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宜終於都捱完呢餐飯, 同佢一齊走果陣, 惠宜好似鬆哂咁同我講, 「呼, 總算要佢地死左條心!」 但我就笑住同佢講, 「唔好開心得太早, 後面有兩條友已經跟左我地成條街架嘞!」 惠宜即時好緊張咁望吓後面, 跟住見佢又再翹實我隻手臂, 「佢地兩個真係好煩呀, 咁點呀姐夫? 佢地講明話唔信你係我條仔呀!」

前面有一個公園, 我突然靈機一觸, 跟住就細細聲同惠宜講, 「喂, 不如咁吖, 我地帶佢地入去游吓花園先, 等佢地咁鍾意跟咪就跟飽佢囉!」
 
同惠宜真係行左入公園度, 跟住我就再搭住佢膊頭, 而個衰妹就攬住我條腰咁黎行住, 我瞄吓後面, 果然, 兩件毒男真係仲跟住我地尾咁行左入黎公園度, 我細細聲同惠宜講, 「喂, 搵個位坐低睇吓佢到地到底想點先啦!」
 
斜路上面陰暗處有張石櫈響度, 惠宜同我講, 「果便有櫈, 我地埋去坐低先囉!」 同惠宜行到埋去坐低左之後, 哦, 其實呢個位又真係幾正咁喎, 一來又黑鬼媽媽, 二來啲花花草草又生得鬼咁高, 響出便其實就只係可以望到我地個頭, 但我地響入面就反而可以好清楚咁望到哂出便嘅情況。
 
我地見果兩條柒仔響遠處係咁裝住我地, 惠宜有啲唔耐煩咁, 「姐夫呀, 咁點算呀? 我地就咁坐響度都唔係辦法過喎, 但如果佢地唔信嘅話, 咁下次見面佢地咪又再係咁冤住我!」 我都無哂辦法咁講, 「咁佢地唔信我地都無辦法架!」
 




惠宜好煩惱咁講, 「喂姐夫, 咁如果你係佢地, 咁點先會令佢地信你真係我條仔呀?」 「我點知佢地啫, 而家啲仔同條女扑埋野都未必係真啦, 如果係咁, 咁我同妳咪響度打個車輪黎試試佢地有啲咩反應嘞!」 「妖, 咁仲有無第二啲方法呀?」 「有, 咁妳下次咪再諗計點先可以耍開佢地囉!」
 
惠宜都無哂頭緖, 等左一陣跟住就再同我講, 「喂姐夫, 咁不如我地咋第扮咀黎比佢地睇啦, 就睇吓咁樣佢地仲肯唔肯死心先嘞!」 吓, 咋第? 唔好嘞掛, 既然做戲就要做得迫真啲, 但惠宜已經將個頭移到埋黎, 而我就一個唔該就按住佢頸後就真咀落去, 惠宜皺住眉咁比我係咁咀到發住唔唔聲響,
 
惠宜用力推開我後, 「姐夫呀, 都話借位囉, 做咩真係咀落黎呀!」 我貼住佢額頭黎講,  「咪嘈啦, 果兩條友醒過鬼, 唔同妳真咀咁容咩易比佢地識穿呀, 嗱, 係咪想下次再比佢地煩先?」
 
惠宜諗左一陣, 跟住就見佢好無奈咁就咪埋雙眼昂高個頭, 已經同佢又再咀過, 但呢次佢就比較認真啲嘞, 同惠宜咀左一陣, 我地亦開始愈咀就愈投入, 我開始將佢成個人打橫咁抱左響我大脾度坐住, 我再攬住佢黎係咁咀, 手亦已放響佢大脾度正摸住佢嘅白滑肌膚。
 
我地愈咀就愈激烈, 已經咀到有啲缺氧咁, 惠宜同我都已經頂唔順咁停左起黎, 見佢正伏住響我個膊頭度係咁喘住氣, 緊壓住我嘅兩團胸肉亦正不斷起伏住, 而我同佢就繼續靜靜咁攬實住起黎, 遠處果兩條友仲好似冤魂不散咁, 我同惠宜再互望左一眼之後, 跟住好快, 四唇就再度緊貼住起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