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一 


聖彼德堡斜巷的酒館中。 

這時候,諸葛全身上下只剩一條紅色三角內褲,紮實的肌肉一抖一抖,一臉不甘地看著坐在對面的俄國美女蜂鳥。

蜂鳥淺淺呷一口紅酒,戲謔地清點著擱在身旁的衫褲鞋襪。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件。喔,仲有你就快除嘅紅色底褲,唧喺總共輸咗八盤咯,嘿嘿。」



酒檯上擺放著一盤中國象棋。棋局一面倒,一邊輸得只剩下一隻獨守空帳的「帥」,跟諸葛此時的慘況如出一轍.......唔,沒錯。名副其實的剝光豬。

這是今天的第八局。 繼西洋棋、圍棋、鬥獸棋、黑白棋、將棋......飛行棋,又迎來一次慘敗。

諸葛色心起,所以今天賭得更大了。誰輸光身上的衣服,誰就在酒館當一天裸禮雕像。

人類總是犯同樣的錯誤。 

諸葛輸慘了。 



儘管穿了幸運紅底褲,還是輸得一塌糊塗。


「為諸葛成為『諸葛像』飲杯。」李醫生打一個酒嗝,搖著威士忌酒杯笑道。

煙老叼著雪茄,與李醫生碰杯,然後咕嚕咕嚕,把杯中黃湯灌進口中。兩人對望一眼,然後滿足地大笑。

侯十三拍一拍諸葛的背脊,安慰道:「你幻想自己喺馬騮就好喇。反正嘛,馬騮都唔著衫。」



「咁你又著?」諸葛想到自己要當一天裸體雕塑,快要哭出來了。

「你白痴啊,你有無見過孫悟空唔著衫?」侯十三理所當然地應道。

沈默目光掃過諸葛胯下脹作一團的巨鳥,再漫不經心地瞄了蜂鳥低胸裙的深溝一眼,然後閉目養神。

「一寸長,一寸強........你地都好強。」他合起眼,語帶雙關地說道。

一旁穿著黑色圓領冷衫的犬郎瞄了遠處的阿離一眼,然後壓低聲線道:「實在太可惜,雖然我從來無睇好過你。」

「砰!」犬郎腳邊的木地面頓時多了一個子彈洞!

犬郎立時閉嘴,識趣地回頭,對目光森寒的阿離一笑。至於眾人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早已經習慣這種槍林彈雨的日子。

「除吧。」蜂鳥像威迫良家婦女下火坑似的,沒有半點同情心。



「男人,願賭服輸。」白髮一村倚著吧檯。深深吸一口煙,附和道。

「Take off or Bo-o-m!」一道陰森的男聲從角落傳出。

酒館內不遠的四人酒檯正展開一場屬於女生的對話。

「卡琳小姐,我有無大到啊?」阿離對一個氣質高雅,穿白色連身暗花裙的長髮美女問道。 

這個叫卡琳的神秘美女一個星期前來到這間酒館,恰恰是阿魏離開這個界面的同一天。

卡琳自稱是阿魏這兩年認識的朋友,更鉅細無遺道出阿魏的往事。再者,連使用讀心異能的阿心也說因此大家瞬間便釋疑。

也許卡琳與生俱來就帶難以抗拒的親和力,幾天內便跟眾女打成一片。



題外話,當阿離浸浴時偷看到卡琳傲人的雙峰,還悶悶不樂了好幾天。

「牛奶?」卡琳淡笑道。 

「有。」阿離掏出筆記本,打了一個勾。 

「木瓜?」阿心接著問道。

「都有,一日一個。」阿離再打一個勾。 

夢羅抱手問道:「咁按摩呢?」

「按......按摩。」阿離兩頰緋紅,偷偷瞄了遠處的犬郎一眼,耳根也登時燒紅。

「有......一日兩次,每次半個鐘。」她低聲說道。



「十分好,繼續努力。記得兩邊要平均,唔洗搓得太急,但最緊要快。」夢羅一副嚴師的模樣,擠一擠上身的巨物。 

「成功唔喺一朝一夕嘅事。」卡琳吹一吹茶杯上的熱霧,點頭和議。

就在這時候,酒館木門被推開,一道身影緩緩跨過門框。 映進眾人眼簾的是一個天然卷的黑髮男人,俊朗的臉上掛著一抹不懷好意的邪笑。

「點解你响度?」這個男人甫踏進酒館,笑容凝住,氣急敗壞地指著卡琳問道。

「呵呵,你出現嘅地方就會有我囉。」卡琳甜甜一笑。

彩蛋一 完

彩蛋二



冥界趣談

在孟婆離開冥界,成為阿魏的保母時,死神艾比亦相繼失蹤,杳無音訊。整個冥界被搞得天翻地覆!當然囉,這並不是因為有其他神明前來搗亂.......

這全都因為的一個女的.......把地獄反轉再反轉,變成一個屬於亡靈的天堂。

而這個女的正是孟婆的心頭肉,最溺愛的寶貝孫女-孟妹!

好了,到底這個孟妹搞了甚麼出來呢?

這時候,一片荒無的九幽大殿旁搭起一間兩層高的酒館。這間酒館張燈結綵,一個又一個「冥」字燈籠被塗得七彩繽紛,像節目祭典一般似的。不過,最誇張的是酒館二樓的豎著一排鋼管,美艷的女鬼跳著性感誘人的舞蹈,惹來陣陣口哨與歡呼聲。

店外排著一條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長的人龍,龍尾已接近鬼門關的入口。一眾亡魂滿心期待地排隊。簡單一句話形容這個罕有的異象:「趕住去投胎。」

無他,原因就在他們手中的傳單上........

「孟妹為你大跳性感辣舞,美豔女鬼白滑奶奶任摸,酒水任飲。另設忘情酒大賽,每日勝出者,男士下一世可分配最大碼陽具、女士可自選身材,機會難得,千載難遇。」

酒館內堆滿密密麻麻的鬼魂,眾鬼高談闊論,說著自己的前塵往事,這個說自己的行軍打仗的威水史,那個談起悲慘的人生,泣不成聲。

「原來陰曹地府喺咁。不過,好彩見唔到志明,即喺志明無死啊。」其中一個樣子可人的女鬼感慨地笑道。

「喔喔!陸天晴小姐,你好似喺參與一場死亡面試而死,對吧?你仲掛住人間嘅情人?」孟妹挑一挑柳眉,輕笑道。

女鬼點頭,沒有直接答腔,問道:「孟姑娘,你去過人間未?又有無試過愛人呢?」

「無,人類太複雜。」孟妹說。

「所以你唔會明白囉,嘻。」女鬼晃一晃手中的酒杯,一口氣把忘情酒喝下去。

「有種愛情,能夠超越生死。更何況一杯苦酒呢?」女鬼放下酒杯,平靜地說道。

孟妹愣一愣,目光閃過一道好奇之色,喃喃道:「人間嘛.......」

彩蛋二完