee shop 感覺凌亂咗好多, 係我昏迷嘅時候發生咗好多事吧。
 
手臂嘅麻痺感,令我迫不得意要郁郁手臀。 呢個舉動驚動咗瞓身後嘅Mindy, 佢鬆開我嘅手臂,
 「Geoff , 你醒啦?」 Mindy 說後打咗個哈欠。
 我企起身, 伸展著麻痺嘅右臂。 「嗯!你可以瞓多陣喎。」我說。
 「唔洗喇,  已經瞓夠了。」 Mindy 說。
 
「叔叔….!」  小V 嘅聲音傳嚟。佢輕快咁走過嚟我身邊, 揮揮手。
 「你…..你瞓咗好耐囉!姐姐……姐姐同我話…..叔叔會醒。我都係!」  小V 俏皮咁講, 講每一粒字都好用力。
 「嗯, 乖!」 我笑說。
 「小V , 你媽媽呢?」 Mindy 問。

 小V 指指身後嘅廚房「同….爸爸煮飯。」
 「你返去幫媽媽手呀小V , 一陣姐姐再同你玩, 好唔好?」 Mindy 溫柔地說。
 小V 點點頭, 然後說跑向廚房。
 「Geoff, 我有啲野想同你講咗先。」 Mindy 語氣突然凝重上嚟。
 我點點頭, 坐上梳化。 Mindy 清清喉嚨, 說「 係你昏迷嘅時候, …….」
 
Mindy 將我昏迷時發生嘅事概括咁話我知:
 
1.阿明, Kit , 小V 一行人本身係爆發當日係尖沙咀柏麗大道行街。 怪物出現後, 被迫跑進尖沙咀警署躲避。但好唔好彩地, 警署入面都有怪物出現, 佢地遇到三個警察幫忙躲入警車。其後, 佢地架車被一群怪物襲擊, 其中兩個警察撇低其餘四人逃跑。 餘下個一名警察與阿明一家人被迫開車逃走, 期間警員開槍還擊, 但反而吸引更多怪物。 最後, 駛到coffee shop附近失控。 駕駛警車嘅警員係當次撞擊死亡。
 
2. 我昏迷期間, 不斷出冷汗同發燒。 本身大家都覺得只係普通感冒, 但係我到第二日都仲係無反應, 大家開始對我嘅情況感到憂慮。 Chris 提出, 阿明係被救當日曾提及, 佢地親眼見過俾怪物咬死嘅人, 有啲屍體會變成怪物。 所以懷疑我接觸怪物後, 可能已經受感染, 所以身體出現異常。
 
3. 眾人聽到Chris 嘅推測都好不安。 Chris 提議將我帶到其他地方隔離, 以防萬一。   但就係無地方隔離, 所以Mike 建議睇睇 coffee shop 對面單位, 如果無人而且安全的話,就送我過去。Mindy 當然係反對將我隔離, 不過眾人始終覺得coffee shop 空間有限,而對面單位如果安全又或者有物資的話,係一個bonus。 Chris 等人剪爛咗對面單位大閘, 破門而入後,發現對面根本唔係咩野貨倉, 而係三個空置嘅劏房單位。
 
4. 三日間,同外界嘅接觸係等如零。仲要由尋日開始停電,水壓亦都下跌咗好多。 coffee shop 本身儲放嘅食物亦都開始減少,得返一啲飯、意粉同罐頭等,所以大家都好擔心仲有無得食。
 
「咦,咁你地有無俾過野我食?」 我終於忍唔住插嘴問。
 「我有餵啲粥俾你啦,不過你吞得慢,所以都唔係食咗好多。」Mindy 說。
 「嗯,辛苦晒…」我戚戚然地說。

 「唔洗,你醒返就好。係呢? 身體有無事?仲有無唔舒服?」 Mindy 問。
 其實我感覺唔錯,精神幾好。反而Mindy 嘅樣有啲憔悴。
 
「我覺得無咩特別,係諗唔明點解我會咩記憶都無姐…..。呀,咁其他人去咗對面瞓?」 我問。
 「係呀,其實佢地好怕你會變成怪物….何況個邊有床呀,佢地就建議你繼續瞓係呢邊。」 Mindy 低著頭說, 「得返Kevin, Snow, 同埋阿明一家人留係coffee shop 呢邊瞓….. 」
 Mindy 呢番說話,亦都意味住其餘嘅人都有啲怕我變成四腳爬爬。

 「Goeff! 你終於醒返喇!?」 Kevin 嘅聲音傳嚟。
 「嗯,尋晚半夜就醒咗。」我說。
 「醒返就好喇! 我地都好擔心你呀!」Snow 亦都起咗身,「特別係Mindy 啦,你要好好報答佢囉!xx%%xx」Snow奸笑著說。
 
我支吾以對後,兩人亦步向廁所梳洗。
 「我估我地遲啲點都要出去搵物資。」 我望住Mindy 身上並無更換過嘅衣衫「水同食物,仲有衣物都需要。」
 Mindy 點點頭, 說「佢地其實都有討論過, 不過講真大家都唔會想出去。」
 「嗯,不過咁樣都維持唔到好耐。」我說。

 「Geoff, 其實你昏迷嘅時候,我….好驚, 大家都好似變咗咁」Mindy 憂心地說。
 「?」我 錯愕之際,小V 又跑出嚟。
 
「食….食野喇!」 小V 一邊跑,一邊說。隨後Kit , 阿明同老闆娘拎住食物步出廚房。
 「你醒返就好喇!」 Kit 笑說,呢句係今日我聽得最多嘅句子。
 「嗯,有心,麻煩晒大家。係呢? 阿明你隻腳…..? 」

 「已經好咗好多,係行路唔舒服。」阿明說,佢嘅笑容好燦爛。
 「我去叫對面嘅人食早餐。」 老闆娘Lily 說後, 就離開咗coffee shop。
 小 V 已經急不及待咁要Mindy 陪佢玩, Mindy 亦都同佢玩007入子彈。Mindy 貌似好開心, 笑得燦爛, 佢嘅笑容一向都好吸引我。
 
「小V 好鐘意同Mindy 玩。」係我身旁嘅阿明講,「話時話, 我都未親口同你講聲多謝。」
 「講呢啲。」 我說。
 「哈哈! 後生仔, 你未醒嘅時候, 你班朋友想隔離你。 不過都係怪我之前多口講過, 有啲屍體會變做怪物, 先搞到你班朋友咁驚。 不過我都同佢地解釋過, 我檢查過你無被咬嘅痕跡,  心諗應該會無事嘅!」 阿明說。「我之前係警察車上面, 見住某啲瞓係地下嘅屍體, 慢慢變成怪物。 不過並唔係每一個屍體都會咁。我都幾肯定有啲屍體到我離開警署個一刻, 都仲瞓係地下。  印象中係啲咬到爛晒嘅屍體, 仲要係四肢唔齊全個隻, 會慢慢生返啲肢體出嚟, 變成個的野。」

 「過程大約幾耐?」 我問。
 「應該都有4至5個鐘頭,初初我都無留意。不過有啲野無啦啦拍我地架車,我先發現本身瞓係車附近個條死屍,生返晒啲手腳出嚟,變咗做怪物, 係度起勢咁拍我地架車。」阿明說。

 「如果係咁嘅話,應該會愈嚟愈多怪物出現……」我自言自語地說。
 「好有可能。」 阿明皺一皺眉,道「而家耐唔耐會見到佢地會係條街游盪。唉,係呢啲環境, 最慘就係小朋友。」 阿明憂愁咁望住小V。
 「嗯,無錯。」我說。

 「我有個不情之請……」 阿明有啲尷尬地說,「如果有咩事發生嘅話…..,幫我照顧小V。我知道呢個要求有啲過份,不過而家咁嘅情況,我都係作最壞打算姐。」
 
阿明突如其來嘅請求,我有啲不知所措。「小V 咁乖,我估大家都會睇住佢嘅。放心。」我唔想開空頭支票,隨口許下承諾。
 「後生仔,今日唔知聽日事呀! 第時你做爸爸就明架喇!哈哈!  我覺得你同你女朋友可靠啲嘛,直覺嚟喇!」阿明又開朗起嚟。
 「唔係女朋友啦。」我無奈咁回應。
 「哈哈! 唔洗怕羞喎! 」阿明拍了拍我膊頭,「點都好,你昏迷緊嘅時間,你班朋友當中,得Mindy, Kevin 同Snow 肯留低係呢邊,我估都代表咗某啲野嘅。」

 我無言以對。
 
「而家停電,好快連水都會無,我地咁多人一齊住好難維持。」阿明繼續說,「我打算遲啲去附近個超市搵野食,應該要你幫手,點睇?」
 我呆一呆,望住阿明堅定嘅眼神。啱啱先醒返,咁快又要出去?
 
下一回: 搵食兵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