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欣話未食飯, 見佢響街邊買左啲魚旦燒賣之類嘅小食之後, 「喂, 行得嘞, 上到去邊食邊溫住書囉!」 車上, 望住佢一路係咁食住魚旦黎搭車, 個咀邊己經佈滿住豉油同甜醬咁, 我比左張 tissue 佢, 見佢含住粒燒賣揸住串魚旦咁同我講, 「無手呀, 幫我抺啦!」

我輕輕咁幫佢抺住咀邊, 見佢一面不區小節嘅表情, 美欣個咀好靚, 我再細意望真美欣個樣, 平凡嘅五官湊埋一齊, 居然能夠散發住一種不平凡嘅自然美咁, 「喂細路, 做咩牛咁眼咁望住我呀? 我塊面係咪有啲野呀?」

我地正互望住咁笑住, 一種令人心動嘅感覺正在尤然而生, 跟住我再諗番起自己果個撐雞小姐, 唉, 點解人地係可以咁女人架。 

同美欣上左樓之後, 我地就要爭取時間, 美欣已經 take 低哂所有要問我嘅野, 而我亦好快咁解答住佢唔明嘅地方, 好快, 大至上美欣都已經明白哂聽晚要小測嘅唔明地方。 

「喂, 強仔, 麻煩哂你喎, 不過真係有啲唔好意思, 今晚居然會攪到你…., 咁啦, 不如遲啲等我就請你地兩個食番餐飯啦, 咁樣起碼我個心都會好過啲吖!」 我笑住咁搖住頭, 「傻啦, 都唔關妳嘅事, 係佢自己脾氣大之嗎, 過多一排佢就會無咩野架嘞, 妳唔使咁擔心佢嘅!」



我又再嘆住氣黎講, 「唉, 如果我女友可以學似妳咁不區小節, 咩都無所謂咁就好嘞!」 美欣望住我, 跟住就再捉住我嘅手臂講, 「互相就吓啦, 我巴辣果陣時你又見唔到咁啫!」 「唓, 妳有幾巴辣呀?」 

「我惡架, 我惡起上黎個樣真係可以嚇得死人架, 唔信呀?」 「信, 妳個樣惡極啲人都想埋去錫妳一啖添!」 「唓, 個樣惡又點會想錫人呢?」 「會架, 妳又試吓做個惡樣出黎嗱!」

美欣即時整左個惡樣出黎, 但好快, 我亦響佢個咀度錫左一啖, 美欣即時呆左咁。



「喂…細路…, 咩你玩真架?」 我連自己都有啲呆左咁, 「咁…妳個樣…又真係…好惡吖嗎, 咁…我咪就同妳玩吓咁囉!」 美欣聽到只係玩吓啫, 跟住見佢亦都無咁緊張。 



「喂, 諗吓點氹番掂你女朋友先啦!」 我搖住頭, 「唉, 嘥氣啦, 同佢講呢樣又話唔係, 果樣又話唔鍾意, 其實真係都唔知啲人到底要想點, 唉!」 講到呢度, 兩個人都無言以對。

星期五晚, 我又收到美欣嘅訊息, “強仔, 求救! 求救! 我老細要我聽朝上深圳間廠度睇吓盤數, 我真係咩都唔識架, 咁你話點算至好呀?”

我諗左一陣再回覆佢, “咁妳有無同佢講話妳唔識睇呀?"  美欣正在輸入中, “有呀, 但老細話好簡單咋, 剩係上去睇吓佢匯上去啲錢究竟用左去邊度, 同問吓佢地點解呢排成日都要求香港匯錢上去喎!”

我再回覆佢, “恭喜妳, 妳已經成為一個專業核數師嘞!” 美欣正在輸入中, “咪玩啦, 人地已經好煩嘞, 咁我而家應該點做呀?”

呼. 我再回覆番佢, “咁使唔使我陪妳上去睇吓呀?” 美欣正在輸入中, “好呀, 你肯咁做就太好嘞, 咁我就完全唔使擔心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