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除了死者屍體,還有什麼發現?」

小男趕到現場,一眾手足已開始工作。

「没有了。」

「報告madam man, 死者陳韻麗,25歲,生前從事公共關係宣傳主任,外貌艷麗的她社交生活豐富,於公司內甚得男同事垂青。」

小男輕輕走到陳韻麗遺體查看。



身形纖細的她配著雪白肌膚確是美人胚子,可惜。

她輕輕檢查死者遺體,身體未有表面傷痕,亦沒有被侵犯的跡象,只是,死者的雙眼張開了。

「死者的瞳孔被挖掉了,切割口完整,應經專業手術儀器處理。死者生前未有掙扎受傷跡象,等法醫進一步檢驗死者生前曾否服食藥物。」

「大夫,進一步調查死者的社交生活,包括同事對她印象,特別留意死者的感情生活,可有誤交損友。」

「可勵,了解一下漢城的器官移植的技術及發展。」



眾手足齊齊應是。

「大夫,大夫,又係你負責查別人私生活,你退休可以做娛樂記者。」

「拿,我有名妳叫可勵,大夫,我醫藥同女人野最叻。我又傷風今日,話妳知,人虛當歸最補。」

「你最好變埋女人,又唔見你醫下madam man心病,三年啦。」

小男已離開案發現場,同事背後的說話已聽不到。



她輕輕扭開車內的音樂,風馳電掣。
「I know, you had settled down, and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 married now」

小男的眼淚洎洎而下,她想喝酒,可是需定期服用藥物的她不能喝。

他總是喜歡直直看向她的眼睛,然後溺愛地對著她笑。

人的靈魂據說有21克,雖然輕,要捉住亦不容易。只有看向一個人的眼睛,才可能捉住對方的靈魂。

我喜歡妳。

只是喜歡而不是愛,我不懂。

因為,我察覺到妳其實有點秘密,或,我有點秘密,大家的眼神不再清澈,我開始猜不懂妳。



或,妳跟本沒有情感。

「呀!」

小男一陣尖叫,從注滿溫水的浴缸中躍出上半身。

她包上浴泡,立刻倒上一杯水服藥。

不可被別人知道她有情緒,否則工作上便有危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