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五年,五年,又五年 袁日禮上



我有一個好奇怪嘅男朋友。

唔係講笑,佢真係好鬼死奇怪!

咁事源就應該由我地相識開始講起。當時就係起一間公共圖書館,咁我就係職員嚟嘅,亦都係個新人,做左一個星期度。好啦咁,正正常常咁返工啦。咁嗰日呢,就聽到啲師兄竊竊私語就話個書蟲究極體又嚟左。咁我就好奇,點解要叫書蟲究極體呢?然後我咪八下,真係人如其名,其實佢就望落冇乜嘢嘅,正正常常青靚白潔嘅,但佢睇啲書……真係痴撚線!全部都係啲見到名都唔想睇嗰學術嘢嚟,又英又中乜都有啲。

聽返師兄講話,其實佢每個星期都會嚟一次,每次都係睇呢啲書,次次都睇到圖書館收先走,其實佢又冇乜嘢嘅,仲會自己擺返好啲書返書架。

「咁佢維持左幾耐?」我問。



「我諗都有三四年,佢已經睇完一個架嘅書。」師兄說。

認真呢?堅定流呀?三四年都每個星期嚟一日淨睇書?我就唔信!

於是我特登同同事調Area,探一探書蟲嘅真偽。

佢就咁坐起成人圖書區嘅中央長枱,旁邊放住一棟又深又厚嘅書,一臉認真咁咬文嚼字,閒時托一托眼鏡。

其實望下望下,佢都幾靚仔呀。



「喂。」

「喂!」同事大聲咁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