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段 report 係咪應該咁樣打架?」 楚喬問住我, 「妳攞番黃生果間公司個 file 參考吓, 佢嘅情況同呢間公司都係一樣架!」 我同楚喬不停地係咁討論住工作啲野, 兩個人已經愈坐愈近, 手臂同大脾亦不知不覺咁緊貼住起黎。 

「又攪掂一份, 攪埋呢份就可以收得工嘞!」 「我呢份都啱啱攪掂左, 等我幫手打住個 file 先啦!」楚喬企響身要攞住我枱頭份文件, 但份文件太遠, 楚喬用佢大脾黎頂住我大脾側咁伸手去攞, 呀….., 楚喬突然失去重心, 千鈞一髮, 我伸手扶實差啲就仆到嘅楚喬條腰, 但隻手就唔覺意滑到上去佢嘅波底之處。
 
「小心, 有無事呀?」楚喬比我掂到佢嘅波底之後, 塊面即時泛起住微紅咁, 「無…無事, 咁你幫我遞份文件過黎比我先嘞!」 之後我地就繼續努力地專心工作。

半個鐘頭之後, 「好野, 終於都大工告成, 楚喬, 呢次就真係唔該晒妳嘞!」
 
楚喬亦舒左一口氣咁講, 「呼, 攪掂哂, 嘩, 都成十點幾嘞, 不過好彩都總算趕得切!」
 




「麻煩晒妳, 咁妳使唔使打個電話比妳男朋友報到左先呀?」
 
「唔使嘞, 佢今晚有事都唔得閒陪我, 咁你又使唔使 call 你女朋友呀?」
 
「一陣先啦, 而家 call 佢, 佢會要我即刻出去同佢見面, 而且今晚真係攰到死, 咁見少一晚都唔係咩大問題黎嘅!」 

見楚喬摸住膊頭轉住條頸, 我問住佢, 「攰呢? 見妳幫左我成晚, 咁使唔使我幫妳揼吓咁呀?」 楚喬諗都唔諗就答, 「最好啦, 幫左你成晚, 咁幫我揼番一陣都好應該咁啫!」
 
我企起身行到佢身後, 我開始幫楚喬揼住佢嘅頸邊, 揼左一陣, 跟住我再幫佢按住兩邊嘅膊頭, 楚喬即時好享受咁講, 「吓……, 好舒服呀, 呀偉, 過少少呢邊又係好攰呀!」
 




又按左一陣, 我響佢兩邊膊頭凹入去嘅穴位度大力一襟, 「呀….好應呀, 有啲痛, 不過就好舒服!」 按完膊頭嘅穴位後, 我再響佢兩邊嘅太陽穴度打圈咁不停地按住, 「正呀, 呀偉, 好掂呀….」 

楚喬一邊比我按住, 一邊咪埋對眼咁同我講, 「A, 呀偉, 講啲好笑野你聽吖, 呢排我就真係懵下懵下咁, 今朝起身, 我係咁四圍搵副眼鏡, 但搵左好耐, 點知….哈哈哈, 點知原來自己起身果陣就已經戴住左都唔記得, 等我仲戴住眼鏡黎係咁搵眼鏡, 你話係咪好傻呢?」
 
我仍邊按住佢太陽穴邊笑住話, 「呢啲咪就係精神緊張嘅表現囉, 好多人平時工作壓力太大, 而又唔識得點去正確咁釋放自己, 無野嘅, 多啲休息同放鬆下自己就會無事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