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企內, 家姐正同緊佢中學時期嘅老死響度傾緊偈, 「好慘呀, 而家放工之後仲要番會計班, 我真係就黎想死嘞!」 

家姐同住佢老死講, 「美欣, 咁妳老細又確係黐左線啲, 妳又唔係做會計嘅, 但又要妳做埋會計上啲野, 咁即係佢唔使再去請人啦!」

「咪就係囉, 而家我差唔多一個人要做三個人嘅野, 死啦, 我仲係啱啱先至去學會計無耐, 而家番學啲野都未攪得掂, 要點入賬又未熟, 但老細就已經當我係識哂咁, 死嘞, 我就黎人都要癲嘞!」

「喂, 咁不如叫強仔幫吓妳吖, 佢好似都已經考完咩 paper 2, 唔知仲有幾多張 paper 考埋就話好似算係會計師架喎!」



「吓, 咩強仔而家咁勁架, 以前佢讀中一嘅時候, 妳仲叫我黎幫佢補習數學同英文添, 估唔到而家佢好似仲叻過我咁嘅!」

鎖匙開門聲響起, 「家姐, 我番黎嘞!」 我見到家姐正同緊一個幾靚嘅女仔響埋一齊。 

「喂強仔, 你仲認唔認得佢呀?」 我摸住個頭, 「唔…認得!」 個女仔亦同樣都好似有啲磋異咁望番住我, 「你就係強仔…..」

我開始有啲頭緒, 「妳係….美欣姐姐?」 個女仔即時好開心咁點住頭, 「嘩強仔, 無見咁耐, 咩而家你已經變成咁高大有型兼靚仔呀, 真係響街度見倒你都唔認得呀!」

呢個美欣姐姐, 同我家姐一樣都係大我成四年, 以前我啲數學同英文比較差嘅時候, 因為家姐成班女同學成日都上黎我屋企度玩, 所以我有時都會問吓佢地關於功課上啲野, 到最後, 呢個美欣姐姐索性就做埋我嘅補習老師。



可能以前仲細, 覺得美欣姐姐個樣都係無咩特別, 但今晚見番佢之後, 又覺得佢比起以前又真係靚女左好多咁喎。

我行左埋去梳化度同佢地傾左一陣計, 美欣姐姐跟住就問左我好多好基本嘅會計上問題, 「哦, 好簡單啫, Account 最緊要就係識 classify, 當妳識得分類果項支出到底係屬於咩野類型, 妳就會知道果條 entry 係應該點入架嘞!」 

美欣姐姐仲係好似嘔哂白泡咁, 「喂強仔, 不如…以後我又上番黎到你幫我補番習吖, 好唔好呀?」 

我笑住咁答佢, 「都…可以嘅, 不過有時我收工會比較晏, 妳果晚如果上黎之前或者先 whatsapp 比我, 睇吓我果晚得唔得閒先啦!」

一個星期之後, 呢晚, 美欣姐姐約左我收工之後會上黎我屋企要我幫佢補習, 我嘅睡房之內, 美欣姐姐正全神貫注咁聽住我講解緊會計上嘅技巧, 已經講左成個幾鐘頭之後。 



「都差唔多嘞, 點呀, 呢課仲有啲咩野唔明呀?」 美欣姐姐笑住咁講, 「果然有個靚仔男神幫我補習又真係確係唔同啲喎!」

我又笑住咁同佢講, 「咁我呢個學生又都算係幾靚女嘅, 所以我咪又教得有心機啲囉!」 「唓, 不過點都好, 我都要多謝你百忙之中都肯抽時間黎教我嘅!」 

「係架, 咁我又真係幾忙架, 咁妳又話應該要交幾多錢學費比我至好咁呢?」 美欣姐姐伸出條脷出黎瞄我,「唏, 交咪交囉, 但同你咁熟, 我唔準你收得我咁貴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