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同惠姍已經結左兩年婚, 婚後, 我地兩個都有個共識, 就係唔打算咁快就有細路哥住, 因我地年紀尚輕, 兩個都未曾夠三十歲, 所以真係唔想咁快就比啲細路哥縛住哂, 老婆惠姍比我細四年, 雖然個樣仲好似啲十八歲妹妹仔咁, 但待人同處事方面就比佢外表為成熟。
 
但近來, 我地本來嘅溫馨甜蜜二人世界生活, 就因為屋企忽然間多左一個人而起左好大嘅變化, 而呢個人就係我老婆惠姍個妹惠宜。

惠宜本來係同佢呀爸呀媽一齊住嘅, 但長久以黎, 兩老經常對惠宜事事都要過問, 夜啲返屋企又會比佢地鬧, 所以有一次, 惠宜就問佢家姐可唔可以搬黎同我地一齊住, 因為佢已經開始忍受唔到屋企對佢嘅百般囉唆。
 
惠姍問我嘅意見係點, 我縮一縮膊頭講, 「佢係妳個妹, 一切就由妳去決定啦!」 就係咁, 惠宜就開始響我屋企同我地一齊生活嘞。





惠宜比惠姍細兩年, 但思想上同佢家姐就真係南轅北轍, 一個就成熟而又穩重, 而細果個就簡直係一個鬼靈精咁, 但有一樣野就無可否認, 惠宜個樣又確實係比佢家姐為靚, 雖然就生得唔係好高, 但一把長長嘅頭髮, 標緻嘅五官, 均衡嘅身型, 心口對包包亦雖然就唔算話好大, 但睇落應該都算有啲揸拿同手感嘅。
 
所以, 個衰妹成日都有好多男仔打電話比佢, 但咁又好正常嘅, 唔好話係佢啲仔啦, 有時我見佢就咁著住條短裙好隨意咁坐響梳化度, 果種正法就連我都會忍唔住咁昅吓佢條短裙入面個雞籠 (底褲) 嘅。
 
「家姐, 聽晚收工一齊去outlet 買野囉!」

「家姐呀, 我好急呀, 妳叫姐夫快啲出黎比我去 toilet先啦!」
 
個衰妹入我房度四圍咁摷野睇, 「哈哈哈, 姐夫原來係鍾意著孖煙通架!」 我串番住佢, 「唓, 妳而家咪夠著住條公仔圖案底褲囉!」 「家姐呀, 姐夫裝我裙底呀!」
 




就係咁, 歡樂嘅時光就過得零舍特別快, 斬吓眼, 呢個靚姨仔唔經唔覺就已經響我地呢度住左成個月嘞, 雖然我成日都同呢個姨仔鬥咀, 但總算一切都叫做相處融洽, 有時夜晚老婆瞓左之後, 間唔中我都會同惠宜坐響廳果張小型兩座位梳發上食住薯片黎睇碟, 兩人大脾互貼住咁坐, 佢隻白滑嘅大脾揩住我果種感覺又真係幾享受架。 

惠宜有時間唔中又會同我傾吓心事, 「姐夫呀, 其實你地啲男人識女仔第一樣最重要係睇啲咩架?」  「靚, 溫柔, 把聲好聽, 腳長, 同大…致上係咁!」 「咁上床呢?」 「哦……呢個….都…幾重要嘅, 可以嘅話…就緊係更好啦….!」 「唓, 都話你地啲男人個個都咸濕到死啦!」
 
「嗱, 就即係咁, 男人咸唔咸濕其實就好睇對象嘅, 就好似靚嘅女人比人想咸濕亦都係好正常嘅啫, 咁我問妳嘞, 除左我之外, 妳響出面仲有無遇過一啲唔咸濕嘅男人吖?」 惠宜好驚訝咁講, 「吓? 你唔咸濕?(矇住對眼)你唔好以為我唔知, 我間中半夜出黎去廁所果陣, 次次經過你地房門口都聽到入便傳出啲怪聲!」
 
「咩野怪聲?」 惠宜再講, 「就係你同家姐啲抖氣聲, 喘氣聲, 仲有床褥聲, 仲有……」 又到我啤番住佢, 「咁兩公婆夜晚嘅野又點會算呀?」 「仲有呀, 你成日偷偷昅我野你唔好以為我唔知, 仲有呀, 你成日仲……」
 
我企左起身, 「夠鐘瞓覺, 早抖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