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叫陳富貴,生於一個迷信的大家族中。 迷信的本質並不可怕,可怕在於它能要了人命。 \\\ 驚悚小說,視情況每周更新。



  大廳中雖泛著幾道紅光,卻仍舊漆黑一片。瞇著兩眼細看,倒是能勉強看見一道傴僂的背影。
 
  “咚 … … 咚 … … ”廳中傳來饒有節奏的叩門聲,在約莫第六、七下時,房門被打開了。
 
  男童提著燃亮了的燭台,擦了擦眼睛,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門關好。燭光映照著孩童疲倦的臉龐,也照亮了那道背影主人的真實樣貌。
 
  她是個傴僂的婦人。
 
  在燭光的照耀下,她臉上的皺紋清晰可見。這些歲月的痕跡,卻掩不住她雙目中的慈祥,特別是她看向孩童時,那憐愛的神色表露無遺。
 


  婦人牽著男童的手,往走廊的方向走去。
 
  沿路燭光照亮四周,這時才發現幽暗的大廳中,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神怪。有些看起來和藹可親、有些則戴著惡鬼面具,面露猙獰之色。神怪滿堂,皆泛著微弱的紅光,此情此景看起來卻是說不出的詭異。
 
  走著走著,兩人左拐進了一個房間中。
 
  房間中亮著普通的白光,格局和平常的房間無異。孩童輕輕吹熄了蠟燭,放下了燭台,便徑直走到床上。
 
  床邊站著一個中年男子,他長著一副嚴肅的臉,面露凝重的神色。
 


  男孩才剛伸出腳來,那中年男子便急忙用手提起它細看,彷彿在認真觀察甚麼珍奇異寶一樣。
 
  “把眼鏡拿過來。”他的嗓音帶了幾分嘶啞,倒有幾分不容拒絕的味道。
 
  婦人連忙遞過眼鏡,男子接過後便立刻戴上,繼續觀察一番。
 
  約一分鐘過後,只見男子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然後步出房間。
 
  男孩收起雙腿,跪坐在床上,面露畏懼的神色。
 


  他哀求道:“母親,能不能別再用繩子拉我的腳趾了?我疼 … … 我疼!”
 
  婦人正想開口說些甚麼時,那個中年男子卻回來了。
 
  他提著菜刀,眼神帶著一絲奇異的光芒,似是興奮、又像是瘋狂。他一手提起男孩的腿,然後舉起菜刀。
 
  男童幾欲崩潰,發了瘋一般大哭大叫,雙手用力按著床,腿死命地亂甩。
 
  “不要!不要!”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嚎聲充斥著房間每一個角落。
 
  床褥被硬生生按出了幾道掌印,卻不能延緩男子手上的動作。
 
  於是,揮刀落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