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繁榮的都市,自由的政治,彙聚各文化,民族大融和,探索大自然,頂尖的教育,外界對於香港的形容,這些常見得很,作為一個外地人總是充滿幻想。 作為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青年,我卻一頭霧水。這十幾年總覺得過著千篇一律的日子,城市的聲色日複日地令人刺耳,每天都吸著彌敦道的廢氣,自己的世界仿佛困於深水埗和旺角,食物環境不見得有一絲的舒適,校園生活帶來的壓力也異常得很。縱使如此,我亦要住在這城市,畢竟現實是殘酷的。 不過說到這裡,一個未成年的青年竟然對社會諸多怨言,同輩的話,聞得我的埋怨也會有少許的附和,如若是大人,出現的想必是不順心的思緒,因爲在他們的眼中我們只是不懂感恩、辛勞的屁孩。不管是我,還是他們,大家都很自我,從來也不曾站在大家角度去思考。 一文不值的社會,我遇上了不同的人,目睹了不少現象,進行無數自以為是的反思。然而,顯得最沒有價值的反而是我自身,因爲甚麼也還不理解,有時想過反抗自己認為的不合理,但是依然選擇妥協。



最近我完成了15年學畜般的生活,經歷了不少磨練,當中也有回味的地方,但對於現時的我,自己的路上還是充斥著迷茫。在我這個迷迷糊糊的生活中,偶然抽時間回首從前,令我最不解思索的是一句說話——為何有人能你不能。在我的成長中,這句說話也伴隨著我很久,但我不單對它沒有好感,我還希望它消失,因爲很多人都與這句說話結下不解之緣。在我學業裏,成績差的時候,我家人總提起別家的乖孩子,為何有人能你不能。我本身的學習能力並不強,尤其數理型的我根本不會轉通,總是把公式題形背得滾瓜爛熟,問題是,當我遇上以新形式的題形,真的無法解決,然而,老師的情況跟家人也一樣,總是掛在口邊「你根本未曾付出最大的時間,老師我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有時心裏聽著聽著真的很心酸,每個人的出身根本就是不一樣,不一樣的智商,不一樣的性格,不一樣經歷,不過別人根本不會在意,但是「他們」不會為他人著想,因爲這種想法的根源就是「比較」,透過比較自己優勢於他人的地方就能獲得成功感,設法公告天下來維持;比較自己劣勢的地方就會徒增羞恥感,想盡辦法改善,所以「比較」這東西根本就是永恆的夢魘。至於為何孩子們躺著也中槍?因爲要管教,但是凡事都應該有個限制,不要過份將自己期望強加別人身上,然後逼他人實現。雖然香港這裡經常有句話由長輩們常常說出——人比人比死人。但是實現這說話的人根本不是說出口的人,而是用作勸導人,相同的情況放在自己身上,根本就不會遵從,到了面對自己的孩子,要求,還是要更多。曾幾何時長輩們對我再提起這類說話,我收斂不住怒火,反問他們香港某個姓李的首富賺錢如此成功,然而他們不能……換來的只有打罵,想必他們惱羞了吧。即使踏入社會,工作者遇到的問題根本相差無幾,在我這十幾年的生涯裏也曾打過數份工,當中最辛苦且最早做的就是搬運,一開頭的幾日,上司經常罵我軟手軟腳,然後回想當年的自己如何的能幹,我覺得有時說一次兩次可以借鑒,多說就是個煩字,事實上根本如我說的,只是為了取得成就感。誰能一開始上班可以事事完美,即便經驗老到的人也有疏忽,但如果真的有,我也只能說我不是他。有人被刀片割到手指出了輕傷,可以哭哭啼啼一整天;有人身在戰場每天過著血月腥風 ,一滴馬尿也流不出。每個人與生俱來就擁有不一樣的心智,可以學習他人改變自己,可以借鑒他人讓自己不犯下相同的錯,但有時強逼只會讓人發瘋、躁動。嘲諷的是,我也漸漸屈服在這句話的腳下,自己也成為了他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