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單位內, 小麗正同佢一齊合租呢個單位嘅女同事傾緊偈。

「咦, 小麗, 妳支筆好靚喎!」 「支筆係文迪叔叔送比我嘅!」「哦, 就係助養同供妳去外國讀書果個文迪叔叔!」 小麗點住頭, 「不過, 我上次同何姑娘講話想見吓文迪叔叔嘅一面, 但何姑娘話文迪叔叔佢平時做野會好忙, 所以暫時都唔得閒可以同我見面!」
 
小麗電話響起, 係男朋友呀偉打電話黎, 「喂 Erica, 聽日不如都係唔好去街囉, 下星期我要 exam 呀, 我啲 notes 都仲未曾睇哂呀!」 小麗面上有啲失望表情。

「偉, 咁…不如…聽日我上你屋企度陪你溫書吖?」 「咁…怕唔怕會悶親妳呀?」 「唔緊要啦, 反正都總好過一個人留響屋企呢度!」





第二朝一早, 小麗買左啲早餐上左呀偉嘅屋企, 「呀偉, 食左早餐先啦!」 兩小口子跟住就開始一齊響廳度食住早餐。

「咦, 你爹啲呢?」 「爹啲佢響….」 呀偉個爸爸剛剛響房度行緊出黎, 「呀偉, 哦, 呢個就梗係你嘅女朋友定嘞!」 小麗即時企左起身恭恭敬敬咁, 「世伯你好, 我叫做 Erica!」

呀偉個爸爸同佢地打個招呼之後, 跟住就攞左份報紙坐左響客廳窗邊嘅木枱度睇住, 兩小口子食完早餐之後, 呀偉跟住就攞哂啲野出黎開始溫習, 而小麗就一個人自己坐左響張梳化度睇書。

呢對小情人, 就響小麗讀完書番黎香港之後無幾耐就開始認識, 兩個人相識之後好快就漸生情絲, 小麗就係鍾意呀偉嘅呢一身戇直, 而呀偉當然就梗係比小麗嘅漂亮外表所吸引住佢啦。

「乞嚏….」 呀偉聽到小麗打乞嚏, 跟住即時就好緊張咁走到小麗身旁, 「Erica, 妳見點呀? 係咪冷親呀? 睇過, 個額頭唔熱呀, 無發燒喎…..」 「呀偉, 我無事呀, 只不過係個鼻有啲痕之嗎, 你唔好咁緊張啦!」
 




「妳真係無事?」 「我真係無事呀, 咁你仲唔快啲番埋去溫書!」 呀偉見小麗真係無事, 跟住就自己行番埋去繼續溫書。

小麗電話響起, 係佢公司傾得較埋嘅女同事美儀打電話黎, 「喂美儀, 我而家響邊? 我咪響我男朋友屋企度陪佢溫緊書囉!」 小麗同美儀繼續傾住電話, 「喂 Erica, 妳果陣話過妳係孤兒黎架, 但有時聽到妳提起果個文迪叔叔, 咁到底呢個叔叔係咪妳啲親戚黎架?」

「唔係, 其實文迪叔叔佢係……..」 小麗就將以前由文迪叔叔開始助養, 跟住之後再可以去外國讀書嘅事從頭到尾咁講左一次比美儀聽, 「所以, 其實我真係好想見吓文迪叔叔嘅一面, 同埋將來如果文迪叔叔佢想要我做咩嘅話, 我都一定毫不考慮就會應承佢嘅!」

無幾遠呀偉嘅爸爸正好留心咁聽住小麗嘅每一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