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洪荒

這是洪荒世界,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一個混沌黑暗的時代。

萬獸奔騰,為了搶奪資源而血流成河,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只有勝利者才會得到上天的獎勵,失敗者只會悄悄的在時間中流逝,最終幻化為虛無。

在這個時代,唯有力氣強,魔力高才可征服其他的族群。漸漸地,在這混沌的洪荒中,經過多年的廝殺和搏鬥,一共產生了四個霸主族群,分別是饕餮、窮奇、檮杌及混沌。

四個霸主族群無不是力拔山河的兇獸,它們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移山填海也是輕鬆之舉。其中以饕餮為最強一族,因為饕餮可以吞噬天地萬物,除了玄黃時期的神仙及少數極強者外,其他族群簡直就是它們的盤中飧。



他們四族的兇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其他所有的族群,包括人類,也只是他們控制的奴隸,換而言之,只要哪一天他們四族不高興,其他族群只有等著被滅的份,這個被四兇高壓統治的時期,被稱為「洪荒四兇紀」。

直到有一天,一顆天外隕石撞進了洪荒,滅絕了洪荒上大部分的族群,包括四大霸主的族群,然而,凡事終有例外,人類恰恰就是這個例外。

懂得運用靈智的人類,巧妙地躲開了這場滅世之劫,接著他們聯合起來,把其他殘存的種族都滅了,連四大霸主種族也不例外。最後,人類漸漸成了唯一的種族,而其他的種族在歷史的洪流衝擊下,紛紛退出了舞台⋯⋯

洪荒四兇紀五萬年,太行山上。

一隻身軀遮山掩海,渾身墨黑,獅頭虎眼,長著兩隻龍角,口吐荊棘,六翼四爪,長著一條燃燒著火焰的尾巴,加上一對無堅不摧的獠牙,這,就是四兇霸主之首,饕餮!



可是,這頭饕餮現在被一群在它眼中跟螻蟻無異的人類包圍著。

「墨荊,你乖乖交出你的孽種吧,我還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要是不遵從的話,我蚩尤便滅你全族,從此饕餮便會消失在這洪荒之中!」一個雙眼散發著青光,三頭六臂,手持六種神兵,體型不輸饕餮,頭上長著兩隻牛角的巨人道。

「呸!你們這些卑賤的人類,不過是走了狗屎運,誤打誤撞之下得到盤古身軀的庇護,若不是這樣,洪荒萬族豈會突然消亡,四兇豈會衰敗,讓人類可以如此意氣風發嗎!我今天就算是魂飛魄散,徹底隕落,你們也休得傷害吾兒一分一毫!」名為墨荊的饕餮兇狠的瞪著用刀指著它的巨人道。

話畢,墨荊眼中散發出吞天蝕日的紅芒,不甘地向天長嘯!

「吼!吞天噬地!」墨荊張開了比高山還大的血口,就像一個黑洞般不斷把圍著它的人類吸收,被吸收的人類連慘叫都來不及便已經被黑洞捲走了!



「哼!冥頑不靈!今天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實力吧!」蚩尤突然大吼一聲,它渾身的肌肉不斷冒出了青煙,原本三頭六臂的他,變成了兩條手臂,手中六把兵刃,也變成了一把閃動著紫雷的長刀,彷彿一刀就能斬斷萬物!

「混元霹靂!」蚩尤那龐大的身形並沒有影響他的速度,反而快得只留下殘影!壓根沒人看到他是怎麼動的,轉瞬間便已經出現在墨荊的頭上,揮刀砍下!

「鏜!」一聲天崩地裂的碰撞聲!

兩個龐大的殘影不斷閃動著,數之不盡的人類軍隊快速地減少!減少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只要每過幾秒,差不多幾百人就會蒸發掉!

原因無他,只因蚩尤與墨荊的戰鬥已是神魔大戰!其他人類在他們眼前跟螻蟻是毫無差別的!

一刻後,場上除了蚩尤以外,被這驚天一戰波及的所有人類,早已被震碎成肉醬,軀體內臟全都化成血水,就像一個一個被捏爛的柿子!

兩者交手已經超過一千回合,只見墨荊此時已被斬得遍體鱗傷!頭上龍角已經全部被斬斷,只剩兩隻殘破的翼,鋒利的獠牙被拔去一隻,尾巴上火焰的光芒暗淡了不少,鮮血從各處傷口不斷流出!

然而,作為他對手的蚩尤也不好過,手中的紫雷長刀已經斷裂,右手前臂處被開了一個大窟窿,鮮血如湧泉般湧現,他的身軀也被添上幾道驚心動魄的傷痕,原本意氣風發的他,此時也露出了狼狽之色!



「哼!果然是四兇之首,硬接了我的混元霹靂都沒事,那麼,就讓我看看是你的軀體硬,還是我這把盤古斧硬!」放出狠話的蚩尤憑空召喚出一把散發出玄黃之氣,引動起天地共鳴,隱含著開天闢地之勢的黑色大斧!

「玄黃⋯⋯之氣⋯⋯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有上古神器!」墨荊露出恐懼的眼神,不可置信地望著手持大斧,手臂瘋狂顫抖的蚩尤。

「媽的!這玄黃之氣果然霸道無比,吸了盤古精血,突破魃境的我也掌控不了,不過也只有這般的力量才可以殺掉四兇!」蚩尤心中驚駭,可是他還是強忍撕心裂肺之痛緊握手中的盤古斧!

「喝!開天闢地!」蚩尤鼓動起渾身精血,把所有力量聚於握著盤古斧的右手上,一往無前的衝向墨荊,揮出毀天滅地的驚天一擊!

眼見蚩尤來勢洶洶,墨荊也不是坐以待斃之輩,眼中閃露出狠色,果斷地燃燒了自己本源精魄,它渾身爆發出一股籠天罩地的暗黑氣色,這暗黑氣色彷彿可把天地無聲無息的吞掉!

此時,氤氳天地的暗黑氣色與蚩尤開天闢地的威能竟有分庭抗禮之勢!

一黑一青的兩股令人畏懼的能量流,猶如隕石與流星般相撞,爆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刺眼光芒!



幾息後,兩個龐大的身影互相交錯,一口鮮血從蚩尤的口中噴出,兩臂皆斷,渾身頓時血肉模糊,無力地半跪在地上!

而另一邊的墨荊也停下了,四肢無力地撐起沉重的身軀,一把散發著恐怖氣色的黑色巨斧顯然插了在它的頭上!

「再⋯⋯見⋯⋯了⋯⋯吾⋯⋯兒⋯⋯父親⋯⋯保護⋯⋯不了⋯⋯你⋯⋯」奄奄一息的墨荊已經失去了生機,腦中閃過最後一絲意念後便化成了黑色的光點,漸漸消散於天地之間。

而此時,在太行山地下深處,一只身形嬌小,渾身墨黑,猶如小狗般的饕餮,睜開了雙眼,眼眶中流下了一行清澈透明的淚水,身體激動地顫抖,張開口叫吼叫起來!

可是被下了禁咒的它,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

「啊!」郭嘉心中大喊一聲,從床上驚醒過來。

腦袋沉重得發麻的他,在剛剛的夢中就像旁觀者一樣,看見了這一場驚心動魄的戰爭,也目睹了墨荊漸漸消散於天地之間。



此時,他渾身冒出了冷汗,睜開了雙眼,用模糊的視線看到一隻身形與小黑狗相似的東西躺在自己身上。

「啊!」一聲驚叫從房中傳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